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五章 拿命来试!(求,求推荐)
    龙傲天被这股暴戾的气息冲得几乎窒息,手中斩落的匹练秋水被狂暴的气息吹得顿了顿。

    郑景仁甩动已经麻木但却覆满伪真气的左臂挡向刀刃,魔君法相的左臂抬起挡在前面,身体倾向右侧。

    秋水短刃落下,魔君法相左臂首先被斩断,覆盖伪真气的左臂再挡了挡,血光溅射,郑景仁左臂齐肩断落,但那秋水般的短刃终是没能斩到郑景仁身上。

    他双眼赤红,右手的炎风刀带着青风黯炎,斩破空气嘶鸣呼啸落向龙傲天的头颅。

    体内的伪真气循着六叠劲和刀出无我的运行方式斩出。

    他内心只有一个念头,活着回到现世。

    这是他疯魔真意的根本,也是他加深领悟的基石。

    不管面前这个东瀛npc是谁,想杀他,那就拿命来试!

    炎风刀的幽蓝色伪真气和青风黯炎凝聚,形成一道三色刀罡,刀罡锐利可怖。

    龙傲天眼中闪过一丝骇然,下意识开启他刚刚学会的‘瞬极分影斩’。

    他身体消失在原处,躲过郑景仁斩落的炎风刀。

    三色刀罡劈在擂台地面,如一条地龙入地,斩出一道破碎焦黑的沟壑。

    龙傲天的身影一分为二,像两个虚幻的影子,一左一右冲向郑景仁,手中短刃如水光般荡漾流转。

    仅剩独臂的郑景仁双眼赤红,炎风刀旋身横扫,六叠劲第二叠加唯快不破。

    “呲!”

    龙傲天的两个身影还未冲到郑景仁面前,小腹几乎同时被炎风刀扫过,影子分身直接被斩成两段,他真身及时停下后退,但肚子上也被划出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他捂着肚子惊惧的后退,两颗红色烟雾砸在地面,浓烟再次升腾在擂台上,包裹住他们二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还有机会,只要在这烟雾中,他就是睁眼瞎,只要有烟雾,我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!”龙傲天倒持双刀朝郑景仁冲去,心中不断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郑景仁眼中跳动的幽蓝光焰染上一丝暗紫,他身后的魔君法相右手挥扬,身后的血色披风鼓荡间卷起滔滔巨风。

    正快速接近的龙傲天只觉一股巨风吹来,吹得他迈不动脚步,红烟翻滚消逝,二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擂台上。

    郑景仁脚下一蹬,神行百变的提身纵气像是失去效果,沉重的力道将石板踩出道道裂纹,身影如一道幽蓝带紫的光芒弹射向龙傲天。

    伪真气似滚滚洪流奔涌入右手,炎风刀的刀身腾起一片赤红火焰,周围青风大作,魔君法相所持的唐刀与它重叠。

    六叠劲第三叠加刀出无我!

    龙傲天惊恐的双眼睁大,倒持的短刀如两抹秋水盈光挡在身前,寂寥萧瑟之意扩散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龙傲天整个人被劈得倒飞出去,双臂巨震中颤抖不已,两把短刃被砍出一个深深的豁口。

    郑景仁仅剩的右臂刺痛难当,经脉和肌肉仿佛在哀鸣,但他握着炎风刀的手依旧平稳有力。

    他脚步迈出,不紧不慢,赤红眼珠中跳动的光焰彻底变成暗紫色,魔君法相身上的青白儒装变成了暗紫的威武战袍。

    暗紫色的伪真气包裹炎风刀,刀身上青风黯炎归拢,一切异像内敛,擂台上的空气都仿佛凝寂不动。

    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恐怖压力压在龙傲天心头,惊惧的他脸上扭曲的大吼出声:“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他不想死,他是富二代,是天之骄子,想欺负谁就欺负谁的龙傲天,他怎么可以死在这种地方?!

    他手上多了几颗类似天雷子一般的圆球,挥手朝郑景仁砸来,手里的两把断刃寒光流转,斩出两道交叉的水光轰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停下脚步,独臂扬起,手臂中的血管崩开,肌肉在抽搐,经脉断裂,但他似乎感觉不到痛楚,仿佛只是在劈柴,炎风刀轻描淡写的斩落。

    凝寂的空气被劈开,一道弯月紫晶般的刀罡飞出,内中暗红璃火升腾,青色的狂风在旋转。

    天雷子扫过,被刀风斩成粉末,紧随其后的交叉水光被斩成空湮,只剩惊恐的龙傲天举起双刀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嗤···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龙傲天连人带刀被斩成两半,弯月紫晶般的刀罡透过他,斩在他身后擂台不远处的地面,发出一声剧烈的轰鸣。

    深不见底的刀痕中璃火燃烧,青色狂风如乱刀般斩在周围地面,在这道深深的刀痕周围再添上无数细小的刀刮痕迹。

    在龙傲天的尸体化作白光消失前,郑景仁看到了他面巾脱落后的脸庞。

    龙傲天!

    心中震惊的同时,他身上白光涌现,回到了客栈中。

    他当初明明也是玩家,怎么会变成了东瀛的npc?

    而且他说认输就会被抹杀意识,为什么我没有收到提示?

    是只针对他,还是系统故意不告诉我?

    身上伤势恢复,郑景仁思绪混乱的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客栈外的广场上玩家们欢呼出声,虽然很惊险,不过还是赢了。

    赢的不是其他服务器的,是东瀛的,单就这一点就够引起玩家们的欢呼了。

    郑景仁听到欢呼声,打开窗户朝广场上看去,嘴角微微勾起,心中混乱的思绪也稍稍平静几分。

    不管前路如何,至少要活在当下,困难阻挡一刀开,剩下的就是按照惯例去吃东西。

    下了楼,小二殷勤的上来问今天吃什么,郑景仁随意说了几个菜,坐在座位上等着。

    菜上来后他没有再蹲到门口去,老老实实的坐在座位上吃菜。

    一个小乞丐在门口探头探脑,见大厅里只有他一人,跑进来怯怯的问了句:“你是郑景仁吗?”

    郑景仁看了看小乞丐,他手上拿着一张纸条,眼睛盯着桌上的菜肴,笑着把菜递给他,指了指纸条:“给我的?”

    小乞丐欢喜的接过菜盘,把纸条递给郑景仁,说了声谢谢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郑景仁打开纸条,不出意外是老叫花写来的,大致内容写了魔主想借他气运突破到更高层次,后果是郑景仁很容易会死。

    如果借给他老叫花,就保证无事,事后还可以得到丐帮神功。

    郑景仁看完后直接把纸条撕了,把人当三岁小孩呢?

    不过最麻烦的是这老叫花怎么认出他的?没获取魔主的动情能量前,她都看不出来,没理由老叫花能看出来。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