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五章 天牢
    腊月初四,知安王府昨夜有刺客潜入一事传遍太安城。

    昭然郡主险些遇刺,知安王心有不安,广发榜书请江湖高手好汉守护王府,薪酬颇丰。

    大批别有心思的狼友,纷纷报名入了知安王府,整天跑去昭然郡主的书房前吟诗作对。

    郑景仁脸上变做任正经的面容,坐在城西的一间酒肆里,手里拿着一份榜书。

    喝了口茶,郑景仁暗道这知安王这脑子转得真快。

    把昭然郡主差点遇刺的事传得沸沸扬扬,名正言顺的招收玩家和江湖高手。

    若放在之前,他知安王在天子脚下无缘无故招收玩家和江湖高手,肯定会令人生疑。

    但现在人皇因樊离弑君一事昏迷不醒,加上他王府有刺客潜入,恐怕没多少人理会他。

    放下茶杯,郑景仁目光看向酒肆斜对面。

    八个手持红缨枪,腰配精钢长刀,身着精品革甲的守卫面色肃穆分列站在天牢门前。

    按内测时的官方资料,天牢守卫是75级白银boss模板。

    经过人道皇权升级一次后,现在应该是8个75级的黄金boss。

    加上内中伪真级的牢头以及诸多守卫,想要混进天牢没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夹起一块酱爆羊肉丁放进嘴里,左手食指在桌面轻轻敲动,目光盯着天牢门口,在酒肆里坐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酱爆羊肉丁吃到第七碟,天色已近傍晚,来酒肆里吃酒的人渐多,周遭座位被坐满,两个守卫从天牢中走出,直朝酒肆走来。

    郑景仁不动声色的叫了第八碟酱爆羊肉丁,不再看向天牢方向,安静的坐在位置上喝茶吃肉。

    小二上了酱爆羊肉丁,暗自嘀咕这人真是有毛病,来酒肆坐一天,光顾着吃羊肉丁和喝茶,酒都不点一壶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说出来,转身迎向走进来的两个天牢守卫:“两位军爷,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干瘦的那个守卫拍了拍稍胖的守卫:“老朱,俺家婆娘不让回家吃酒,你就在这陪俺老牛喝一壶吧。”

    稍胖的守卫面带苦笑的摇摇头:“不行啊老牛,俺娘那眼睛你也知道,俺得早点回去看着她。”

    老牛“啧”了一声,叹了口气:“今天就俺两休息,你还不能喝,去去去,赶紧回去照顾你老娘去。”

    老朱笑了笑,对小二道:“给俺包半斤牛肉,另外给俺兄弟上壶花雕,帐记俺头上,发了月响再来与你结算。”

    小二应了声,转身去叫厨房切牛肉,自身去取酒。

    干瘦的老牛哈哈一笑拍了拍老朱宽厚的肩膀:“谢啦兄弟,下回换俺请你。”

    老朱笑呵呵的接过小二递来的牛肉,指了指郑景仁的桌子:“你与这位兄弟同坐吧,俺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老牛看了看周围已经没有空桌子,便让小二把酒拿到郑景仁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坐在郑景仁侧边的长凳上,他自顾自的拿起酒杯满上:“兄弟,与你同坐一桌,可要来一杯?”

    郑景仁把酱爆羊肉丁往前推了推:“饮酒怎能没有下酒菜,我自幼体寒饮不得酒,让军爷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老牛眼前一亮,他早就看上郑景仁的这碟酱爆羊肉丁了,奈何他的月响早就喝酒喝光了,这才拉着老朱来赊账。

    他装模作样的叹气一声:“兄弟你真是忒不得劲。”

    抓起筷子夹着酱爆羊肉丁一顿猛吃,眨眼就扫掉碟里的一半。

    郑景仁笑了笑,抬手招来小二:“再上五壶花雕,三盘羊肉丁,半斤牛肉,给我辛苦了一天的军爷兄弟犒劳犒劳。”

    老牛心中一喜,今天居然遇到个冤大头。

    不过他面上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:“兄弟说的哪里话,替朝中做事,哪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。”

    小二懒得听他们客套,转身去叫厨房,自身去拿酒。

    郑景仁面露倾羡:“我虽自幼体寒,但一直想要从军,家人百般不允,今日得见军爷,实是心中欢喜,军爷就不要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老牛心中大乐,再客气了两句后,甩开腮帮子狂吃海喝。

    冷月初生时,他脸色通红,神智不清的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郑景仁嘴角勾起,起身把这老牛搀扶起:“牛大哥,今天就先到这里吧,下次咱兄弟再来与你喝茶吃肉。”

    随手掏出五百两银子的银票放在桌上,郑景仁扶着牛耿耿出了酒肆。

    陪这牛耿耿吃了几个小时的酒肉,郑景仁大致摸清了天牢里的信息,以及这个牛耿耿自身的信息。

    把牛耿耿扶到无人的街巷,把他衣服扒了······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时分,郑景仁变成牛耿耿的样子,穿着天牢守卫的革甲,在8个黄金boss守卫的注视下,走入天牢内部。

    天牢内部的构造像个地宫,进出都要经过一条朝下的阶梯通道,再无其他出口。

    墙边有连接整个天牢的细绳,绳子上系着一个个小铃铛,若有人从牢房侥幸逃出。

    只需要拉动细绳通知外面的守卫,落下万斤玄石的闸门,任谁也出不来。

    阶梯通道尽头是个大厅,大厅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刑具,空气不流通,略显憋闷。

    一个脸色阴鸷的中年男子坐在大厅中央的桌子前,左手握着一个小小的紫砂壶,右手拿着一本书籍观阅。

    他便是牛耿耿口中所说的天牢牢头,柳昌然,80级伪真级boss。

    郑景仁对柳昌然行了个礼,柳昌然抬眼看了眼郑景仁,而后收回目光,郑景仁心中微松,走向大厅里侧的小门。

    小门里是一条长长的过道,过道两边是一个个铁栅栏锁住的牢房,里面关着穿着囚服的犯人。

    郑景仁目不斜视,拾步直行,穿过长长的过道,和第一层的守卫打了个招呼,下了天牢二层。

    第一层关着犯下大罪不涉武艺的达官贵人,第二层则是关着犯下大罪且武艺高强的人。

    下到第二层,一股阴寒之气在空气中扩散,更显憋闷难耐。

    和第二层的守卫做了交接,等守卫离开后,郑景仁抬步走向第二层的尽头。

    尽头处,樊离双手负于身后,身上仍旧穿着那身白底黑纹,肩上绘着“捕”字的长衫,目光看向墙壁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不用穿囚服,被抓进牢房都还能装比,难怪有那么多女粉丝。

    郑景仁暗自腹诽了两句,上前敲了敲铁栅栏。

    樊离转过身,目光看向郑景仁,脸上泰然无波:“你来了。”语气似乎早就猜到郑景仁会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