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章 有女樊青衣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轻微的凄厉风声响起,眨眼间被玩家冲进的嘈杂音浪淹没。

    在场的伪真境脸色微变,转头看向那轻微声音发出的方向。

    挥棍扫向郑景仁的陈麻定停下脚步,青色玉棍收回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一把柳叶飞刀被磕飞在地,深深插入青石砖中,青色玉棍中间被斩出些许破口,陈麻定看得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厢房门口,樊青衣穿着勾勒出她完美身材的蓝章捕头衣着,顾盼神飞,英姿飒爽走出。

    她双臂上没有银针,只是头顶百会穴露出半根银针,银针上升起丝丝白烟。

    她用七针冲穴法,强行冲破体内被封的穴道,强开任督二脉,短时间内拥有黄金boss模板的内力。

    就算之后对经脉损伤很大,甚至可能功力再难寸进,她也不会犹豫。

    想到即去做,做了便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她嘴角擒着淡淡的微笑,看向被击飞的郑景仁:“我不习惯等太久。”

    老叫花子陈麻定脸色难看的盯着樊青衣,一字一顿的吐出四个字:“小李飞刀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伪真境听到陈麻定的确定,脸色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任督二脉打通后的内力大增,加上小李飞刀的恐怖的杀伤力,让它多了一个别名,通神飞刀。

    一刀出,即通神。

    郑景仁摔落在地,从包裹里拿出疗伤药一个劲的往嘴里塞,也不管是什么品级的,只要是疗伤药都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血量缓缓恢复上来,爬起身看着被樊青衣镇住的一众伪真境。

    果然是虎父无犬女吗?

    亦或者说,她自己就是最亮眼的。

    樊青衣手里拿着第二枚柳叶飞刀,没有立刻出手。

    场间沉寂下来,几个伪真境凝神戒备的看着樊青衣,他们都能看出樊青衣现在是用了秘法,功力只是暂时的。

    郑景仁也能看得出来,所以他出手了。

    在不知道青衣秘法提升能持续多久的情况下,尽快解决这些伪真境。

    挑起一根断矛甩出流星投掷射向陈麻定,风声大作间拉出一道幽蓝幻影,快如惊魅跃向陈麻定。

    这老叫花子人老成精,心思毒辣,而且有仇报仇,先宰了他!

    陈麻定听到凄厉风声响起,侧身让过流星投掷过来的断矛,脸色阴沉的卷起滔天狂风,一棍扫向冲来的郑景仁。

    棍身卷着淡青的狂风,上面真意涌动形成一个模糊的狼头,凶戾气息翻滚升腾,如恶狼扑面。

    郑景仁眼中癫狂大盛,手中的长刀乌芒掩盖,身上威势狂猛,刀出无我直劈而下,如地府而来的冥将斩出阴刀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狂风和乌芒肆虐咆哮,劲气相冲,大理寺中的建筑盆景如被飓风狂澜扫过,扭曲炸碎。

    巨大的反震力袭来,郑景仁头上跳起一个-10000,但他一步不退,借着反震力扬起长刀,唯快不破如一道乌色光线落下。

    陈麻定注意力有一大半在樊青衣身上,但郑景仁这般猛烈攻势,他又不得不凝神应对。

    若是单对单的时候,他可以用玉棍轻挑,卸掉长刀的攻势,然后用降龙十八掌拍在这个不知死活的郑景仁身上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不敢这么做,他怕他的降龙十八掌还没拍在郑景仁身上,樊青衣的柳叶飞刀就已经射入他脑后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侧身后退,挥棍抵挡,眼角余光紧盯着樊青衣。

    那寒霜缭绕的青年出手了,他之前已经出手过一次,若是老叫花子死了,接下来郑景仁目标肯定是他。

    “呼~”

    两道寒冰掌劲飞出,空气中的温度快速下降,掌劲凛寒酷冷,斜斜的拍向郑景仁脑袋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伪真境也不愿再等,身上真意凝聚。

    樊青衣的小李飞刀虽然可怕,但现在陈麻定是主要目标,他们隔空对郑景仁小小出手,干扰一下他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乾离门的两个伪真境抬手挥动木剑,两道一阴一阳的剑气飞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那背剑女子身后的长剑发出轻鸣,一道纯白锐利的剑气刺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左肩被砸碎,做不了其他抵抗,掌劲和剑气飞来,他面色狰狞的举起被挡住的长刀,刀身乌光缭绕间一把鬼头大刀的虚影覆盖刀身。

    刀出无我!

    他手中的鬼头大刀猛的斩向陈麻定,如一尊恶鬼魔将,对其他人的攻击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陈麻定暗骂这混账东西死都要拖着他死?

    他再也顾不得樊青衣那边,面对郑景仁的这一刀,强如他也不得不全神应对。

    “想拖着老叫花子死,得看你有没有这本事!”陈麻定面色狰狞的大吼,青色狂风缭绕在他周身,在他身后形成一个青色恶狼的虚影。

    恶狼虚影刚一出现,惨烈凶戾的气息便覆盖了整个大理寺,所有未到伪真境的人心中升腾起一种心悸之感。

    正在冲进来的玩家都同时受到系统提示:受到真意袭身,攻击力下降5%。

    恶狼虚影张口发出无声的咆哮,陈麻定手中的青色玉棍如一个微型暴风眼,配合虚影的咆哮,压着一个青色的暴风眼迎向郑景仁的鬼头大刀。

    掌劲和剑光临近,郑景仁心中一动,他全身的伪真气膨胀而起,远远超出他自身的伪真气,在体外形成一层淡淡的真气铠甲。

    气甲丹(珍品):服下此丹者,浑身内劲臌胀,三分钟内通体覆盖一层气甲,防御超绝。

    这枚丹药是当初他抽奖的时候得的,刚才乱吃疗伤药时,不小心也一并吞进去了。

    过了三分钟不发动,效果就会自动消散,这也是郑景仁毫不犹豫发起进攻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珍品级的丹药,不能白白浪费。

    寒冰掌劲、阴阳剑气和纯白剑气刺在轰刺在真气铠甲上,真气铠甲坚持了片刻,而后扭曲消散。

    郑景仁头一冷,身上也多了三道剑痕,头上跳起几个伤害的数值,但他没有被秒!

    鬼头大刀和青色玉棍的暴风眼也相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青色狂风和乌色刀罡纠缠扭曲,原地像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爆炸光源,郑景仁和陈麻定都被炸得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伪真境身形连跳,躲过这波爆炸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轻微的凄厉破风声响起,银光一闪而逝,冲入爆炸的光源中,准确的射向被光源掩盖身形的陈麻定。

    陈麻定双眼睁大,额头上有半片柳叶飞刀透出,他满是不甘的眼神逐渐消散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