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六章 猥琐发育
    时至正午,郑景仁的冻伤状态消失,在客栈里吃了顿饭。

    拿着客栈老板写的举报信,拉着冰衣门的那批女子前往衙门。

    走了十来分钟,来到六雪镇的衙门前,弹起两道指风打在鸣冤鼓和升堂鼓上。

    “咚~咚~”

    两道鼓声传开,衙门里走出四个捕快,郑景仁随手将举报信扔向他们,转身施展神行百变离开。

    年龄较大的那个捕快接过举报信,看了眼郑景仁离开的背影和被绑起来的冰衣门门人,打开信看了片刻。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脸上露出厌恶之色,指着被绑的几个女子:“将她们都带到公堂上,交由大人定论。”

    事后,冰衣门被官府遣散,有罪者或被抓或逃窜,但这些都不关郑景仁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在六雪镇的铁匠铺把身上用不到的武器杂货全都卖了,只留下珍品以上的,得了五万八千两银票。

    买了一捆40级的寒钢短矛,放在锦囊里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寒钢短矛:攻击力+42

    等级要求:40

    出门打开地图,认准方向朝寒蚕宫的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嘴里乐颠乐颠的哼着小调:“寒蚕宫的阿妹哟,阿哥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边郑景仁欢乐的前往寒蚕宫,南疆西部深处的部落里。

    一个青春靓丽,身材火辣的女子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告别。

    她的伴生蛊已经成熟,功法修炼也得到突破。

    这才得到老者的许肯,可以走出大山游历九州闯荡江湖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中原的衣裳,满意的扭了扭小蛮腰,看了眼天上的蓝天白云,笑着说了句:“会不会碰上某个色狼呢?”

    向往自由,向往热血江湖的她心情大好,哼着乡间俚曲,步伐比平常轻快了数分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同一时间,京城六扇门,廉公堂。

    忧郁帅叔樊离把桌面的案卷批阅完,端起旁边早已凉透的茶水润了润喉,目光看向屋里左面的紫衫木架子。

    架子上只有寥寥的几宗案卷,但每一宗案卷上,都绑着代表皇家的金色丝带。

    历任总捕头都不愿甚至可以说是不敢管的案件,其中大部分交由大理寺审查,但仍有部分是交由六扇门。

    这代表这些案卷,不仅涉及到皇家,也涉及了江湖中的顶尖人物或门派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这是大理寺都不愿意啃的带刺骨头。

    他放下茶杯,忧郁的神色从未变化,起身拿起架子上的其中一宗案卷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一个月后,寒蚕宫传出了一些奇怪的传闻。

    弟子、外门执事、护法,这些人的寝院,每晚都会传出女子动情的呻吟,而且叫得十分响亮。

    寒蚕宫十分重视此事,她们门派只招收女弟子,绝不能让花贼之类的人进入宫中。

    但长老们夜夜查房,随时突袭,都未能发现有男子的踪影,而且宫中一些处子的身子也没有被破。

    仿佛这些女子只是在睡梦中,莫名其妙的就步入了快欲云巅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后,床单都会湿一大片。寒蚕宫多次寻不到踪迹,最后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只是她们有点疑惑,为何这春梦,只出现在功力低的弟子护法执事上,她们这些长老以上的完全没事?

    又是夜幕降临,夜深人静之时,一个中年妇女模样的长老从长老寝院走出。

    她身上穿着一身寒蚕宫弟子的衣服,神色略有慌张。

    行走间十分警惕的四处张望,似乎担心被人看到。

    她穿过长老院外的梅花园,趁着夜色紧贴着围墙快速走过一段雪地。

    一路小心的来到弟子寝院,轻声打开一扇门进入。

    看了眼隔间里的众多弟子已经熟睡,她直接来到一张空床上躺下。

    她心中有点期待,又有点兴奋的感觉,自从她入了寒蚕宫以来,再也没有感受过。

    寒蚕宫只收女子,还有不准和男子交往成亲的规矩,简直和尼姑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每晚听着弟子们的尖声呻吟,以及第二天查房后见弟子们打湿的床单。

    一幕幕一声声都像在疯狂撩拨她的心房,让她高涨夜夜失眠。

    今夜她终于忍不住了,换上刚入宫时的弟子服饰。

    悄悄的来到这弟子寝院,不管那个让弟子们夜夜呻吟的是人是鬼,她都忍不了了!

    一道轻微压抑的呻吟声从旁边传来,听得中年长老心中狂跳,来了!

    不过这声音怎么好像有点耳熟?

    算了,不管了,装睡,快装睡!

    她双眼紧闭,但旁边传来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让她心跳加快,呼吸略有急促,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一声压抑不住的轻呼,声音中带着无限的满足以及解脱。

    中年长老眼皮跳了跳,这个声音?这声压抑不住的轻呼,是和她同为长老身份的汪姐声音!

    怪不得一开始觉得耳熟,原来不止她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正当中年长老失神的想着时,她感觉身上被人点了点,一股极麻极酥似温柔电流的感觉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她一时走神没注意,直接张口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遭了!

    下一秒,她感觉身前风声响起,连忙睁开眼,心里狂喊:不要走啊!

    但是眼前只有打开的窗户,哪里还有人影在······

    郑景仁脚尖在寒蚕宫的梅花树上点过,惊惧的跃向宫外。

    这次真的是奶奶个腿了,差点没被一腿扫死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一个穿着白色衣衫的老妪脸色平静,看不出喜怒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来,郑景仁兰花宝典的进度很快。

    达到50%的时候,他身上出现了一股新的真意。

    这股真意是兰花宝典修炼到一定程度,就会出现的无情真意。

    兰花宝典需要接触众多女性,看似多情,实则无情。

    神功不成,任你仙女临凡,痴女纠缠,也不能动摇分毫。

    但是这股真意的出现,郑景仁也没能立刻突破至伪真境,一闪而逝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因为疯魔蚀心的缘故,他这月一直猥琐发育。

    从来不去长老的寝院,至于宫主院什么的,更加不会去。

    万一动起手来收不住手,直接入魔了,那还玩个球哟。

    今夜,他一如既往的来到弟子寝院,寻找还没被他宠幸过的弟子。

    成功发现有两个没见过的,虽然说看起来年龄不小了,但这并不影响他吸收动情能量。

    吸收完第一个的动情能量后,兰花宝典直接加了2%的进度。

    正打算吸收第二个的时候,发现这个中年女子居然没睡,猜测应是有埋伏,转身逃窜。

    结果一出弟子寝院,迎面就扫来一条腿。

    狼狈打滚躲过后,那腿直接把院墙扫塌一大截。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一阵狂念惹不起惹不起,神行百变施展到极致,在月光下拉出一道幻影,快速朝宫外逃去。

    但那条腿的主人,就是现在他身后的老妪,她的速度居然不比他慢,还显得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一路不辨方向逃了十来分钟,离寒蚕宫不知多远了,回头一看。

    那脸色平静的老妪像个鬼魂一样紧跟在后,而且就在他身后两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我的妈!

    郑景仁寒毛炸起,吓得浑身一个激灵,像是突破了神行百变的极限一样,脚下更加快几分。

    那老妪丝毫不落跟上,语气森然:“停下,老身若想杀你,你早就死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