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六章 拍鼓手
    郑景仁现在哪里有空理抽奖,动情能量在经脉中滚烫火热流转,烫得他浑身发红,兰花宝典的进度增长到10%。

    一路跑回海烟城钻进客栈,坐在床上的郑景仁心里还在狂跳。

    真刺激!

    身上的滚烫热感逐渐平息,伪真气比之前浑厚了些许,平复激动的思绪后,郑景仁打开抽奖界面。

    许久不见的抽奖界面没什么变化,仍然是虚幻的大转盘,上面写着技能、装备、道具的字样。

    看着5秒倒计时,郑景仁低声祈祷:“还有两天就要开始比试了,来个好一点的暗器或者毒包什么的。南无阿弥陀佛,诸天神佛大佬,耶稣真主阿门,来一发给力的吧!”

    拍鼓手(顶尖):真气以特定的频率凝聚缭绕双掌,专拍女子臀部,软化其身,乱其经脉,让其动情之时又失去反抗能力。

    (一代花帅楚留香所创,此手一出,百花含羞待折)

    郑景仁生无可恋的闭上眼,仰躺在床。

    已经奔着花帅的路去了吗?

    技能树歪就歪了,偏偏在这个时候歪得脖子都快扭断。

    马上就要上擂台比试了,到时候当着全世界人的面,去拍妹子的屁股?怕是会全世界人民都会知道九州服务器里有个变态npc哦。

    郑景仁了无生趣的躺在床上,连日来赶路加上刚才被魔主吓得精神有点激动,昏昏沉沉的睡过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义庄之中,魔主所在的房间里,她自从散发出动情能量后,她身上的气息就一直翻滚不定。

    黑色幽光在她周身浮浮沉沉,壮硕的身躯像是漏气一样,臌胀凸起的肌肉变成均匀紧嫩的肌肤。

    粗犷的面容在不断变化,整张脸的骨头都在移动,转眼变成了瓜子脸,粗厚的眉毛也变成了两抹弯月。

    鼻梁高挺,眼睛半开半阖间如星光闪耀,淡粉而薄细的双唇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比男人胸肌还要结实鼓起的胸膛变软缩小,腰肢如一手可握,盘膝而坐的粗壮大腿成了肌理匀嫩的大长腿。

    转眼间,那个虎背熊腰的人形巨兽,像是被注入了大量雌性激素后去做了整形手术,变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。

    那身宽大的衣衫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,露出胸口平坦的雪白。

    她脸色平静,幽光在她周身浮沉,衬得她如一个月下仙子。

    当一切变化结束,她缓缓睁开眼,眼中如有电光跳动。

    她第一时间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变化,摸了摸脸上变得滑嫩的肌肤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眼平坦的胸口,她眼中有一丝淡淡的失望,不过很快就被喜意掩盖。

    再次闭上眼,她周身幽光鼓荡,房间里像是出现了一个暴风眼,阴风狂啸间卷起地上的那些药瓶。

    她脑海中浮现出郑景仁在她身上又点又摸的场景,双眼睁开,房间里狂风消散,只有一道不辩情绪的女声缭绕:“原来是他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当郑景仁从昏睡中醒过来的时候,天色已近傍晚,在客栈里吃过东西,直接走出客栈。

    在太安城没买到暗器,这海烟城虽然不是都城,不过也是一方大城,或许能有点收获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走在前往海烟城商行街的路上,郑景仁发现周围的玩家似乎变多了。

    在商行街随意逛了逛,暗器没发现好的,倒是遇见了一个熟人。

    甜甜酱穿着一身白色战裙,身后斜背着一杆比她还高的长枪,旁边跟着一只斑斓大虎。

    她一脸苦恼的站在商行街的街口,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商行里没看到好暗器毒包的郑景仁,脸上露出笑意朝甜甜酱走去。

    还没走到她面前,就听到甜甜酱嘟囔的声音:“这师门任务真是过分,我还要参加并服比试呢,都不体谅一下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站在她身侧,看着这个成长了不少的小萝莉:“你师门任务是什么?”

    甜甜酱扭头看向郑景仁,疑惑的开口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别人一问就什么都说的小萝莉了,特别是现在任务关系到正邪两道的争斗,万一面前这个是邪道的探子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听你说你要参加并服比试,这是代表九州的大事,所以有什么困难的话我可以帮你一把。”郑景仁咳了咳,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甜甜酱闻言眼睛一亮:“真的?我要杀来阴台山聚集的玉面头陀,他是个伪真境的大淫僧,天生秃顶很好认,你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这个任务对于现在来说有点麻烦,这两天大量邪道聚集在阴台山,最近的落脚点就是这海烟城。

    若是杀这玉面头陀的时候惊动了其他邪道中人,甜甜酱担心会被群起围攻,所以才会吐槽这个限时任务。

    郑景仁听到天生秃顶的时候,觉得自己头巾下的脑袋有点凉,之前被樊离斩去的头发还没长出来,笑容有点勉强:“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他直接开口:“我帮你杀玉面头陀,作为交换,你帮我找暗器毒包,要珍品级别以上的。”

    甜甜酱沉默不语的盯着郑景仁,脑里开始浮现另一个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上一个自动找上门来帮她完成任务的npc,好像也是另有所图啊。

    郑景仁被她盯得有点心虚:“怎么样,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甜甜酱收回目光点点头:“好,我现在就帮你找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心下微松,然后就听到甜甜酱糯糯的声音:“你很像一个人,玉面头陀在城里的福来客栈。”

    甜甜酱说完,也不等郑景仁作何反应,转身拉开联系名单,联系打宝队和她朋友圈的人。

    郑景仁记下玉面头陀所住的客栈,留下一句“明天还是这里见”,转身便跑。

    女人的第六感都这么准吗?

    郑景仁边走边想,没有回自己住的客栈,直接前往那玉面头陀住的福来客栈。

    福来客栈中,一个面容俊朗,头顶秃发,穿着行者衣的男子坐在客栈里喝酒吃肉。

    郑景仁走进客栈,小二上前来问话:“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?”

    郑景仁目不斜视的坐下,拿出身上那些碎银:“上你们店里的拿手菜,再来一壶好酒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