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九章 没救了,等死吧(大家新年好!)
    晨鸟清鸣,枯枝落地。

    郑景仁睁开眼,习惯长久赶路的他对睡眠要求不高。

    阿蓝云从靠在他肩上,变成趴在他身上,胸前的雄伟软肉紧紧贴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郑景仁每一次心跳,都能感受到阿蓝云胸前的雄伟被震得弹了弹。

    温香软玉在怀,一大早应该口干舌燥的他,嘴里莫名的多了些口水。

    似乎感觉到身前的心跳频率变化,阿蓝云长长的眼睫毛颤了颤,缓缓睁开眼。

    好看的眼眸眨了眨,郑景仁身上那股兰花香很好闻,昨晚聊着聊着她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抬头看到郑景仁正看着她,她脸蛋有些羞红,居然趴在这个色狼怀里睡了一夜。

    掀开避风衣起身,伸手捋了捋稍乱的发丝,盯着已经熄灭的篝火轻声道:“今天你自己走,我带你去找神医。”

    阿蓝云害羞和捋顺发丝的模样,脸泛绯红,柔姿羞涩,神韵天成,像个遗世独存的精灵。

    见郑景仁不答话,阿蓝云抬眼看去,发现郑景仁色眯眯的盯着自己发呆。

    “色狼。”阿蓝云本就因为趴在郑景仁怀里睡着了有几分害羞,此刻更是羞不可耐的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美人含羞半遮脸,欲唤却已了无踪。

    郑景仁回过神来时,阿蓝云已去河边洗刷,他收起避风衣闻了闻,笑呵呵的走出山洞。

    来到河边见到阿蓝云,她没好气的哼了一声,娇羞之意已随水流远去。

    洗刷完后,二人朝着兖州前进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郑景仁问阿蓝云有没有觉得这九州变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阿蓝云疑惑的摇头:“九州不是一直都很大吗?我走了那么久,才来到冀州和雍州的交界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她秀鼻轻皱的继续说:“本来是想去见识一边冰水一边黄沙的冰沙河源头,结果却又遇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缘分天注定。”郑景仁笑呵呵的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阿蓝云眼眉含笑,步伐欢快的走到前面:“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看来在正统npc眼里,这九州的变化并不大。

    郑景仁跟在阿蓝云身后,暗自想着那天九州模板扩大时世界扩张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,不知是有郑景仁的陪伴,还是能出来行走江湖本就很开心,阿蓝云一路上巧笑嫣然,欢声笑语不断。

    知道没有人再追杀郑景仁后,二人不再避开城镇,毕竟阿蓝云原本的想法是游历江湖,见识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事。

    入城后,因为郑景仁无法使用轻功的原因,两人先去买了两匹马。

    郑景仁也算是第一次,感受游历这个心世界。

    被困在游戏里之前,整天想着冲级,困在游戏里之后,不是被追杀就是在赶路。

    现在和阿蓝云一人一马,横穿冀州前往兖州,一路上尝遍各种各样吃食。

    看过古风古韵的阁楼古城,也见过古代北方村镇中特有的民俗。

    走过胭粉脂气的青楼红街,也踏过晚月初雪的小桥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半个月后,兖州浮元城边上青英峰的山脚,地处北方的兖州早已是白雪皑皑。

    郑景仁身上没有内力护体,早早披上了避风衣,没有内力护持的脸上多了些风霜吹打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半个月的行走,他体内的经脉刺痛缓解不少,只是仍然不能动用内力。

    脑海中两道真意没什么变化,只是两个背影似乎相互靠近了些许。

    阿蓝云骑着白马走在前面,脸上的欢笑变成凝重:“一会你不要乱说话,五须子爷爷的性子有点怪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点了点头,这半个月他算是尝够了没有内力的苦头。

    有山贼土匪,城中恶霸纨绔少爷,垂涎阿蓝云的美色,都是阿蓝云在前面大棍横扫,他只能在旁边放冷箭。

    曾经拥有过力量,失去后的那种心理落差很大。

    时近傍晚,二人上到青英峰半山腰,山路崎岖马匹上不去,二人下马前行。

    山路大部分都已结冰,用不出轻功的郑景仁经常打滑。

    阿蓝云一直在旁边扶着他,暖意从她柔软而有力的小手传来,让人忍不住想要紧紧握住。

    二人一路登行至半夜,上到峰顶。

    青英峰的峰顶是一块平地,上面建起一座类似四合院的院子。

    院子门没关,可以看到院子中间有个大大的药炉。

    郑景仁暗自吐槽,到底是什么鬼神医会跑到这峰顶上来住?

    张鸦九那两师兄弟铁匠喜欢躲在偏僻的地方,这个神医更厉害,直接跑山顶来了。

    阿蓝云拉着他来到院门前,敲了敲门,对着院子里喊:“五须子爷爷,我是阿蓝云,您在吗?”

    院子里无人应答,只有风雪呼啸。

    阿蓝云再叫了声,还是没有回应后,有点发愁的看向郑景仁:“五须子爷爷可能出去采药了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院子东面的屋门打开,一个头发花白,披头散发的老人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胡子很长,但是很脏,身上穿着一件长长的袍子,袍子原本是什么颜色已经分辨不出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变得五颜六色,上面还沾着不知道什么动物的残渣。

    他朝门口的阿蓝云看了看,面露疑惑的想了想,片刻后才拍手跳起来叫道:“啊,是小阿蓝云,你怎么到这里来啦?你爷爷那老不死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阿蓝云看见五须子认出她来,拉着郑景仁进去:“五须子爷爷好。爷爷他身体很好,经常挂念您,问您什么时候再去南疆大山。”

    五须子笑眯眯的摸了摸胡子:“小阿蓝云说话就是好听,哈哈。这个是谁啊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目光在郑景仁身上扫视,看着看着,他直接从屋门口跳到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围着郑景仁的身体上下打量,嘴里啧啧称奇:“真意蚀心没突破,浑身经脉受损闭塞,你小子是怎么活到现在的?”

    郑景仁见这五须子能直接看出他身上的症状,心下一喜开口:“五须子前辈,晚辈身上这伤可能治?”

    五须子摇头摆手:“治个毛啊,没救了,等死吧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:“???”

    这么时尚的台词,在这古代神医嘴里说出来怎么觉得那么和谐呢?

    d  .. 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