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七章 虚虚实实
    有心算无心,郑景仁这个回马枪杀得心绪不定的盘蛇老头来不及再救援白震天。

    白震天面目狰狞的看着白色短矛斜斜的扎入他心口,他已经认出这短矛的招式就是杀了他儿子,害他中了一身蛟毒的小花贼!

    他恨欲绝,不甘心,但是正在换血排毒的他别说是内力,连力气都使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白色短矛斜斜的刺穿白震天身体,矛尖插入地面,将他钉死在躺椅上。

    郑景仁身上冒出一连串的升级白光,杀死这个半残的80级伪真级boss,他直接升到了45级,血量暴涨至63000。

    盘蛇老头怒笑出声,这刺客竟然敢耍他,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的结拜兄弟。

    原以为他是佯攻白震天,真实目标是梁王赵世珏,谁能想到虚虚实实间这刺客的目标最终还是白震天!????他满头绿发飞舞,从中不断飞出细小毒虫。

    裤管处不断涌出毒蛇和蜈蚣,纵身一跃朝郑景仁的方位跳去。

    琉璃瓦被他一撞即碎,迎接他的,是四颗天雷子。

    盘蛇老头双手虚拍,澎湃的气劲间将四颗天雷子凌空拍爆。

    爆炸的烟雾和钢珠四下炸开,将屋檐笼罩。

    汪五子,85级黄金boss,五毒教当代教主

    85级还是黄金boss?

    郑景仁站在烟雾中看了眼汪五子信息,手中多出一把钨钢长刀。

    汪五子眯起眼,浑身冒出一股青色毒雾。

    目光在烟雾中扫视,竖起耳朵想要听清刺客所在,以防他逃跑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刀光斩破烟雾,像是一道电光,快若钧雷的劈向汪五子。

    追魂三式,第二式,唯快不破。

    汪五子原以为刺客得手后便会想办法逃离,天雷子只是作逃跑的掩护之用。

    没想到刺客还敢留下对他出手,难道这刺客的目标不是白震天?

    他左手提劲横举,手背上覆盖着一条铁背蜈蚣挡向钨钢长刀,右手前伸,袖口窜出一道绿影射向还未散去的烟雾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钨钢长刀砍在铁背蜈蚣上,没有想象中的势大力沉,反而是轻飘飘不受力,射出去的绿影也没有击中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遭了!

    汪五子脸色大变,这钨钢长刀上没有半分力量,分明也是佯攻。

    烟雾中一把短刀忽然从左下探出,角度刁钻诡异,像是从九幽地府斩出的诡刀。

    追魂三式,第一式,神鬼莫测。

    汪五子左手还在提劲横举,来不及挡下。

    此刻只能收劲缩腹,脚下像是踩在冰上一样快速后退。

    但刺客的速度比他还快,辗转挪移间发出绰绰风声。

    那诡异刁钻的短刀再次出手,自下而上撩向他后阴。

    “呲啦!”

    汪五子从股沟到后背,被拉出一道长长的刀痕。

    他头上跳出一个-5000,惨叫一声朝前跃去,胸腹使劲往前顶,生怕背后又来一刀。

    风声绰绰间,汪五子眼前出现一人,这人一手拍在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掌力不重,只是感觉被拍的地方一阵发热,汪五子身上的花蛇立刻朝那人的手臂咬去。

    但那人速度极快,一掌拍在汪五子胸口上,在他怀里抓了抓便反身消失在烟雾中。

    汪五子只觉憋屈至极,他一身本事都在毒功上,近身搏斗他本就不擅长。

    但这刺客就像附骨之疽一样紧贴着他,刀法诡异莫测,身法又快若惊鸿,近身他根本挡不住。

    浑身毒物不断冒出围在四周,汪五子谨慎的看着眼前的烟雾。

    烟雾中的刺客没有再出手,夜风逐渐将烟雾吹散后,屋檐上早已是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汪五子见刺客已经离开,提着的心松了下来,他身上因为紧张出了一身冷汗,随即他又想到什么,脸色大变的掏向胸口。

    没了!

    梁王给的那张名单没了!

    汪五子面如死灰,整个人像被抽了魂一样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华武的房间里,郑景仁脸色发青的拿着一个烧鸡放在嘴里胡吃乱塞,内力快速运转,同时拿出白皓死后留下的那个疗伤药,直接往嘴里倒。

    他头上不断的跳出-200的字样,状态上显示中毒。

    跟汪五子接触不过几次,汪五子可以说是被他出其不意的压着打了一轮。

    除了开始的绿影,之后汪五子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郑景仁还是中毒了,身上被不少细小的毒虫咬到不说,汪五子身体不断扩散的毒雾才是最致命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杀了白震天血量暴涨,郑景仁第一次出手后,就立马要跑了,汪五子的毒伤太恐怖。

    兰花宝典的内力运转,身上的兰花熏香变成了臭味,臭味持续了十秒左右,身上中毒的状态消失了。

    把手上的烧鸡吃完,郑景仁血线缓慢恢复,看了眼白皓那包疗伤圣药,有点可惜没能去摸白震天的尸。

    儿子都有这么多好东西,他爹又会怎样,不能摸尸想想都心疼。

    打boss爆了装备不能捡是最伤的。

    拿出天蚕软甲穿上,看看外面的天色,时间刚好是二更。

    还要不要去找洛花夫人呢?

    郑景仁拿出从汪五子怀里抢来的纸条,上面写着不少朝廷大官的名字。

    看了眼外面灯火通明的梁王府,现在过去,怕是会被抓奸在床。

    摇摇头,郑景仁收好纸条安心睡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一亮,梁王府中挂满了喜庆的大红灯笼。

    梁王世子赵安龙的诞辰,就在今日。

    郑景仁变回华武的模样,做个称职的贴身小厮,寸步不离的跟在赵安龙旁边,一路来到梁王府的会客厅。

    真他娘的壕,拿个大广场做会客厅。

    郑景仁站在赵安龙旁边,看着挤满了江湖侠客和玩家的大广场,抬眼瞥向主位上的梁王赵世珏。

    赵世珏仍是那副儒雅之相,端坐在主位上,只是眼中有股挥之不去的阴霾。

    昨晚的刺客有备而来,不知道在府里潜伏了多久,目标就是那张名单。

    不过名单丢了也就丢了,昨晚他连夜搜遍梁王府也没找到刺客踪迹,今日已是封了全城,能进不能出,挨家挨户的搜寻。

    平襄城夜间有宵禁,城门不开,他相信刺客还在这平襄城里。

    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刺客和名单的事先不管,先把这批异人吸收到梁王府才是主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