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九章 睥睨天下
    顺着声音来源看去,一个穿着白底黑纹,肩上绘着一个“捕”字的中年男子从广场外行来。

    他身高七尺,长发束于身后,腰间挎着一把长刀,双眼有神却又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哀伤。

    鼻梁高挺,薄薄的嘴唇,下巴上有一层淡淡的胡渣,看起来像个忧郁的老帅哥。

    赵世珏看到来人,脸色大变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一旁正在全程录制视频的玩家看到此人惊呼一声:“我的天,厉害了!”

    他立刻打开现场直播连接官网视频站功能,系统弹出一行提示:“现场直播每分钟消耗一两银子,是否确认打开?”

    毫不犹豫的选择了“是”,然后写上标题“梁王意图谋反,刀皇现身”

    观看权限:十个铜板????是否可以评论:可以

    评论权限:一个铜板

    视频连接一上,引来无数人观看。

    之前梁王府比武得技能的活动,吸引了不少人目光。

    今天是比武的最后一天,也就是第一名得到技能的时候,他们都在等着看第一名得了什么技能。

    结果技能公布还没出来,就先出来个现场直播的视频了。

    “我擦,还真是刀皇樊离,90级的真级boss啊!”

    “梁王怎么突然就想谋反了?有人出来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别发弹幕!别影响我看樊叔!”

    “刀皇走路的样子还真有范啊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郑景仁心虚的看向樊离,这个帅气的老男人,简直就是自带bgm七彩光环的存在,一出场就把他的风头全抢光了。

    抢风头不要紧,但郑景仁总感觉樊离这么巧合出现这里,似乎是为了某个花匪。

    樊离闲庭信步来到红毯尽头,看向一时不敢动弹的赵世珏:“某本是为了一个小花贼而来,不过既然某走进了这梁王府,那为的,就是梁王你刚才说的那些话。”

    樊离出身江湖,成名后才加入朝廷六扇门,所以说话时仍是用江湖上的称呼,不像一般的朝廷高官,端着官架子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帅炸啦!”

    “舔舔!舔舔!樊叔是我的!我的!”

    “爬远点,谁都不能舔樊叔,只有我!”

    “一帮花痴女疯了吗?能文明观叔吗?别乱发弹幕影响某学习装比技术!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视频被一片雪白的弹幕屏蔽,正在播放直播的玩家看了眼钱包,就这几十秒,他已经入账五十多两黄金了。

    郑景仁抹了抹冷汗,他感觉躲在这两人合抱的石柱后面也不能给他带来一丝安全感。

    樊离已经明说了是为了小花贼来的。

    果然欺负了人家女儿,后果就是岳父出来揍人,他现在有一点点慌。

    嗯,就只有一点点···吧?

    赵世珏脸色阴沉的盯着樊离看了片刻,忽然哈哈大笑:“总捕头说的什么话?本王刚才说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樊离缓缓抽出腰间的长刀,刀尖斜指地面,微风吹动他背后束着的长发:“你说这天下本该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视频上的弹幕雪白一片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天下本该是你的!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天下本该是你的!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天下本该是你的!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珏恢复儒雅之态,摆了摆手轻笑:“总捕头可别冤枉本王,说这话可得有证据啊,否则,本王说不得要参你一本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赵世珏声如寒冰。

    樊离不知是本就高冷,还是不愿与赵世珏多费口舌,只是把目光看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赵世珏脸色一变,脸上儒雅之态不再。

    脚下一跺,发出一声爆响,他立足的大理石龟裂成摔碎的镜子,身形像炮弹一样射向郑景仁藏身的石柱。

    他面容狰狞,内力臌胀,恐怖的劲气在他身上缠绕成一条淡黄色的蛟龙,顺着他的右拳捣向石柱。

    他要把这两人合抱的石柱,连同石柱后面的郑景仁一拳砸成肉泥!

    容不得他不着急,他虽然嗜武成狂,但一直无法将内力转化成真气。

    但樊离不同,他已经踏出那一步,那一步踏出,便是云泥之别,九州顶尖宗师之一。

    他堂堂一个手握重兵的王爷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不要脸皮的将说出的话赖掉,就足以看出他对樊离的忌惮有多深。

    一定要杀掉郑景仁毁掉名单,否则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樊离手中的长刀发出一声轻鸣,他举重若轻的抬起长刀,身上不见半分烟火之气,像个临凡的谪仙,手中长刀轻轻斩落。

    一道蓝白色的40米长刀虚影随着樊离手中长刀斩落也随之落下,直劈郑景仁躲藏的石柱侧面。

    40米长刀虚影后发先至,若赵世珏仍要攻击石柱,他本人也会被劈成两半,迫不得已之下他脚尖快速连点地面,身形转折间跃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石柱被劈去大半,石柱支撑的这段屋檐轰然倒塌,郑景仁连忙翻身跃出。

    赵世珏挥手指向郑景仁:“来人!给本王射死他,杀他官升三阶!”

