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四章 该怎么报答你?
    刀剑相击,内力交错,劲风和狂风吹打在二人身上,将他们的衣服发丝吹得胡乱摆动。

    虞梅目光没有变化,声若寒霜的开口:“路见不平?”

    语气中饱含嘲弄的意味。

    她左手松开剑鞘,仍由寒铁打造的剑鞘掉落在雪地,玉掌上覆盖一层寒冰。

    风雪凝聚间,晶莹剔透的手掌横拍向郑景仁腰侧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是何体质,似乎天生与冰雪亲近。

    还没到伪真级,内力运转起来就已经可以影响周围的风雪。

    郑景仁脚下连点,右手挥刀抵开长剑,纵身直跳,躲过这晶莹剔透的玉掌。????左手在客栈的屋檐下借力轻拍,身体射向街道,站在客栈门口打会波及客栈。

    二人内力不再相撞,凝聚在天上的龙卷风柱逐渐散去,只有满天风雪依旧。

    虞梅转过身,面容清冷挥臂抖擞长剑,拾步行来:“弱肉强食,至真准则。”

    长剑隔空挥斩,一道冰雪凝聚的剑光迎面斩来,如坚钢般的冻土地面被剑光犁出一道深深的剑痕。

    郑景仁侧身让过,他没有特殊体质,内力也没达到挥出刀光的地步,所以他掏出了狼牙诛心弩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!”

    五道寒光一闪而逝,似惊鸿忽现,又如电光一闪。

    虞梅神色冰冷挥剑再斩,冰雪剑光将那五根弩箭斩成粉碎。

    脚下疾点,狂风在她身后呼啸,带着她“飘”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而射出弩箭后的郑景仁神行百变早已展开,举刀冲向虞梅。

    二人的速度极快,电光火石间就已撞到一起,刀剑相击。

    一股极寒顺着黑风噬光刀袭向手臂,郑景仁不管不顾,左手贴身十八摸拍向虞梅胸前。

    虞梅眼中寒光闪烁,左手晶莹剔透寒气四散的迎向郑景仁的贴身十八摸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双掌拍击,二人一触即退。

    郑景仁只觉双手不断有寒气侵袭,似要侵蚀经脉。

    兰花宝典快速运转化解,身上散发的兰花熏香都染上几分寒气。

    而虞梅影响不大,只是觉得郑景仁那一掌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她终年冰寒的手掌,居然能感觉到些许温热。

    她左手握了握,似乎想要抓住那股快速消散的温热。

    但她体质太过特殊,掌中的温热转瞬间便化作寒冷。

    郑景仁双手的寒气散去,兰花宝典运转过快,身上有股微风朝外吹拂,兰花熏香也变得浓郁起来。

    黑风噬光刀交到左手,右手多了一把樊青衣一直没要回去的柳叶飞刀。

    流星投掷!

    流星投掷其他东西的时候威力没有枪矛威力那么大,但郑景仁身上现在没有短枪短矛了,只能用柳叶飞刀来代替。

    飞刀斩破风雪带起一阵狂风,恍若一道白色流光,斩向虞梅面门。

    虞梅凤眼圆睁,手中细细长剑高举下斩,卷起漫天风雪跟随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明明是飞刀,但上面传来的巨力让虞梅右手巨震,细细的长剑不断颤抖,顺着这股巨力她禁不住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步退后,迎面而来就是一条乌线。

    虞梅心中危机感大作,她有预感,这条乌线能够带走她的生命。

    危急时刻,虞梅内力快速运转,周身风雪臌胀将她身躯往后带了一段距离,躲过这条乌线临体的危机。

    但郑景仁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,他脚下疾追,手中之刀举起,再次施展唯快不破。

    虞梅退后的速度没有郑景仁快,只能勉力运转内力,举剑横档。

    左掌化成晶莹剔透的玉掌,横拍向郑景仁脑壳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刀剑相击,勉强运转起来的内力挡不住那条乌线。

    细细长剑被砍落在地,虞梅的右手一时间因为长剑脱手扭伤,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郑景仁左手贴身十八摸,迎向虞梅拍来的玉掌。

    双掌相击,极寒快速侵蚀向郑景仁的经脉。

    但他直接反手抓住虞梅的左掌,不让她撒手后撤,内力运转抵御极寒。

    同时将黑风噬光刀收回锦囊中,右手并成剑指施展金银指点向虞梅的乳根穴。

    虞梅右手难以动弹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郑景仁点在胸前。

    一股极寒的触感从指间上传来,但郑景仁脸色不变,金银指快速袭向虞梅正面身上各处大穴。

    虞梅身形一颤,身上被点的窍穴有丝丝麻麻凉意扩散,这是她被冰蚕攻击过后,再没有体悟到过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似乎叫酥麻?

    虞梅一时间有点出神,仍由郑景仁在她的娇躯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指间点在柔软却冰凉的肌肤上,有点像是软滑的果冻,见虞梅没有反抗,郑景仁左手抽回,施展贴身十八摸快速在虞梅身上摸过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就是这种温热的感觉!

    虞梅檀口微张,细细的吐着气,心中竟然有点期待,仍由那股丝麻和温热在她身上扩散。

    温热和酥麻在身体层层叠叠扩散,覆盖了整个身躯,覆盖了整片心海。

    让已经许久不曾感受过温暖的她,舒畅得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她呼吸越发急促,身体开始轻微的颤抖,发出细细的鼻音轻哼。

    郑景仁脸色发紫,双手覆盖一层寒冰,体内寒气四处流窜,内力流转都变慢下来。

    头上不断跳出-30。

    但他不敢停下来,他现在内力快被冻结,还出现了冻伤状态。

    要是不能把虞梅弄上快欲之巅,他就无力抵挡之后暴怒的虞梅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刚才就一刀解决了她,贪什么特殊体质的动情能量。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暗骂,双手速度丝毫不敢放松。

    就算内力越来越少,但点她身上那些动情的穴位,还是有点效果。

    虞梅闭着眼,脸颊含春,嘴里轻轻叫唤:“给我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眼皮抖了抖,若不是亲眼看着和听着,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会说出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再次一指点在她腰间软肉的时候,虞梅喉腔里发出一声压抑的长长鼻音:“嗯~”

    她雪颈长伸,身体止不住剧烈颤抖,紧致的大腿紧紧夹在一起摩擦,脸上春意似能掐出水来。

    身上散发出一股红蓝色的动情能量,快速融入郑景仁身上。

    郑景仁体内一热一凉,体内的寒气便被这股动情能量吞噬,融入丹田。

    再看兰花宝典的进度,已经到35%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是郑景仁现在最关注的,他的注意力此刻都在眼前的虞梅身上。

    虞梅此时睁开眼,眼睛明亮而无情,细细的喘息,周围风雪在她周身不断呼啸。

    然后,郑景仁就看到虞梅飞起来了。

    是的,她飞起来了。

    飘在天上的她,身上有一股奇异的气势正在快速酝酿发酵。

    只是看一眼,就令人觉得身陷冰窟之中,但在极寒中,又有一丝温暖深藏。

    物极必反,极寒生热?伪真境?

    虞梅脸带笑意,只是这个笑容很冷:“我境界被困三年,竟是这样找到突破契机,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?”

    突破后的虞梅似乎很开心,话也变多了,掉在雪地上的细细长剑凌空飞到她手里,身上气息暴涨。

    郑景仁:??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