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五章 装备全靠打
    我现在说对不起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郑景仁脑海中跳出一句话,嘴张了张没说出来,因为虞梅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她长剑直指郑景仁,冷若寒霜的脸上露出一丝勾魂夺魄的媚笑:“我借冰蚕之力练功后,身体再无热感。

    哪怕我内力已至功法顶端,但我仍是找不到极寒生热的突破办法,所以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你。比如说,只要你一条手臂就好了,事后我也不会报复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眼睛看向客栈方向。

    郑景仁脸色一沉,黑风噬光刀出现在手中,扬起刀锋看向虞梅:“想要我的手,自己来取。”

    虞梅面上笑容不减,只是她的目光如两把寒刃:“我去取,你会连命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像一只蓝色的翠鸟,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手中长剑挥出一道剑气扫向郑景仁,自身跟在剑气后面直刺飞落。

    狂风和暴雪凝聚在郑景仁周围,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风眼,卷动无数雪花,拉扯着他的身形,让他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郑景仁被拉扯得难以动弹,看着虞梅扫出的剑气和刺来的长剑,心中那股一直压抑的疯魔真意徒然爆发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他低吼一声,双眼泛红,身上爆发出一股刚猛霸烈的气势,将周身的风眼震散,举刀便砍。

    黑风噬光刀在嗡鸣,刀身上缠绕着丝丝缕缕的黑风,形成一把鬼头刀的模样。

    虞梅心中一惊,没想到郑景仁也已经接触到武境真意,连忙凌空侧身让过这一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鬼头刀劈在那扫来的剑气上,剑气瞬间被吞没。

    黑色刀光斩破冻土,如狂暴利刃过境,一路推向街道尽头,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。

    虞梅虽然心惊,但手中动作不停,抬手将细剑刺入郑景仁的胸腹,透过后背伸出来。

    天蚕软甲在她手中的细剑下完全抵挡不住,直接被刺穿。

    郑景仁头上跳起一个鲜红的-30000,同时一股极寒之气顺着细剑不断侵入他体内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郑景仁口中发出一道不似人的笑声,抬手抓住虞梅握剑的手。

    虞梅心中一惊,抬眼便看到郑景仁那泛红的眼睛。

    郑景仁双眼泛红盯着冷艳动人的虞梅,低沉狞笑:“你飞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在虞梅惊恐的目光中,黑风噬光刀手起刀落!

    “不···”

    刀光一闪而过,叫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雪地里洒出一片热血,溅了郑景仁一身,镇里的暴风雪瞬间变小。

    郑景仁身上亮起一道升级的白光,站在原地缓缓的吐着气,尽力压下心中那股提刀杀戮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刺穿胸腹的冰寒长剑,让他升级后血量不仅没能回满,还一直在掉血。

    尖叫声从身后传来,郑景仁猛地回过头,双眼血红面目狰狞,心中的躁动在狂乱。

    茵茵被郑景仁这恐怖的样子吓得往后蹦了蹦,坐在地上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郑景仁身上浑身是血,脸色狰狞如恶鬼,前后如此大的反差,把小女孩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郑景仁感觉自身的自控力正在消失,身体开始不受他控制。

    他脚步抬起,提刀走向茵茵,手中的黑风噬光刀热血正在快速凝结成冰。

    “走啊!快走啊!”

    心中狂喊的郑景仁感觉眼前越来越黑,世界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当视线完全模糊时,郑景仁似乎看到了一个恐怖的场景,他杀了茵茵,杀了客栈老板夫妇,而后屠了整个镇子。

    在求饶和痛骂中,他狞笑着杀光了整个镇子的人,杀得镇子血流满地······

    当旭日升起时,郑景仁猛地睁开眼。

    身上没有避风衣,贴身的天蚕软甲也被脱下来。

    被长剑刺穿的位置缠着厚厚的绷带,而那把刺穿胸腹的剑就放在床边。

    梦?

    竟然这么真实。

    看了眼血量,只剩下5%,已经陷入濒临死亡和冻伤的状态。

    探手在旁边衣服锦囊里拿出那瓶冰魄丹倒出两颗,吞下一颗。

    另外一颗捏成粉末,拉开绷带敷在伤口上。

    血量快速回复,濒临死亡的状态变成重伤和冻伤状态。

    运转兰花宝典,缓解冻伤的状态,起身穿好衣服,推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茵茵抬着一盆热水正从楼梯上走上来,看到郑景仁出来,吓得往后退了退,结果脚下踩空就要摔下去。

    郑景仁脚下轻点身形横跃,抄起要摔倒的茵茵,轻飘飘的落到一楼。

    茵茵被郑景仁揽着,闻着郑景仁身上好闻的味道,暗道这个叔叔还是好叔叔。

    老板见郑景仁抱着自己女儿落下,还不明白怎么回事,不过看到郑景仁醒来也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拿着酒就坐到火堆旁,招呼郑景仁过来坐,讲述昨晚之事。

    他昨晚听到女儿的哭声,连忙穿了衣服下来,结果看到郑景仁倒在雪地上,后面还有两半尸体。

    吓得他赶紧把郑景仁拉回客栈,犹豫了一下后,又壮着胆子去把那两半尸体拖回客栈。

    给郑景仁包扎好后,见郑景仁一直气息薄弱,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过来,这后半夜也没能再睡。

    郑景仁听完老板的话后,心中暗道真是昏得好,要不然就要变成杀人狂了。

    然后又想起老板说他把那两半尸体捡了回来,连忙开口:“老板,那两半尸体在哪?”

    老板指了指二楼关着冰衣门的那个房间:“都在里面呢,我估摸都是那个门派的,就扔里面去了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哈哈一笑,和老板碰了个杯,上楼去摸尸。

    打了boss不摸尸,跟咸鱼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上了二楼,从虞梅的尸体上摸出一个荷包,捡起那把细细的长剑,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那副门主蔡金莲开口叫住他:“你连我们门主都杀了,为什么不杀了我们?要是不杀,干嘛不放了我们?”

    “放你们还是杀你们,这我不管,你们门主是收不住手了,没办法。”郑景仁摇摇头,直接关门离开。

    杀虞梅确实是收不住手,她心思毒辣,不可能真把手臂斩了给她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给了她,她事后会不会收手也说不定,这种寄希望于别人心情的事,郑景仁绝对不会做。

    郁闷的看了眼特殊状态栏,他特殊状态栏上,疯魔蚀心已经达到31%了。

    那短短的十几息,虽然攻击力爆表,但疯魔蚀心的速度太快,要是再来一次恐怕会彻底陷入疯魔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一边运行兰花宝典恢复伤势,一边笑眯眯的打开虞梅的荷包。

    女子衣物,冰蚕丝,三件透明软甲,一叠数量不明的银票。

    郑景仁把银票收好,然后看向软甲。

    冰蚕软甲(珍品):防御力+60

    等级要求:50

    素手裁缝以冰蚕丝和雪狼皮缝制的软甲,防御惊人,水火不侵。

    三件软甲都一样,等级要求高,水火不侵这个属性还行,剩下就只有虞梅的长剑。

    玄冰剑(稀世珍品):攻击力+60,附带极强冰冻效果

    等级要求:60

    万载玄冰参合千年玄铁打造而成,剑身纤细,入手如寒冰,寒性功法者使用威力增加。

    还不错,只是对其他系的功法不太友好。

    郑景仁给了个中肯的评价,然后放进自己锦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