    而后他手朝着江湖人士和玩家们一挥,洒出一片白雾:“杀了他,本王赏顶尖秘籍一本!”

    这些江湖人士体内的内力立刻恢复过来,玩家们身上的中毒状态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赵世珏知道有樊离阻挡,他杀不了郑景仁。

    但是郑景仁从石柱后面跳出来,那他府中的强弩就不是摆设了。

    加上广场这么多人,还杀不了他这小蟊贼?

    顶尖秘籍?

    这还等什么?入了梁王府就入梁王府,朝廷算个球啊!

    广场上的玩家当下眼就红了,纷纷掏出武器,朝着郑景仁冲去。

    正在直播的那个玩家看了眼自己的钱包,犹豫了一下没有跟着去追杀郑景仁。

    直播的钱已经够买一本顶尖秘籍了,他暗自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广场四面的屋檐上,无数根手臂粗细的弩箭呼啸着劲风射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施展神行百变,快速的在酒席和冲向他玩家头顶踩过。

    那些射向他的弩箭将酒桌射成粉碎,将玩家射成白光,威力大得夸张,玩家们现在的等级沾到就死。

    樊离手中长刀横扫,40米蓝白长刀虚影在广场的东面扫过,东面的强弩府兵立刻被扫成两截。

    但官升三阶这个诱惑太大,死了一批立刻又有另一批补上,弩箭雨一直不曾停下。

    “本王打不过你,但拦着你还是可以的,有本事你就在没拿到证据前杀了本王。汪兄,一起上。”赵世珏冷笑一声,招呼赶来的汪五子,一起上去拦着樊离,不让他救援郑景仁。

    樊离神色不变,他从来就不是擅于口舌的人,他所依赖的一直就只有手中的那柄长刀。

    “嗜血花匪·郑景仁屠杀千人,抢盗民资,罪孽滔天,现位于梁州平襄城xxx,xxx坐标,望天下有志之士,前往剿灭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坐标,不就是这里?这个轻功飞快的人还是个boss?”

    “我去,这梁王府真够热闹啊,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,早知道我也去了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郑景仁见全服通报的时间已经到了,脸上变回他原本的面貌。

    身形转折疾若灵燕,随手抽起一根插在地上的弩箭,反手甩出流星投掷。

    弩箭刺破空气发出凄厉的爆鸣,荡起一圈圈白色气浪,在密集的人群中一路贯穿,扎出一条死亡之路。

    “哇!这boss也好帅啊!”

    “虽然跟我樊叔比还有十万八千里的差距,不过也算可以了,封他为男神2号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级不低吧?能秒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技能真是强无敌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对于弩箭造成的杀伤,郑景仁看都不看,他脚下连点,身形不停,迎着冲来的江湖侠客掏出相思刀。

    这些江湖侠客毒性已解,再无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只要杀了眼前这人,就能得顶尖秘籍,不做是傻子。

    追魂三式,第一式,神鬼莫测!

    相思刀的刀光像是来自九幽深处,在人群中忽隐忽现,每一次出现,都能带起一道白光。

    郑景仁在人群中来回跳动,神行百变施展到极致,真如技能介绍一般,就算一桶水扑过来,也能做到滴水不沾。

    相思刀连斩五十人,周围的江湖人士惊惧的后退,这简直就是个索命的恶鬼!

    一个拿着两把分水刺的瘦小男子朝着郑景仁背后扑来,他速度很快,堪堪赶得上郑景仁,但之前人太多,他一直没有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背对着他的郑景仁双眼怒睁,手中相思刀刀气暴涨,爆发出一往无前的气势,回身一刀劈下!

    追魂三式,第三式,刀出无我!

    瘦小男子双眼睁大,惊恐的交叉举起两把分水刺,想要挡下这气势恐怖的一刀。

    “咔呲!”

    两把分水刺连阻挡这一刀丝毫都做不到,立刻被斩断,瘦小男子也被劈成了两半,鲜血溅了郑景仁一身。

    郑景仁立于人群中央,身上鲜血滴落,平举手中的相思刀指着众人,脸上带着睥睨天下的霸气:“就凭你们这些臭鸡蛋烂番薯也想杀我?”

    视频弹幕沉寂了一会,忽然刷出满屏白字,比樊离出手的时候还要多。

    “郑景仁我爱你!”

    “郑景仁他是我老公!!!”

    “郑景仁我每夜独守空闺等你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滚,别勾搭我老公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小浪蹄子真是够了!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