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三章 某帮你!
    软香温玉在怀,郑景仁很想给海三娘一个放荡又不失礼貌的笑容。

    不过他最终没有,因为身后还有一个猛啜手指的甜甜酱,这样容易教坏小孩子。

    甜甜酱双眼发亮,眼睛紧紧的看着那少儿不宜的画面,大拇指都被啜红了。

    海三娘从余韵中恢复过来,脸上浮现凄婉的笑容:“没想到最后竟败在你这淫贼手里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捡起旁边的匕首,扎向自己的喉咙,竟是不想再活了。

    甜甜酱见状连忙拔出手指大叫:“不要让她死啊!死了就不算感化啦!”

    不用甜甜酱说,郑景仁也不会让海三娘死在他眼前,他还要找后续的张鸦九。

    伸手抓住海三娘的手腕把匕首夺了,然后拉着她起身,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:“某功法如此,你不必往心里去。”????说着,郑景仁从锦囊里拿出一件不知哪个女子的衣服,披在海三娘身上,遮住她乍泄的春光,以示自己为人正直。

    虽然在披衣服的时候,双手‘不小心’摸了摸海三娘的香肩,但他发誓,他真的是‘不小心’摸到的。

    甜甜酱从小毛驴上跳下,快步跑过来:“你别这么激动呀,我们也没对你做什么,就是想问问你为啥要乱杀方渔村的人?”

    她接到的任务里面,显示的是海三娘作乱方渔村,诱杀方渔村男子,要将她感化。

    凭海三娘的实力,她就算屠了整条村,村里也没人能反抗。

    神枪门不知还出于一些其他的什么原因,定性她只是作乱。

    海三娘抓着郑景仁披在她身上的衣衫,颤颤巍巍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退后两步靠在护栏上,脸上露出恨意:“因为他们**熏心,若不受我蛊惑,我也不会对他们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三娘你这么漂亮,还穿得这么露骨,正常人都会被你蛊惑啊。”甜甜酱这时候不吸拇指了,开始触发剧情事件。

    郑景仁知道现在他帮不上什么忙,也不插话,就站在旁边看着海三娘玲珑的娇躯。

    不过有他给的衣服遮掩,海三娘身上的春光遮掩掉大部分,再看也只能看到布料。

    早知道不拿这么大件的衣服,该拿个肚兜亵衣什么的,郑景仁心中连道失策。

    也不对,一个大男人要是拿出肚兜亵衣,海三娘和甜甜酱会怎么看他。

    郑景仁在一旁暗恼纠结,甜甜酱和海三娘的对话已经接近尾声。

    原来海三娘本也是方渔村的人,家中还有一老父,两人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但海三娘生得太好看,十里八乡无人不知,最后传到东海城,被东海城城守的纨绔儿子狄生盯上。

    狄生派人将海三娘抓回了城守府,还将海三娘的老父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海三娘的老父伤势过重,走动都勉强,更别说前往官府告状。

    到最后他重伤不治,生活不能自理时,这些村民也不肯施舍些许饭菜,让这老人饿死在屋里。

    海三娘被抓回城守府,拼死反抗下还是让狄生污了身子。

    生于古代,女子贞洁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她悲戚的心想她一穷苦人家,身子被这狄生污了。

    只望狄生最后能娶她做个小妾,到时候得了些许银钱,回去看望老父,自己受的这些委屈也就罢了,只怨命不好。

    但狄生完全没有想要娶她做妾的意思,最后更是说出她老父已经饿死屋中之事。

    海三娘顿有天旋地转之感,拿起剪刀便要与狄生拼命,但她一个清贫人家的弱女子,如何是整天大鱼大肉的狄生对手。

    反抗不得,海三娘欲要自杀,但狄生也不让她死。

    或许是老天都看不过去这姑娘的遭遇,城守府来了个邪尼姑,知道了海三娘的遭遇。

    她传授了海三娘一套武功和功法,并传给她三十年功力。

    就在当夜,大雨滂沱之时,海三娘用动情散把狄生迷住,用剪刀杀死了他。

    之后海三娘冒着大雨连夜逃出城守府回到家中,却没找到她老父的尸首。

    原来方渔村的人闻到尸体的腐臭味,担心引发瘟疫,将她老父的尸首抬到村尾十里外的竹林埋了。

    海三娘冲到竹林里,跪在埋着她老父的小土包前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暴雨下了三天三夜,海三娘的心也变得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第四天的傍晚,她回到了方渔村,杀了邻里左右两户人家后,看着这些惊惧的村民说:“你们谁敢离开方渔村,我便杀死你们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之后,她要求村民傍晚之后都不可以出来,并在院子留下饭菜,哪家做不到哪家就死。

    她穿着变得放荡,只为了勾引村中男子,若是哪个男子经不住她的诱惑,便会被她杀掉。

    有村民偷偷去往东海城报官,但官差也不是海三娘的对手。

    随即找到神枪门上,请求神枪门出手,但神枪门调查了来龙去脉后,并没有出手对付海三娘。

    最后变成了神枪门的核心弟子任务,感化她,让她放过方渔村的人。

    甜甜酱听完来龙去脉,一脸心疼的上前搂着海三娘:“三娘姐姐你好可怜啊,这些村民太可恶了,我们去把他们都杀光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冷汗直冒,你还是来感化人的吗?

    海三娘露出苦笑:“屠了整条村,官府绝不会对我如此纵容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她脸上的苦笑变成痛恨:“我还想杀了城守,若不是他纵容他儿子,我也不至于落到如此下场。”

    甜甜酱一脸正义感,同仇敌悍:“对对对,最可恶的还是那城守!走,三娘姐姐,咱们一起给你报仇去。”

    海三娘摇了摇头:“他儿子被我杀了后,我曾多次去城里想要杀他,但他周身护卫过多,凭我们肯定杀不了。”

    甜甜酱听完,立刻扭头看向旁边的郑景仁,嘟着嘴一脸期待,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萌。

    轻轻的咳了咳,不用甜甜酱看,郑景仁也知道这个时候该轮到他出场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去城守府里杀个人吗?梁王府都能杀个七进七出,这算什么?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,仿佛嫉恶如仇的侠客,语气似寒风呼啸又坚定如铁:“此等狗贼,不杀留着过年?某帮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