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四章 韩当
    回头拿出两只烧鸡放在巨狼嘴边,摸了摸它头上柔顺的毛发:“小白,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巨狼还没反应过来,郑景仁展开神行百变,如蜻蜓点水一般。

    顺着江面下游一路轻点在水面上,离渡船七八丈远后才坠入水中。

    对面江岸上的韩当见郑景仁还想逃窜,直接在江岸上顺着下游追去。

    看郑景仁坠入水中,他冷哼一声,举起右手的暗金锏,对着郑景仁入水的地方徒然下抽。

    暗金锏上覆盖一层暗金色气浪,一锏抽下,江面发出“嘭隆”巨响。

    二十多丈宽的江面涌起滔天巨浪,似缓实急的江水被拦腰抽断,形成一个短暂的真空地带。

    其中不知多少鱼怪被直接抽死,露出底下河床淤泥,只是没有郑景仁踪影。

    但韩当丝毫不急,九州异党的追踪效果直接出现在他心里。

    就算郑景仁身影被江水掩盖,他也能准确把握到郑景仁实际位置,一锏没中,他左手立刻抬起,再次朝着前方的江面下抽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滔天大浪翻滚拍击,无数鱼怪被秒杀,短暂的真空地带再次出现,露出底下的河床,但仍是没有郑景仁的身影。

    两次不中,韩当面上略有恼怒,他双手同时抬起,暗金双锏上气浪凝实,奋力下抽。

    “嘭~隆~”

    这一次,江面上像是竖起两扇水幕高墙,江水似海啸般拍击而起。

    被抽出的真空地带变大,江水逆流,上游的渡船被这股大浪推得摇摇摆摆,几乎要被掀翻。

    韩当的脸色彻底沉下来,他恨恨的说了句“小贼”,反身几个起落,在江边高高跃起,一脚踩在即将被掀翻的渡船上。

    他像是有千钧之重,一脚落下,渡船立刻下沉三分之一,而后稳稳的漂浮在这翻滚的大浪中。

    那撑船的老叟连连道谢,韩当也不说话,只是反手一锏抽在下游翻滚的水面上。

    一股巨浪涌现,渡船被巨浪推得逆流而上。

    确认渡船离开余波范围后,韩当脚下一跺,身形拔高跃向江岸,渡船的船头差点就完全陷入水中。

    他轻功不是提身减重那种,而是用巧劲爆发出巨大推进力,直线速度的爆发十分夸张。

    落于江岸后,他脚下不停,跺在江岸的冻土上发出“嘭嘭”巨响,朝着下游快速赶去。

    郑景仁用内力护住眼睛,双腿探云腿轮流释放。

    每一脚探云腿踢在冰冷刺骨的水中,都能让他的身形往前窜出一大截。

    前面几次韩当暗金锏抽下,他就是靠这个方式往前窜出躲掉那恐怖绝伦的抽击。

    从韩当的攻击情况来看,他自身肯定也是即将突破到伪真境的人,比当初在战斗中突破的虞梅强了一倍不止。

    一脚探云腿斜斜的往身后水下踢出,郑景仁身形在水面上浮出,深吸了一口气后,再次没入水面。

    韩当虎目圆睁,看着郑景仁冒出水面后又加速窜入水中,握着暗金锏的双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原来是有在水里爆发速度的招式,怪不得能躲过。

    他估摸了一下刚才郑景仁爆发的速度,脚下一脚跺在冻土上,身形跃至半空。

    双手一前一后往下抽出,嘴里大喝出声:“死来!”

    两道气浪一前一后间隔一段距离,翻滚着朝江面抽下。

    郑景仁身在水中,看不到两道气浪的落下,他靠着感觉周围冰水被气浪压开的时候,就立刻施展探云腿,躲掉抽击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他施展探云腿躲掉气浪的抽击,身形窜到前面时,立刻就感觉背上传来一股巨力。

    如被巨石压身,又像被人用巨锤砸在身后,浑身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张口吐出一口鲜血,身体被抽得陷入河床淤泥中,头上跳出一个-35000。

    这老小子还会预判?

    郑景仁暗骂一句,不敢有任何停留,起身展开神行百变,在淤泥上连点两下窜入水中,而后探云腿再次展开。

    韩当落在地面,跺脚再次跃起,双锏一前一后抽落。

    “嘭~嘭~轰~”

    翻滚的气浪抽开江面,但这次却没出现郑景仁的身影。

    郑景仁从翻滚的水浪中窜出又落下,只留下一句不屑的话语在江面上:“笨蛋,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只能用一次!”

    韩当怒火高涨,眼角因情绪愤怒不自觉的抖动。

    他堂堂青州总捕头,借用一生只能用一次的人道皇权力量来抓这小贼,三番几次出手没能拿下,这小贼还敢反讽于他。

    这让他如何能忍?

    浑身伪真气运转如风,周身气浪翻滚,双脚刚落在地面,立刻在冻土上踩出一个深坑。

    身形斜跃至江面上空,暗金锏像是燃起无形火焰,周围的空气都在扭动。

    “千重影!”

    他低喝一声,双手快若狂风的挥动暗金双锏。

    他身前只能看到一片暗金色的光影,再无暗金锏模样。

    一道道扭曲空气的气焰从双锏上抽落,江面顿时爆发出“嘭嘭嘭嘭嘭”的巨响。

    这一段江水完全被截断,河床下的淤泥被抽得四溅飞散,江水扑没到岸边上。

    郑景仁身影在密集气焰中左闪右避,完全不敢让这恐怖的巨力落在身上。

    拥有滴水不沾称号的神行百变,在这种辗转挪移中能完全展现它的威力。

    任那无数气浪将河床抽得深陷两丈,滔滔江水被抽得无法溢流,愣是沾不到郑景仁分毫。

    他就像穿梭在密集炮火中的蝴蝶,翩然起舞,轻松写意。

    轻松只是看起来轻松,其实郑景仁心里慌得要死,毕竟那些气浪随便一道都可以秒了他。

    这比刀尖上跳舞还要刺激。

    片刻后,韩当的千重影施展到尽,他双臂停下,气喘吁吁的掉入江中。

    看着郑景仁再次被江水覆盖的身影,他发出一声怒吼:“我必杀你!”

    郑景仁浮出水面对韩当挥了挥手,回了一声:“等你。”

    而后快速窜入水中,身形一窜一窜的朝前游去。

    韩当沉入水底,双腿在淤泥中发力。

    “呼”的一声,他身形从江中跃出落在岸上,双脚踩在冻土上发出“嘭嘭”巨响,快速朝下游追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