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五章 魔主的动情能量
    软骨**散塞入喷嘴中,轻轻的往屋里吹落。

    只穿着亵衣的短发女子来到浴桶前,白皙的大长腿跨入桶中,亵衣被水打湿变得透明,热气氤氲缭绕看得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她盘坐在浴桶中,借着浴桶里的药水疗伤,对落下的软骨**散完全没有知觉。

    主要是房间里药味太浓,加上她深受重伤的缘故,否则以她的功力,早在**散落下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。

    郑景仁眼巴巴的趴在屋檐上看了将近一刻钟,才看到她靠着桶沿半昏半睡过去,露出胸口一片雪白滑腻风光。

    吃好肉还是喝臊水就看这一波了!

    郑景仁心里略显激动的大吼,静谧无风的跃到义庄背后位置,打算从后面的窗口进去。

    结果他还没翻身落地,就看到黑红大炮的男子趴在窗口上,一双色眼直往屋内瞄。

    郑景仁悄无声息的落在他身后,鄙夷的看着这无耻的偷窥狂,手里多了狼牙诛心弩。

    那黑红大炮的男子看得正流口水,眉头忽然开始跳起来,心里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突破伪真境,不过深谙占卜之术,魔主带他逃出来的时候,大部分功力都在保他,所以他受的伤最轻。

    难道会被发现?

    他眉头狂跳,一想到这个念头,立刻后退一步,掐指算了算,脸色大变的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一只手捂住他的口鼻,狼牙诛心弩抵在他心口五箭齐发,将他心口射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他面含痛楚的看着郑景仁,眼中光彩快速消失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,他一代神算,竟然是这么个死法。

    算人不算己,大难临头也未知。

    郑景仁在他身上摸了摸,摸出个布袋放进自己锦囊里,掀开窗户直接进去。

    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,偷偷摸摸算个什么样!

    走到短发女子后面,药香和女子身上特有的幽香混合在一起,搅得郑景仁心跳一阵加速。

    面前这个睡着的美人,就是硬抗人道皇权全部威力逃出来的魔主,天下数得上号的大人物?

    轻吸一口气,郑景仁收起其他念头,兰花宝典的伪真气运转到极致,金银指快速点出。

    秦如男,70级,伪真级boss

    快使用金银指,哼哼哈兮!

    咳咳,不对不对,错了错了。

    金银指如寒星闪烁,带着一股酥麻的电流落在秦如男的香肩和玉颈上。

    指间反馈回来滑嫩q弹的触感,水珠在那细腻雪白的肌肤上滑落,拉出一道液体流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秦如男虽然睡着了,但敏感穴道被点,她迷迷糊糊的发出一声慵懒的轻哼。

    郑景仁眼中有粉光隐现,手中的金银指快若疾风,不再满足香肩和玉颈,脚步轻移间来到她的正面。

    雪白的藕臂,被青色亵衣裹住的柔软,胸口前的大好风光,以及水下那滑嫩的小肚子。

    热水中触摸到那滑嫩的肌肤,让郑景仁不自觉间变成了贴身十八摸,在秦如男身上一阵拍打。

    拍在水里和那滑嫩的肌肤上,发出一阵“啪啪啪”的声响,拍得女子浑身肌肤泛红,柔嫩的粉唇张开,发出低低的叫声。

    郑景仁眼中粉色光芒大盛,死死的盯着被青色亵衣裹住的两团柔软,呼吸变得急促,双手不知不觉间也只拍打在那两团柔软的穴位上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···”

    波浪浑圆摇摆,水花飞溅。

    “魔主~”

    秦如男被一直拍在敏感穴位,双眼紧闭脸颊坨红的发出一声低吟,浑身绷紧后整个人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股粉色的动情能量从她身上发出,融入郑景仁体内。

    郑景仁原本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,只想脱光衣服跳到浴桶里搂住她,此刻听到她叫出的声音,吓得立刻缩回手。

    她不是魔主!?

    眼中的粉色光芒迅速退散,理智迅速上线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么容易得手,怪不得黑红大袍敢偷窥,怪不得系统没提示任务完成。

    郑景仁想起那个同样是短发,但身材壮硕如巨汉以及那满脸凶气的粗犷面容。

    妈耶,这什么破任务!

    瞥了眼兰花宝典的进度才涨到4%,秀灵小萝莉看来也是特殊体质,不然不会一下子加了3%。

    转身走向窗口,翻身跃上屋顶,刚才看到美人入浴,都忘了看被隔开的另一间房间是什么样了。

    小心的掀开另一边屋檐的黑瓦片,探头看去,屋内只有一张床摆在中间,连桌子都没有,更别说烛火。

    凭兰花宝典的夜视能力,郑景仁清楚的看到床上盘膝坐着一个壮硕身影,身前摆放着好几个打开的玉瓶,各种药香混合在房间中。

    她呼吸悠长,吐息之间屋里像是激起狂风,庞然巨兽般的气息在其身上扩散。

    感受到这股磅礴的气息,郑景仁心里有点点方,小心的拿出喷嘴,朝屋内吹入软骨**散。

    软骨**散落下,他大气不敢喘的趴在屋檐上,不知等了多久,魔主的呼吸声终于变了。

    同样是悠长无比,只是现在带着震耳欲聋的呼噜声。

    郑景仁小心翼翼的翻身落下,从屋后的窗口进去。

    来到那壮硕身躯的面前,拿出剩下的软骨**散倒入魔主嘴里。

    魔主吸气时将**散吸入腹中,略微咳了咳,吓得郑景仁连忙窜向窗口。

    但见魔主没有动作后,他才按下想要爬窗逃走的**。

    走到魔主背后守着,等药效发挥的同时,近距离观察这个功力盖世的女人。

    的确没有喉结,不过面容实在粗犷似男儿,而且她的身材看起来比大部分男的都要壮,身上的肌肉一块块的隆起。

    相比刚才的软香玉体,这个简直是人形巨兽。

    当天色开始泛白时,郑景仁伸出金银指点在魔主身上。

    黄媚韵,90级虚道境boss,魔主

    轻轻点了一下,没有反应,郑景仁心里微松的同时,金银指全面展开。

    这一次施展金银指,郑景仁保证是他有史以来用得最用心的一次,力道沾之即走,恰到好处的点在敏感穴位上,又不会让她有太大的触感。

    连续点了三轮金银指,除了下半身她盘膝点不到,上半身全都点过,但她只是轻微喘息,肌肤完全没有泛红的意思。

    郑景仁犹豫了一下,左手换成贴身十八摸,混合口味出手。

    又是摸又是点,黄媚韵身上的肌肤终于开始泛红,硬邦邦的肌肉放松下来,额头上有细汗浮现。

    连续摸摸点点将近一刻钟,黄媚韵忽然“喝”的一声低吼,浑身爆发出一层紫黑色的动情能量,融入郑景仁体内。

    郑景仁差点没被黄媚韵这声低吼吓尿,顾不及看她是什么状态,脚步连点翻身出了窗户,眨眼间消失在义庄范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