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章 百鬼夜行(一)(求推荐)
    锐利剑气袭来,尚未斩到郑景仁身上,蓝白外衣被斩开一道裂痕,露出里面的冰蚕软甲。

    郑景仁脚下连点,腰背发力,回身斩出第二刀。

    六叠劲第二叠加唯快不破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刀剑相击,六叠劲第二叠附加在上面的力量大增,斩得佐佐木脸色震惊的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刀速度这么快,怎么还会有如此大的力量?

    郑景仁神行百变展开,带着身后的法相快若流风的出现在他身侧,炎风刀架在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郑景仁,片刻后才开口:“我输了。”郑重的面容变得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他在东瀛年轻一代算是令人仰望的存在,自学成出师以来从未尝过败绩,因为他挑选对手都是跟他实力相近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是在同龄人中不断获胜,淬炼他的剑道,但今日他输了,输在他往日引以为豪的招式上。

    ‘秘技·燕返折双’是他练得最多的招式,但今日和郑景仁对拼,两招他就败了,这对他是个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郑景仁笑了笑,收刀回鞘朝他挥挥手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神行百变展开,快若紫鸿流光消失在月光下的山野中,只留下深受打击的佐佐木。

    趁着皎白月光,郑景仁打开地图校正了一下方向,然后疑惑的抬头望去。

    前方一直到地平线的尽头,都是丘陵矮山座座,没有特别高的山峰,也没看出来有大河拦路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要是按照地图的路线走,起码要多走两天,不如直线翻山越岭来得快。郑景仁犹豫了一下,锦囊里的吃食还够,要是平白多绕两天的路,有点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或许这条直线上的山鬼妖兽较多?

    郑景仁暗自想了个可能性,脚步抬起直线前行,没有顺着地图的路线走下去。

    神行百变速度极快,他身后拉起一道紫幽暗光,没过多久便跟地图的路线偏离开来。

    月渐西落,翻过丘陵矮山,越过几条溪河,周围空气温度逐渐下降,树木染上一层诡异的黑色,没有丝毫枝叶嫩芽。

    丝丝缕缕阴冷的气息在周围飘荡,郑景仁眉头皱了皱,这是入了山鬼之地?

    不过凭神行百变的速度,别说山鬼,就是飞鸟也没有他的速度快,所以郑景仁并不担心,脚下毫不停顿继续前冲。

    当月挂西边枯枝时,东边泛起白光的时候,郑景仁忽然感觉身体似乎穿过了一层水波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和当初进入显欲天时有点相似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变成黑白色,树木、地面、天空,皎月,以及前方不远处的那座城镇,一切都是死气沉沉的黑白色。

    城镇外面有一条河流,河上有座破旧木桥直通城门,河流两旁种满了大树,树上的叶子漆黑一片,看起来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这尼玛一看就是一座鬼城啊。

    郑景仁咽了咽口水,脚步停下往后退了退,“啪”的一声,后背撞在一个阴冷坚硬的事物上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惊,下意识的就要转过头,但心中不断升起的危机感不断的提醒他不能回头。

    这种危机感,跟遇见魔主时的那种会带来死亡的危机感一模一样,那是一种生物面对死亡时会产生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灵龟卜的先知先觉!

    因为恐惧而快速转动的脑海,强行控制住了脖子上的肌肉,他没有回过头,但手中的炎风刀已经带起一抹风火紫光斩向后方。

    “呲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刀砍入实物的感觉刚刚传来,恐怖的厉吼便在郑景仁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冰冷的鲜血飞溅,身后那种不详和阴冷四溢散开侵袭入体,郑景仁头皮发麻,头上不断跳出-1000,心头狂跳的一路前冲,直接冲过那座破旧木桥。

    过桥时他眼睛瞥了眼桥下的河流,鲜红一片的鲜血流淌,沉沉浮浮飘着散落的尸体。

    妈耶,这么刺激的吗!?

    过了破旧木桥后,身后那股阴冷的气息停了,他也不再持续掉血。

    周围变得幽幽暗暗,他的额前和两肩上,出现三团燃烧着的细小火焰。

    人的三盏灯?

    刚才如果回头,鼻息吹熄肩上的火焰,就会相当于陷入必死之局吧。

    带有即死buff的小世界?

    眼前的幽暗褪去,身上的三团火焰也隐匿不见,世界再次变成死气沉沉的黑白之色。

    好想回头看一看后面的到底是什么啊!

    好奇心这种东西,有时候真的会让人抓狂。

    就像你明知道你面前的人要给你讲鬼故事,你听了之后晚上一个人睡觉会害怕,但你还是想要听下去的那种心理。

    在原地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悸动,郑景仁轻轻的吐出一口气,下一瞬,头上忽然传来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那种叫声,像是人被扼住喉咙发出的那种嘶哑叫声。

    吓得他抬头看去,大叫一声“卧槽!”

    只见破旧木桥两边的树上,树枝上站满了黑色的乌鸦,这些乌鸦眼珠泛红,此刻听到郑景仁的叫声,立刻拍着翅膀飞起。

    乌鸦大叫着飞起,漫天都是黑色的羽毛掉落,难听的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它们在空中盘旋一圈,飞进了这座死气沉沉的城中,河岸两边的大树全部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。

    郑景仁抖掉身上的羽毛,原来刚才是这些乌鸦站在树上,他还以为是这些树的叶子。

    回头是不可能回头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头,而且从刚才持续掉血的情况来看,就算回头了,貌似也打不过,目前只有穿过这座城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探头往城门口里面看了看,黑白幽暗的街道上空无一人,两边是低矮的农房,越往后面,后面的房屋越显华贵。

    拿出一只荷叶鸡一阵乱啃恢复血量,他心里有一点点方。

    当手上的荷叶鸡啃完,他的血量回满,东边的太阳也终于照射出第一缕晨光。

    当这缕金黄色的晨光洒落时,眼前的黑白世界变了,似乎有人拿水彩帮这个死气沉沉的世界涂上色彩。

    一个个人影出现在城中的街道上,河岸两旁的大树生出绿色的树叶。

    郑景仁咽了咽口水,咬牙切齿的走进城门,嘴里小声的嘀咕:“要不要这么邪门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