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八章 各施手段
    郑景仁身形快若游鸿,穿梭于诸多npc之间,转眼冲出了南门,一路朝南而下,脸上面容变换,身影消失在夜色下的荒野中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阴阳引,是那天在海烟城外遇见的清瘦道人给他的。

    清瘦道人名为乾算子,专程过来找他。

    知道当初是他出手帮忙看到两种真意的结局后,郑景仁接下这个阴阳引,触发了一个剧情任务——前往东瀛寻回衍天门传承之宝。

    这个阴阳引有两个功效,一是靠近衍天门秘宝时,可以自动回收秘宝,还有一个,是去掉魔主黄媚韵在郑景仁身上的印记。

    郑景仁离开海烟城不久,海烟城北面的山坡上,老叫花化作一道青芒从泥土中射出,直奔海烟城而去。

    为了避开魔主黄媚韵,他躲到地下闭关,地下一条线直通海烟城,线上系着铃铛,只要城里的乞丐发现郑景仁离开海烟城,便会拉动线条通知他。

    城里的乞丐远远看到青芒飞跃而来,扯开嗓子大喊:“他从南门跑了。”

    老叫花赞许的看了眼这个乞丐,身形不停直接飞向南门方向。

    魔主黄媚韵早已飞至客栈,但里面没有郑景仁的踪影,城中也感应不到他的气息。

    老叫花的青芒从她身后飞过,她转头看了眼,纵身追去。

    身后的魔尊一掌拍向老叫花,清冷的声音中有着无法抑制的怒意:“郑景仁呢?”

    老叫花回头一掌拍出,借着反震力加快了飞行的速度:“老叫花怎么知道?胡乱出手你疯了?”

    二人的掌劲炸出一道青黑色的气浪,将周围的房屋屋檐扫成粉碎。

    黄媚韵冷笑,身后魔尊融入她身体,周身有丝丝黑烟升腾,速度暴涨何止一倍:“你不知道你跑这么快?”

    老叫花身后也出现一个青色人影融入他体内,速度丝毫不输黄媚韵,二人一前一后飞出南门,老叫花一个转折朝西面飞去:“老叫花有个徒孙要成亲,急着喝喜酒不行?”

    黄媚韵瞥了眼老叫花,黑芒直朝南边飞去。

    这老东西一开始明摆直奔南面,被追上了才要往西面去,他肯定知道郑景仁朝南边走了。

    老叫花见黄媚韵不管他,脸上一阵着急,气急败坏的转身追向南边。

    二人的位置变换,一前一后消失在海烟城的南边。

    郑景仁按清瘦道人算出的离开路线,南行五十里后看到河边的歪脖子树,立刻转往东面。

    他刚转向东面不到两分钟,一黑一青的两道光芒飞射而过,一路朝着南边飞去。

    追了这么远还没看到郑景仁的踪迹,魔主和老叫花脸上的神色都很难看。

    特别是魔主,她看了眼天色,身上暴虐的气息开始升腾,面具后的双眼跳动着雷光,回身一掌拍向老叫花。

    这一掌,周围的空气像是被抽干,疯狂的凝聚向她拍出的那个手掌:“调虎离山?你到底把郑景仁藏到哪了?再不交出来吾便杀了你!”

    久追不到,她怀疑是老叫花出手把郑景仁身上的印记去掉,暗自藏了起来,然后他再把自己引走。

    老叫花虽然也在着急,不过他一直防着魔主,看到魔主一掌派来,双手翻转间凝聚出一条气势磅礴的青龙轰向魔主的玉掌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他们二人交手的地方像是出现了一个飓风眼,狂猛的气劲吹得地面被刮下一层草皮,树木直接被吹断。

    老叫花被拍得倒飞出去,砸在地面撞入小河的河床,他身影从小河飞起,朝着西面狼狈逃窜:“你个疯婆娘,老叫花不知道!”

    魔主看着逃窜的老叫花冷哼一声,身形化作黑芒彗星,射向阴台山。

    没了郑景仁的气运,她今晚要做的事成功率直接少了三成,这让她如何不恼火。

    但时辰已到,没有郑景仁她也要硬上,只是不管事后如何,老叫花都在她必杀的名单中了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郑景仁施展神行百变一路赶往东面,空气中的海腥味越来越浓,没多久便到了海边。

    乾算子站在海边,面向大海背对着他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乾算子的背影,郑景仁松了口气,看到他,证明魔主已经放弃追踪他了。

    他刚走过去,便听到乾算子似叹似惊的说了句:“不亏是这一代的人杰,她竟是想谋划降龙之事,只是这样一来,不知多少百姓要死于汪洋巨泽中。”

    乾算子的声音刚落,北面的海上惊起滔天巨浪,这种巨浪,像是海水掀起了四十多丈高的水帘幕,浩浩荡荡朝海岸拍来。

    太安城的皇宫中,人皇坐在书桌前批阅奏折,脸上忽然现出惊怒之色,抬手间九州玉玺升起。

    九州玉玺上空现出一副地图,其中青州的海岸一带染上一层蓝色水光,他手一点,其他几州亮起点点金光,涌向青州海岸。

    郑景仁走到乾算子旁边,刚想打招呼,眼前就现出一道淡金色光芒,这道光芒延绵不绝,蔓延了青州的整条海岸线。

    巨浪拍下,被这道淡金色光芒挡住,丝毫没有冲入内陆。

    “人皇出手了。”乾算子转头看向郑景仁,像在打招呼,又像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郑景仁站在乾算子旁边,奇怪的开口:“前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乾算子看着阴台山临海方向,那边的大浪更是夸张,掀起的巨浪甚至超过百丈。

    他脸上略有唏嘘:“魔主寻了两个龙血后裔,在阴台山摆下招龙台,引来天地灵气凝聚,是想等天地大变时招来海中神龙,然后借你气运降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笑了笑,似乎为自己破了魔主的谋划而好笑:“你得我之助从她手上脱离,没了气运帮忙,她只能行那屠龙之事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暗道这女人真是敢想,随即又开口:“那么多江湖人士呢?他们来干嘛?”

    乾算子面上笑意不减:“他们感应到天地灵气凝聚,以为阴台山出了什么宝贝,一窝蜂的过来,但魔主拦着上不去,只能在海烟城见机行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怕魔主一巴掌拍死他们?”郑景仁有点不解,海烟城不是太安城,可没人能挡得住魔主。

    乾算子嗤笑一声: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。”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