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五章 纸条
    姓名:嗜血花匪(千人斩)·郑景仁

    千人斩:面对异人(玩家)时,攻击力增加20%。

    等级:29级(黄金级boss)

    下次播报行踪倒计时:3天16小时

    血量:13400/13400

    体力:100/100

    声望:2(邪道新贵)

    嗜血花匪郑景仁,近来邪道快速崛起的新贵,声名传遍九州,杀戮平民以及上千异人,寒雪刀门门主之子白皓亡于其手,白莲圣母似乎与其也有瓜葛。????移动范围:九州四海

    装备:千变万幻、连环追命弩、寒光匕、钨钢刀

    内功:兰花宝典四阶

    (回复能力和防御力增强,身上自动散发一种吸引女性类似兰花的熏香。打通任督二脉,可劲气外放,可感应周遭气息。)

    普通技能:金银指、灵狐游觅、流星投掷

    闻名技能:随风化影、贴身十八摸、追魂三式

    顶尖技能:神行百变

    突破到兰花宝典四阶,血量翻了两翻,劲气可以外放,还可以感应周遭气息,算得上是个高手,就是等级低了点。

    抬头看了看月亮,郑景仁辨明方向,施展新得的神行百变,朝东北方向飞奔,速度极快,像一只贴着地面飞行的雄鹰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白莲教的山谷祭坛前,陈沁儿咬了咬红唇,敬畏的看向祭坛上的孙玉:“圣母,凭他一人真的能掀翻梁王府吗?”

    孙玉仍是那副悲天悯人的模样,手里端着宝瓶印:“人算不如天算,天心难测,谁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陈沁儿脸色微变,久久无言···

    两日后,梁州平襄城。

    郑景仁变幻成一个八字胡的中年男子,站在梁王府门前道路的拐角处,透过密密麻麻的人群远远的看着梁王府门口。

    梁王府门前的道路上,无数npc江湖侠客和各门各派的玩家,正排着队进入梁王府中。

    梁王世子举办寿诞晚宴,在江湖上广发英雄帖,凡是25级以上的年少俊才,都可以来此参加晚宴,晚宴前有次大比。

    大比前十的人,可以拜入梁王府势力,每月完成特定任务后,可以获取一定的俸禄,第一可获得闻名级武功技能。

    郑景仁被白震天追杀了将近半个月,玩家们练级的速度一点没拉下。

    如今25级的玩家不说一半也超过三分一了,等级榜排名最高的‘王丝葱’已经34级了。

    玩家们等级虽然提升了,但闻名级的技能还是比较稀有。

    所以看到梁王府这个活动的玩家,只要不是在做强制任务或是进入副本任务脱不开身的,基本上等级够的都来了,导致整个平襄城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挤进去,里面是开了几个副本空间才装得下啊?”郑景仁咬了口鸡腿,嘴里嘟嘟囔囔。

    走一圈看看哪里好翻进去,晚上直接来个夜探梁王府。

    想着,郑景仁转身顺着梁王府的围墙走去。

    走过好几个侧门,又过了后门,正在物色地形的郑景仁忽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他前面的一个小侧门打开,走出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仆役。

    这少年仆役回头和门里的人说:“麻烦你了安伯,实在是世子催的急,我去去就回,您等我。”

    门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快去吧华武,别让世子怪罪下来。”

    华武应了一声,小跑着跑向街道。

    郑景仁看着华武的背影轻笑,脚步快速跟上。

    穿过三条大街,六条小巷,来到一家酒铺前,浓郁的酒香飘荡在整个巷子里。

    站在酒铺前华武伸手掩了掩口鼻,然后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提着两壶酒出来,往巷口走来。

    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,郑景仁出手将他打晕,趁他手里的酒没掉在地上前接住。

    把两壶酒放进锦囊里,背起华武几个起落就钻到一个死胡同里。

    拿出钨钢刀架在华武脖子上,然后拿出水壶把水倒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被冰冷的水刺激脸颊,华武挣扎着睁开眼,然后就看到自己脖子上夹着一把刀,顿时不敢动弹,看向面前那挂着邪笑的八字胡男子。

    郑景仁见华武没有大喊大叫,满意的点点头:“我问,你答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问了个七七八八的郑景仁脸上一阵变幻。

    变成一个唇红齿白,面容俊秀的少年郎,正是华武的容貌。

    华武看着这男子竟然变成他的样子,顿时吓得就要大叫,结果被郑景仁一拳打晕了。

    换上一身华武的蓝色仆役衣裳,把昏过去的华武绑起来。

    塞上嘴里堵上布条,用两块木板将他盖住,转身出了这死胡同。

    提着两壶酒,施展神行百变赶向梁王府。

    回到刚才那个侧门前,上去敲了敲门模仿华武的声音:“安伯,是我。”

    门后打开一条缝隙,看见正是华武后便让开门来,郑景仁连忙进去。

    门后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,满脸皱纹显得格外苍老。

    他一边关门一边催促郑景仁:“赶紧拿过去给世子,这会听说已经在发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应了声,顺着地上的石板小路,一路穿过玄关。

    看到一个巨大的后花园,然后就听到有人在叫喊:“华武今天怎么这么慢?”

    顺着声音的方向跑去,来到一处巨大的阁楼前。

    透过门口,可以看到里面有个正在摔杯子的青年。

    阁楼红柱白墙,琉璃金瓦,门楣高大,气势恢宏,别说是阁楼,就算说它是殿宇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梁王府恐怕是按照皇宫的规格来建造的,郑景仁暗自打量了一番,抬腿进了阁楼:“世子莫气,小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青年一见郑景仁回来,立刻就上来抢那两壶酒:“敢让老子等这么久,活腻歪了你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连连后退:“世子息怒啊,城里来了太多江湖人士为您贺寿,外面连路都找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赵安龙拔掉壶塞,直接灌了一口,舒服的叹了口气:“滚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名声太大,办个寿宴这江湖人士都想来巴结你,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。”旁边一个丰满妇人一脸慈爱的看着赵安龙。

    郑景仁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丰满妇人,她穿着丝绸锦衣,面容姣好,看起来端庄明惠,应该就是赵安龙的娘,洛花夫人。

    赵安龙听了他娘的花,咧开嘴笑了笑:“哈哈,娘你就会哄我。”

    洛花夫人走到郑景仁面前,伸手在郑景仁手上拍了拍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发现手里多了张纸条,不动声色的点头应是。

    出了阁楼,确认周围没人后,郑景仁打开洛花夫人塞给他的纸条:“二更时分。”

    嗯?有骚气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