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九章 你还想救人?
    樊青衣站在原地沉默片刻,英武好强的她柳眉轻皱,贝齿轻咬下唇坐回原来位置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光景,她很想走出去看一看,但她浑身穴道被封禁,内力难以运行,出去了或许会让郑景仁为难。

    可让她就这样在这里干等,她做不到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依赖别人,更不喜欢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她对她爹信心极大,之前也一直在暗中运转内力冲击被封禁的穴道,只不过手段比较柔和。

    如今来救她的人既然不是她爹,那么她也就不能再用这么柔和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翻手掏出一卷布札摊开,里面卷着七根银针。

    素手翻飞,六根银针落在她双臂,最后一根,她右手拿着针看向面前的铜镜,看向铜镜中自己的头顶。

    她凤眼不颤,素手不抖,像是感觉不到任何害怕,右手银针缓缓落向头顶的百会穴···

    系统提示只有这短短的几个字,其他再没什么提示,身体也没见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郑景仁此刻已顾不上这个气运的事,火刀宗的两个真境boss已经一前一后来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正是当日在知安王府见到的那两个怪异红袍道人,用擂台比武的方式,光明正大成了知安王府的客卿。

    他们一左一右,一前一后,手中长刀火光缭绕,带着霍霍风声。

    前面的道人自右向左斩向郑景仁的头,后面的道人自左向右切向郑景仁的腰。

    刀气纵横,烈火如荼,大理寺中的温度快速攀升,内中盆景花草快速枯萎。

    郑景仁看了眼快速赶来的老乞丐、寒霜缭绕的蓝衣青年、背负长剑的女子、以及乾离门的两个道人,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厉色。

    左手在在锦囊上抹过,半捆短矛出现在他腰侧,挡在切向腰部的火刀前面。

    右臂膨胀如身躯般粗壮,低头的同时甩出流星投掷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手中弯刀如一片黑色圆月,砸向前面那个火刀宗道人。

    三人距离太近,前面那个火刀宗道人根本没想到这个气运入体的幸运儿会这样应对,连躲都没躲。

    直接被黑色圆月切开了脑袋,头上跳起一个深红色的-600000,化成了经验包。

    他到死都不理解,为什么刚刚得了气运的郑景仁会选择这样的应对方式。

    正确的剧本不应该是郑景仁非常惜命,在他和他弟弟的围攻下拼命躲闪,然后被后续赶来的伪真境围攻致死吗?

    他凭什么,为什么不管弟弟的刀跟我换命?

    他意识已消,手中的火刀带着惯性撩过郑景仁的后脑勺,切下一层头皮,鲜血还没冒出来,伤口便被烈火烧焦。

    掉的-20000血和升级白光同时亮起,切向腰间的那柄火刀也已经切开半捆短矛。

    斩入郑景仁腰侧,撕开寒蚕软甲的防御,刀身过半砍入郑景仁的腰身。

    郑景仁吃痛脚下狂点,拉出一道幽蓝的幻影朝右边跃去。

    “嘶拉!”

    火刀划开他腰部到肚脐之间的肌肤,留下一道巨大的伤口,伤口周围的皮肉被烧熟,头上跳起一个-100000,而后不断的跳出-100。

    莫如生,80级真境boss,火刀宗长老

    郑景仁绷紧腰腹间的肌肉,灼伤的火毒不断从伤口游向身体各处,通体如遭火焚。

    莫如生脸色扭曲,手中长刀火焰暴涨:“你竟敢杀了我哥,我定会让你尝遍千刀万剐和火毒噬身的痛楚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一言不发,狼牙诛心弩抬手射出五道寒光,射向莫如生的面门。

    莫如生身上的烈火真意暴涨,整个人如一尊人形火炉,五道寒光还没靠近便被无形的气息推开。

    他脚步一抬,来到郑景仁近前,手中火刀划了一个圆弧,一道火焰龙卷覆盖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被火焰龙卷覆盖,烧伤和灼热的痛感侵袭全身,头上跳起无数个-500,但他不进反退,面色狰狞一步走到莫如生面前。

    莫如生心中有点惊骇,这个人难道没有痛觉吗?

    他手中火刀不停,火焰龙卷越发狂暴,二人离得近,片片刀光落在郑景仁身上,带走他身上无数血肉。

    郑景仁再往前一步,几乎与莫如生面对面贴着。

    莫如生此刻真的有点惊惧了,脚下往后退了退,手中的长刀砍向郑景仁脖子。

    什么千刀万剐、火毒噬身,都无所谓了,先把这个疯子杀了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,郑景仁举起挡在脖子和心脏处,被刀光扫得白骨嶙峋的左手,捏在莫如生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右手抓着一片薄薄的柳叶飞刀,扎入莫如生的脑袋而后狠狠拉开,脸色平静眼中却疯狂异常。

    莫如生双眼睁大,生机消散。

    郑景仁身上再次亮起一道升级白光,血量和伤口恢复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伪真境堪堪来到近前,看着这个新晋升的伪真境,连杀两个真境boss。

    老乞丐嘿笑一声:“隐世门派离世太久,久不争斗,连如何杀人都忘了吧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手中的青色玉棍卷起滔天狂风,气势狂猛的朝浑身是血的郑景仁砸下。

    郑景仁夺过莫如生的长刀,自下而上撩起一道乌色刀光,挡向青色玉棍。

    寒霜缭绕的蓝衣青年抬手拍出一道寒冰掌劲,轰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这道寒冰掌劲的时机掐得太好,郑景仁刀已挥出无法躲避,只能踢出一脚探云腿迎向寒冰掌劲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长刀和玉棍相接,寒冰掌劲和探云腿相撞,郑景仁浑身一僵,脸色迅速泛青。

    浑身挂上一层冰霜,伪真气运转都变慢下来,头上跳起一个-10000。

    那蓝衣青年身形被反震力震得往后退了一步,没有再出手,他的信息弹出来郑景仁也没功夫去看。

    因为老乞丐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势,青色玉棍被挡,他双手松开棍子,翻转间凝聚出一道恐怖的力量拍在浑身冰冻的郑景仁胸口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郑景仁双眼睁大,胸腹像是被巨锤抡中,胸骨俱碎的被拍飞出去,喉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,头上跳起一个-100000。

    陈麻定,85级伪真级boss,丐帮第三十六代帮主

    陈麻定捡起青色玉棍,抬脚朝郑景仁冲来:“老叫花的降龙十八掌二十年不用,倒是有些生疏了。”

    无数玩家冲进大理寺,对阻拦的守卫不管不顾,顺着过道冲向樊青衣所在的厢房。

    郑景仁挣扎着爬起身,捡起掉落在地的断矛,流星投掷甩向过道里的玩家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断矛只有短短的一截矛头,如来自地府的请帖,带起一片白光,扎穿了整条通道上的玩家,凿穿了尽头的墙壁。

    陈麻定手中青色玉棍一挥,打在郑景仁的左肩上,他左肩坍塌骨头粉碎,整个人被抽飞出去,头上再次跳起一个-100000。

    若不是晋升伪真境血量暴涨,他现在已经是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陈麻定脚下不停,追向被抽飞的郑景仁,手中的青色玉棍挟着漫天狂风,晃出一片青影砸向郑景仁:“自身都难保,你还想救人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