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二章 事毕
    在樊青衣旁边守了三个小时后,樊青衣身上的气息下降,她原本打开的任督二脉再次闭合,脸色变得惨白,脸颊升起两坨不健康的红晕。

    睁开眼,她看向面前的郑景仁,柔软的粉唇张开:“扶我。”

    态生两靥之愁,娇袭一身柔弱。

    这个原本英姿飒爽比男儿的女子变得如此脆弱,郑景仁略感心疼的开口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樊青衣眼眸深处划过一丝欢喜,但她面上没露出笑意,只是语气较之往常变得柔和了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听着樊青衣连说话都像没力气一样,更加心疼外加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毕竟若不是樊青衣刚才出来救他配合他,就算那棒子没砸死他,估计也不会太好过。

    所以,郑景仁很心疼的把她扶起,像是怕她会站不稳一样,右手揽住她的小蛮腰。

    五指张大在她滑嫩的小蛮腰一阵摩挲,外人看起来二人就像紧紧相依一样。

    樊青衣没瞪了他一眼:“你就不能正经一点?”

    郑景仁紧紧把她揽在身上,右手动作不停,面上一本正经的看着她:“我那里不正经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道水蓝刀光从天而降,落在“紧紧相依”的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身着黑纹白衣的樊离,面色忧郁惨白的看着两人“紧紧相依”,盯着郑景仁揽在樊青衣腰上的右手。

    郑景仁作怪的右手僵住,正经的脸上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缓缓合拢张开的五指,安分的放在樊青衣的小腰上,不再乱摩挲。

    樊离忧郁的神色不变,眼中闪烁出两道水蓝色的光芒,有两把细小的刀影成型,他身上的刀意变得狂烈。

    发丝无风自动,周围的一切染上一层肃杀之意,好似天上要劈落无数刀光一般。

    郑景仁头上跳起一个-2000,连忙缩回手,右手上出现了一道刀痕,鲜血涌出。

    这他娘忧郁大叔,不就吃你女儿一点小豆腐嘛,至于翻脸不认人嘛。

    脚步往旁边挪了半步,以一个正人君子的姿势扶着樊青衣,脸上故作惊讶的看向樊离:“哟,前辈,好巧啊,青衣她受了点伤,让我帮着扶一下。”

    语态诚恳而认真,像是一个莘莘学子在外偶遇老师,在向老师问好一样。

    樊青衣看郑景仁手上还在冒血,听他故意扯皮的话语,不由得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樊离身上的刀意渐收,脸上仍是那副忧郁的神色,听不出喜怒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走到樊青衣旁边,眼中难得的出现慈爱:“旧事已了,爹去陪你娘了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听着心中一惊,这忧郁大帅叔要自杀去地府找老婆?

    樊青衣贝齿咬了咬粉嫩的柔唇,看了眼郑景仁后: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又是一跳,你也去?还没过门你就要为夫替你守寡了?

    樊离点点头,走到一边背对着二人站定,像宽厚的长辈给后辈留下私语的空间。

    就凭他那感应能力,放个屁都知道是谁放的,谁敢乱动乱说话。

    郑景仁暗中吐槽的看了眼樊离的背影,转头一脸正经的看向樊青衣。

    “青衣,前辈他和你娘有深厚的感情基础,他自裁去寻你娘是可以理解的,但你不能这样,你还年轻,世界很美好,你应该谨记你爹娘,然后抱着美好的希望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自认为他讲得声情并茂,十分动人,就算是十头倔牛,也合该被自己劝回来。

    一摸水蓝刀光从他头上飞过,激起的微风吹动他被斩断的发丝,飘飘荡荡的落下。

    头上清清凉凉,伸手摸了摸,摸到了肌肤的感觉。

    郑景仁:???

    我20岁英俊潇洒小青年就这样华丽丽的秃顶了?

    郑景仁眼眶泛红,有泪光涌动,转头看向樊离,心中大喊:小爷跟你拼了!

    但是到嘴上却变成了颤抖的音线:“前辈,为何如此?”

    樊离不转过身,也不答话,仿佛没听到郑景仁的问话。

    反而是樊青衣看着郑景仁的秃头再也憋不住,眉眼皆弯的轻笑出声:“我和爹不是寻短见,是去我娘的埋骨地陪她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抬起手摸了摸郑景仁的秃顶,摸到温热的肌肤,顿时又是一阵轻笑。

    郑景仁:“···”

    樊青衣笑了一会,似乎是牵扯到体内穴道经脉的伤,蹙眉停下,轻轻的喘息后:“我娘埋骨地在兖州雁落山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潇洒的转身走向樊离。

    郑景仁自从见了她一直没提娶她的事,所以她也不会去问。

    走到樊离旁边,樊离身上亮起水蓝刀光,就要裹着樊青衣冲天而起,郑景仁顶着秃顶忽然出声大喊:“前辈,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?”

    樊离身上的刀光顿了顿,他转过身:“某能感应青衣身上的气息,自然能寻得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闻言直皱眉:“那前辈之前为何不先去救了青衣?再去祭天坛?”

    樊离忧郁的神色出现一丝微笑:“因为某想借此机会看看你有没有能力担任青衣的夫君,若你死了,自然不用某操心。”

    樊青衣听到她爹的话,脸上罕见的多了分羞意。

    郑景仁哑口无言的看着樊离,感情这就他一个人干着急?

    见郑景仁没有其他问题,樊离的刀光裹着樊青衣冲天而起,消失在东边的天际。

    空气中回荡着樊离的声音:“邪道魔门出世,你得了气运,自行小心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听得一阵蛋疼,这气运莫名其妙的进入他体内,目前而言也没给他带来什么好处,麻烦倒是一桩接一桩。

    先是被那几个伪真境围攻,现在还会被邪道魔门盯上。

    寒风吹过,头顶没有头发的地方更觉得寒冷。

    抽了抽鼻子,郑景仁拿出一条女子的丝巾包住脑袋,掩盖住他秃顶的事实,脸上面容变化成任正经,抬脚消失在原地···

    第二日,消息传向九州各地。

    腊月十五,皇族祭天之日,知安王勾结假太子,被当代六扇门总捕头樊离双双斩于祭天坛。

    樊离带着九州玉玺回到皇宫,而后与其女儿消失无踪,江湖传言樊离受了万民反噬,重伤不愈,已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d  .. 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