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二章 诚恳学子郑景仁
    海三娘媚眼精光流转,脚下连退,带起的轻风吹起她的长裙,露出一双能晃花人眼的大白腿,双手翻飞如蝴蝶,根根毒针射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侧身躲避,快速在海三娘身上扫视的同时,发现海三娘连鞋子都没穿,精致洁白的赤足覆盖着一层内力,踩在泥泞的村道上,没沾染到丝毫污迹。

    简直就像一个**仙子来到凡尘!

    怪不得会勾动那么多狂蜂浪蝶,宅男帅哥,郑景仁感觉他的雄性荷尔蒙都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速度更快了,他迫不及待的要触碰,啊呸,是感化这位**仙子。

    海三娘见郑景仁双眼一直不离她的大腿,轻功身法竟然比她还快,媚眼不禁眯了眯。

    就在郑景仁靠近到她身前将要出手时,她忽然张开湿润的红唇,呼出一口粉色烟雾在郑景仁脸上。

    距离太近,郑景仁心中一惊的同时立刻憋住气,但还是吸了一口烟雾进去。????谁能想到这好端端的一个诱人美女,还能从嘴里发出攻击。

    顾不得继续攻击,郑景仁翻身后跃,内力快速运转,想要将那股烟雾逼出体外。

    但那粉色烟雾转眼就融入了他体内,然后郑景仁就感觉到了贴身十八摸的效果。

    浑身气血流转加快,脸色涨红,鼻息变粗,盯着海三娘那穿着薄纱的身子猛咽口水。

    海三娘娇笑一声,双手翻飞间射出六道毒针刺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她用这招不知道已经对付过多少敌人,曾经有比她厉害的人来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但最后中了她的动情散后,理智全无,根本不知道要躲避毒针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脸上的媚笑消失。

    只见郑景仁抽出一把刀身黯淡的长刀,出手如风般将毒针磕飞,身形辗转间发出绰绰风声,比刚才竟快了一倍有余。

    海三娘刚刚惊惧的后退两步,她就感觉身上敏感之处被人点了三下,同时还有个火热的巴掌拍按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薄纱下的肌肤快速泛红,体内如有电光乱窜,电得她心头乱颤。

    眼角的妩媚似能魅惑仙神,但她所练功法特殊,神智尚清,翻手间又是六根毒针射出。

    这次不是射向郑景仁,而是射向看得目瞪口呆的甜甜酱!

    郑景仁喘着粗气再次拿出噬光刀,一刀将那六根毒针斩飞。

    再看向海三娘时,她已经逃到村尾了。

    她竟然能抵挡兰花宝典的动情之效!郑景仁深吸了几口气,缓缓平复下体内的躁动。

    再看甜甜酱,她骑在小毛驴上,用力的吸吮着自己手指,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盯着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被她看得不好意思,握拳在嘴边咳了咳:“你知道她具体位置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甜甜酱连连点头,拔出吸吮的手指,发出啵的一声:“我带你去,我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甜甜酱夹了夹小毛驴的肚子,让它按着任务地点所在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刚才差点就能看到真实版的儿童不宜了,怎么海三娘突然就跑了呀,好刺激啊!

    甜甜酱回想着刚才的画面,一个面色涨红,气喘如牛的男子在海边的落日余晖下,对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女快速输出,美女娇喘难耐,眼看就要直奔主题了,突然就断网了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萝莉难受了,萝莉也想好好学习的。

    郑景仁不知道甜甜酱在想什么,但他看甜甜酱嘴角微妙的笑容,总感觉她在想一些很失礼的事情。

    回想起刚才的场景,郑景仁也有点后怕,幸好兰花宝典本身就是催人动情的老祖宗。

    那股粉色烟雾虽然没逼出体外,但很快就分解同化成他身上散发的兰花熏香了。

    若是刚才那些粉色烟雾是毒气,估计他现在就要疯狂吃鸡来扛过毒伤了。

    二人走了十来分钟,来到一间背靠竹林的小木屋前。

    木屋外用木头搭建成护栏,护栏围成一个半圆,像个小院子。

    海三娘此刻就坐在护栏上,手里拿着一根针线,两条雪白藕腿在护栏上一晃一晃的。

    她见郑景仁和甜甜酱追过来,脸上妩媚的神色褪去,变得妖艳凶厉:“你们也是那狗官派来的吗?那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她青丝飞扬,裙摆无风自动,曲指弹出手中的针线射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抽出噬光刀磕飞针线,跃向护栏上的海三娘。

    海三娘右手连抖,她手中的红绳快速抖动,被郑景仁磕飞的针线在空中无声无息的转头射向郑景仁后脑勺。

    兰花宝典突破到第四阶,就算是夜间,对郑景仁来说也跟白天没什么区别,更别说现在天边还有余光。

    他挥刀斩向身旁的红绳,左手掏出连环追命弩朝着海三娘连射三箭。

    海三娘冷哼一声,双腿前伸,上身后仰躲过连环追命弩的三箭,右手抖动幅度不减,左手又弹出一根针线。

    郑景仁一刀斩在红绳上,没能斩断这看似柔弱的红绳,不过也影响了红绳牵引着的毒针轨迹。

    那毒针射在郑景仁背上,没能刺破天蚕软甲的防御,直接掉落,但随即又被海三娘控制红绳快速飞舞起来。

    极柔克刚吗?

    郑景仁看了眼砍不断的红绳,收起噬光刀和连环追命弩,偏头让过第二根射来的毒针,同时双手一左一右的抓住红绳,猛地一扯。

    海三娘手中的红绳被扯,她身形一个趔趄,从护栏上掉下。

    她单足轻点地面,身体像是离弦之箭一样射向郑景仁,右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寒光闪耀的匕首,刺向郑景仁心口。

    看到二人快速接近,骑在小毛驴上的甜甜酱双眼睁大,嘴里不自觉的用力吸吮手指,发出“滋滋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要来了要来了!那激动人心的画面就要来了!

    郑景仁内力快速流转,一掌拍在海三娘的右手手腕上,将那寒光闪耀的匕首拍落在地。

    身形如风,快速绕着海三娘不断出招,金银指和贴身十八摸双管齐下。

    他神色严谨,不像一个即将要得手的花贼,而像一个诚恳的学子,正在努力的施展自身所学。

    在白莲圣母身上留下的耻辱,以及刚才没能一举拿下让海三娘,这让郑景仁十分痛心。

    他决定今天要正一正自己的名头!

    海三娘浑身肌肤滚烫,快速泛红,两条露在外面的雪白藕臂交叉抱在胸前,似乎想要遮盖保护自己的身体,口中娇喘不止。

    可是她这样的遮盖完全不起任何作用,薄纱下的圆乳丰臀,蛮腰长腿,都在止不住的快速颤抖。

    但是郑景仁不管不顾,一心施展金银指和贴身十八摸,眼前的软香玉体仿佛只是一个有温度的沙袋。

    海三娘似欢愉似哭泣的低吟了三次后,她浑身上下再没有半分力气,大腿上有股湿热的感觉流到脚跟,她浑身一软的倒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停下双手,搂住倒下来的海三娘。

    海三娘浑身还在细细的颤抖,她恨自己无用,被人打败后还被敌人抱着。

    但是闻着这个男人身上那股淡淡的清幽兰花香,以及他身上传来的温暖,都让她生出想反手抱住他的念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