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六章 无情真意(求推荐)
    韩当注意力全在郑景仁身上,而且身上浑身是水,没注意到有只七彩甲虫附在身上。

    他的轻功直线爆发速度比郑景仁神行百变快上数分,几个起落后已追到郑景仁身后。

    郑景仁左手啃着烧鸡,右手穿过左手腋下,手上拿着狼牙诛心弩。

    五根弩箭一闪而逝,划破空气出现在韩当面前。

    韩当低哼一声,体内伪真气爆发,在他周围形成一圈气焰。

    那五根弩箭被气焰所震,偏移了原本轨迹,从韩当面门旁边飞过。

    暗金双锏出现在他手中,脸上露出的笑容有解脱意味,这个追了一天一夜的小贼终于要亡于他手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低头,躬腰屈膝间,两把暗金锏交叉置于身前。

    “铁牛开山!”

    伪真气快速运转,他右腿肌肉膨胀,在地面刨出一个深坑。

    恐怖的气浪在他身前拉出一层火光,两把暗金锏上气焰翻滚。

    像两根燃烧的牛角,带着开山碎石的力量,整个人如一颗紫色炮弹撞向郑景仁背后。

    郑景仁感到身后恐怖力量来袭,太阳穴因紧张而不断的凸起跳动。

    他脚下疾点三下,朝右边江面跃去,打算再次躲回江水中。

    但韩当十足把握的一击岂是这么容易躲开的,郑景仁身体还在半空,便觉得右腿有一股巨力袭来。

    甚至连痛觉都没感觉到,郑景仁右小腿便被暗金双锏上的气浪整根切断,头上跳起一个-17000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他落入江水,江水快速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浑浊的江水不断刺激伤口,后知后觉的剧痛袭来,郑景仁脸色发白,头上每秒跳出一个-100的字样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这时绝对不能停下来,停下来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完好的左腿朝水中踢出探云腿,朝前方斜斜窜去。

    他身形刚一离开,他原本所在那段江面立刻便被气浪抽成真空。

    韩当略显狰狞的面容大笑出声:“哈哈哈,死吧小贼!”

    手中双锏朝着郑景仁所在位置抽下,两股翻滚的气浪覆盖掉郑景仁身形。

    郑景仁沉于江底,左腿刚刚释放过一次探云腿,此刻已经无法再用。

    这一击,必死之局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他的脑海却异常平静,他能感觉到那两股恐怖滔滔的气浪破开空气,破开江水,直奔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脑海中出现一个身影,这个身影背对着他,周身有朵朵蓝白色的虚幻兰花幻生幻灭。

    他缓缓转过身,面上带着和善的微笑,但双眼却有看淡万物的无情冷意。

    谦谦君子润如玉,拒人千里不相依,恰似有情却无情。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轰轰作响,这个转过身来的无情君子,就是他自己!

    无情真意。

    下一刻,郑景仁身上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波动,江水被他周身那股无形的力量排开。

    他双眼变得和他脑海中的那人一模一样,无情无义,看淡万物。

    身上的兰花异香浓郁得似要化作实质,黑风噬光刀不知何时出现在他右手。

    单足站在淤泥河床上,他身体绷得笔直,黑风噬光刀自下而上撩起。

    追魂三式,第三式。

    刀出无我!

    只是这一式刀出无我,与之前的疯狂霸道刚烈不同。

    它无情,忘情,只有不顾一切斩断万物留存自身的冰冷。

    黑风噬光刀上黑风肆虐,一道乌黑冰冷的刀光从刀身上甩出,周围的一切变得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乌黑刀光与暗金锏的气浪相撞,江面上如同出现一个飓风眼一般,上游的江水逆流而上,下游的江水被远远推开。

    郑景仁所在的位置滴水不剩,空出一大段河床。

    他仅剩的左腿轻点,顶着那股炸开的余波,身形高高跃起至韩当上空。

    黑风噬光刀上乌光闪耀,一缕缕轻风被聚集到刀身上,快速凝聚成一把长若十米的乌风长刀。

    韩当被忽如其来的刀光震得往后退了两步,眨眼间郑景仁已经出现在他上空,手中的长刀给他带来一股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伪真气蓬勃翻滚,暗金锏上气浪化成实质火焰,一股股透明气浪从他身上往外扩散。

    他暗金双锏交叉在前,形如一尊天神,像一颗燃烧的紫色炮弹逆冲而上。

    就算郑景仁临时突破了,他也丝毫不惧!

    郑景仁手中长若十米的乌风长刀举起,开天辟地般劈向逆冲而上的韩当。

    就在长刀和暗金锏即将接触时,韩当身上的气息徒然下降,他面上露出痛楚,暗金双锏上的火焰消失,变成无形的气焰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韩当被长刀劈得直落地面,将江岸砸得轰隆作响。

    他身体深深的陷入泥土中,头上冒出一个深红的-35000。

    郑景仁则是被余波震得往上飘了飘,他看着身陷泥土中的韩当,抬眼朝来时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阿蓝云眼睛通红的拿着郑景仁的断腿,望着身在半空的郑景仁。

    但郑景仁这一眼看过来,阿蓝云如遭雷击,脸色快速变白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,冷漠无情。

    那个在天上飘着的,真的是那个色眯眯盯着自己,搂着她跑了好几座山的色狼吗?

    郑景仁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,看向爬出来的韩当。

    韩当脸色发黑,但其双眼泛红,身上的气焰剧烈翻滚:“南疆蛊毒?你什么时候在我身上下了毒?”

    他竟是一个会舍身技能的boss。

    随即他似乎心有所感,猛地回过头,看到了刚才在瀑布边上不远的阿蓝云。

    她竟然追到了这里,手里还拿着郑景仁的断腿。

    韩当能当上一州总捕头,心思灵敏自不会差,他立刻低吼出声:“是你!”

    双锏举起,右脚在地上踩出一个深坑,身形跃向阿蓝云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竟然不管天上威胁较大的郑景仁,而是打算先杀了对他下毒的阿蓝云。

    阿蓝云心神还有点恍惚,站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看着韩当冲向阿蓝云,开始掉落的郑景仁面无表情,手里的刀也没举起,只是他眼中的无情之意开始退散,浑身剧烈颤抖。

    那个第一次见面就很会算账的女孩,在月下和他肩并肩坐在一起的女孩,清冷月光洒在她身上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孩。

    她要死了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