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八章 比试开始
    元月初十,阴台山上邪道云集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甜甜酱的任务是不是要她自己杀才算,郑景仁买了一剂软骨**香灌到玉面头陀嘴里,把他扔在客栈,自己前往商行街。

    甜甜酱早就等在昨天约好的地方,她从朋友那里买了一个暗器一个毒包,都是稀世珍品级别,直接寄过来的。

    远远的看到郑景仁过来,她背着长枪笑嘻嘻的跑过去:“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郑景仁朝她勾勾手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甜甜酱跟上郑景仁的步伐,拿出她买来的暗器和毒包:“呐,这两个你看看合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接过查看属性。

    含沙射影(稀世珍品):攻击力+20,毒伤+10

    要求等级:50

    唐门九大暗器之一,以使用简便,上手容易,毒针难以拔除而出名。

    噬肌腐骨(稀世珍品):炸开后腐蚀方圆三米一切物质,土石消融,销骨毁尸,金铁腐朽,内力伪真气皆可腐蚀。

    含沙射影除了有毒伤的效果,跟狼牙诛心弩有点重复,选噬肌腐骨吧。

    把含沙射影还给甜甜酱,收好噬肌腐骨,郑景仁带甜甜酱回到客栈,打开房门后指着昏迷的玉面头陀:“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甜甜酱也不客气,关门拿起长枪就是一阵猛捅,玉面头陀还在睡梦中,就被捅成白光化成经验包,爆出一本技能书在原地。

    甜甜酱喜滋滋的捡起技能书,做个任务还能爆本技能书,不错不错,这波买暗器的钱不亏,回去交了任务还能得一波贡献点,赚了。

    郑景仁在旁边看得眼角直跳,昨晚回来他就把玉面头陀浑身上下摸了个遍,除了锦囊里一件稀世珍品的方便铲和一些银票,剩下都是女子的衣物。

    甜甜酱直接把技能书拍成白光学掉,心情十分愉悦。

    郑景仁眼巴巴的看着甜甜酱学掉技能书,暗道这小萝莉要不要这么果断啊,好歹说一下那是什么技能啊。

    甜甜酱扭头看向郑景仁,笑得露出两个小虎牙:“谢谢你哈,阴台山上还有好多邪道人物,不然我们再去杀两个?”

    郑景仁收起情绪摆摆手:“你代表九州出战的比试在即,还是不要再生事端,好好待着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把甜甜酱小萝莉推出房门。

    这小妮子爆技能书上瘾了?

    现在阴台山上不知有多少人,而且魔主肯定也在,现在过去岂不是找死?

    自从在魔主身上又点又摸之后,郑景仁总有一种如果再见到魔主,她一定能认出他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这种错觉从何而来,可能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吧。

    嗯,一定是这样,一定是错觉。

    对甜甜酱小萝莉在外面疯狂敲门想要进来的举动,郑景仁理都不理,坐在床上从锦囊里摸出一个布袋。

    这个布袋是那黑红大袍身上摸出来的,那天回来后睡着了,都忘了有这东西。

    要不是刚才受甜甜酱小萝莉爆出技能书的刺激,估计这布袋还能在锦囊里待几天。

    打开布袋看了看,一叠银票,大堆稀奇古怪的奇珍道具,装备只有一件,技能书什么的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聚风石:设下阵法所用之物,消耗品。

    异兽血:兑了水的异兽血,可勾画简单阵纹,消耗品。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都是布阵用的东西,郑景仁没类似的技能,直接略过不看,看向唯一的一件装备。

    灵龟卜(绝世珍品):占卜神算成功率+10%

    等级要求:50

    方士以千年灵龟壳所制,带于身上有些许先知先觉的功效,卜算成功率增加。

    很好,很不错,我收了。

    被甜甜酱爆出技能书刺激的小心脏得到缓解,心情终于不那么积郁。

    对还在敲门的甜甜酱不管,翻身从窗口出了客栈,独自前往海边,六叠劲还没练过,得抓紧时间了···

    阴台山之巅,海风呼啸带着一股腥味。

    平坦的山顶上站满了人,他们脸上都挂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。

    中央位置,魔主黄媚韵戴着一个纯白的面具挡住面容,身上穿着一身黑色长裙,言语清冷而霸气:“臣服,亦或死。”

    她旁边站着秦如男,一副不忿的模样盯着对面的白毛老头。

    她们对面的白毛老头笑声如夜枭,难听又渗人:“小丫头,你到底是谁,魔主天生魔猿体,天下谁人不知?你这小身板,怕是经不起几下折腾吧,嘿嘿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笑了片刻他又看向秦如男:“秦夜叉你也是,叛了魔主就找这么个靠山?不怕被同道中人笑话?不如来给老夫暖暖床,老夫人虽老,但活可不老。”

    山上的众人闻言笑出声来,他们都是心绪邪鹫之人,没有绝对的武力压制,想要他们臣服是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一个黄毛丫头出来冒充魔主,让他们赶了好几天的路,今天无论这女的说什么,下场都不会好。

    笑声刺耳而猖狂,呼啸的海风忽然平静下来,空气似乎凝固,令人窒息的威压出现在山顶。

    这股威压,凶戾,狂霸,杀意盈然。

    一层乌云凝结在阴台山上空,乌云翻滚层层压落,似乎要压塌这阴台山。

    原本大笑出声的邪道众人两股颤颤,浑身上下都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那白毛老头,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起,他身后真意法相浮现,挣扎着被抓至阴台山上空,在众人惊惧的目光中,如一只蚂蚁一般被捏成血浆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乌云中发出一声闷响,电光雷蛇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那戴着白色面具黑色长裙的女子身后,一尊高大的魔像浮现:“臣服,亦或死。”

    同样清冷的语调,同样的霸气无边,只是这一次,山巅之上再无任何嗤笑之声。

    趴在山顶边缘,接了任务来打探邪道聚集缘由的玩家,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秒了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元月十一上午九点,跨服比试开始,被抽中的玩家早已磨刀霍霍等着,没被抽中的玩家也放下手中的任务和练级,堆在各个城镇的广场上观看赛事直播。

    郑景仁躺在客栈的床上,炎风刀握在手中,耳边传来系统的提示音:“跨服比试开始,即将传送至擂台,请做好准备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