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七章 不可以那样啊!
    郑景仁不为所动,停下来就真的是任人宰割了。

    老妪抬腿踢出一道腿劲,腿劲凌厉恍若巨锤,踢在郑景仁前面不远的雪地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冻土深陷,雪泥翻滚,恍若地龙翻身,又似巨人践踏,地面一阵晃动。

    “···”

    看到这幅恐怖的画面,郑景仁乖乖的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站在雪地回身看向老妪,脸上扯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:“前辈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老妪双手负在身后,绕着郑景仁上下打量走了一圈,声音阴冷干涩的开口:“你这小娃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见老妪围着他看个不停,额头冒出冷汗,这老奶奶不会是想老牛吃嫩草吧?

    可是小爷那方面不行啊!不对,是不可以那样啊!

    就算你是伪真级,我也不会从了你的!

    咽了咽口水,郑景仁讪笑着摆摆手:“前辈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老妪冷哼一声,停在郑景仁面前:“你的功法很有意思,跟老身回去,继续你刚才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果然,她就是看上了我冰清玉洁的身体!

    不,我绝对不会从的!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大喊,脸上严肃的点点头:“好的前辈,不过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不同意会死的啊!

    “寒蚕宫里近来人心浮躁,有人私通外人,甚至有人逃离寒蚕宫,老身也经历过人事,对其中之事也算了解。”老妪脸色平静的说着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,似乎在组织语言如何把这件事说得比较自然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坏了她们身子,也能给那些浮躁的小人儿解了这欲事。事后老身给你点报酬,你就赶紧走吧,免得坏了寒蚕宫名声。”老妪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这些话。

    郑景仁听得暗自竖起大拇指,老前辈就是老前辈,眼界倍儿高,什么话都说得出。

    趁着夜色,二人展开轻功赶回寒蚕宫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是由老妪带路,一路直奔郑景仁之前一直没来的长老寝院。

    老妪飞身而入,进入房间后挥手洒出一层白色粉末,回头看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厉害了,没想到这功法有一天也能用来做交易。

    郑景仁进入屋中,一股女子闺房的淡香弥漫,其中还有一点迷香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过这股迷香似乎对清醒的人作用不大,郑景仁抽了抽鼻子没感觉到眩晕感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,展开金银指和贴身十八摸,老妪站在旁边看着他,让他感觉十分不自在。

    贴身十八摸时不时就摸错了位置,不过他发誓,这次真的真的是不小心的。

    夜到极黑,即将天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长老口中发出一声轻吟,散发出一股粉红能量融入郑景仁体内。

    老妪神色没什么变化,她看不到这股粉色能量。

    她拍了拍郑景仁的肩膀,朝着门口走去,郑景仁抬步跟上。

    带着郑景仁从寒蚕宫出来,老妪神色平静的开口:“寒蚕宫做什么的想必你也知道,软甲,蚕丝,玄冰针,功法招式,你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声音阴寒干涩,但内容很好,郑景仁不要脸的问了句:“可以都要吗?”

    老妪不拒绝也不同意,目光像潭死水一样看着他。

    被老妪看得有点不好意思,郑景仁想到刚才老妪那一脚,惹恼了可能会被踢死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软甲他身上有三件,暂时不缺,虽然他等级还不够穿不了。

    蚕丝他也有,玄冰针他又不当裁缝,要了也没用,选功法招式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郑景仁想了想,但实在不知道寒蚕宫有什么出名的功法,便直接问:“功法招式可以选前辈刚才在晚辈面前施展那招吗?”

    老妪翻手拿出一本秘籍扔过来,然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郑景仁接过秘籍,对着老妪的背影喊道:“前辈,我这有蚕丝有钱,能请您帮晚辈缝制一件软甲吗?”

    老妪顿了顿,看了眼天色后摇摇头:“天快亮了,来不及。走吧,再出现在寒蚕宫老身便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的身影消失在宫门前,比神行百变还要快。

    郑景仁听了顿时懊恼万分,早知道刚才就不逃了。

    不逃出去那来回的20多分钟,说不定现在还能得一件稀世珍品软甲。

    算了,贪心不足蛇吞象,得个技能,兰花宝典提升到80%,该知足了,溜了溜了。

    展开神行百变,郑景仁离开寒蚕宫范围。

    对着地图往冰云宗的方向走了一段,郑景仁拿出老妪给的那本技能书。

    探云腿(闻名):寒蚕宫对双手呵护至极,与人交手只用腿不用手。此腿法为镇宫功法衍生而出,腿劲威猛霸道,练至极致,一腿扫出,连天边的云朵也会被腿风扫开。

    技多不压身,郑景仁立刻就把技能书学了。

    探云腿出现在技能栏上,不过是灰色的,后面有个(10/0)

    闻名级的技能,要练习过后才能使用。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,此刻新日刚刚东升,晨曦照耀在这千里雪原上,看起来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“一日之计在于晨,是时候练习一波技能了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左右看了看,确定周围不会刷新什么野怪。

    按照技能指示的方法,内力流转到双腿开始练功。

    三天后,暖阳被厚厚的乌云掩盖,乌云层层叠叠压下来,一场暴风雪似乎马上要来临。

    郑景仁走在前往冰云宗的路上,身上披着避风衣,抬眼看了眼天上的乌云。

    “探云腿!”

    他忽然开声吐气,右腿蹦的笔直,内力流转间裤管臌胀,倒挂金钩般朝天上扫了一脚。

    一道腿劲从他右腿上发出,直冲云霄···然后就被寒风吹散了。

    “切,说好的练到极致连天边的云朵也能扫开呢?”郑景仁翻身稳稳落在地上,不满的看了眼被吹散的腿劲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王笑一最近有点烦,他有一个很喜欢的女人,她够骚,够浪,能够各种配合他的恶趣味。

    但是最近那个能百般配合他的大波浪女人不见了,连她的门派都被官府遣散了。

    他很烦躁,所以他要去寒蚕宫,找他另一个老相好。

    骑着白马披着避风衣,王笑一忽然看到前方的雪地里有个人,那人像吃撑了没事一样,大喊着“探云腿”然后朝天上扫了一脚。

    看得王笑一哈哈大笑,这傻子喊一声探云腿就真能探到云了?

    郑景仁听到笑声,顿感羞耻满满,光顾着装比,踢的时候竟然没注意周围有没有人。

    这老小子笑个屁啊,小爷这一脚探不到云,还探不到你?

    想着,郑景仁恶狠狠的朝这骑着白马的男子走去,内力行至右腿蠢蠢欲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