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四章 古河
    终于来任务了,不过这个任务跟一开始武藏流光想给的应该不一样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任务应该是活过七天,武藏流光可以帮误入者逃出去,只是因为他可以在梦中攻击后,武藏流光的任务才变了。

    “详细给小子说说吧。”郑景仁坐在软塌上,等他们讲这小世界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武藏流光点点头,就算郑景仁不问,他们也会把事情说一遍。

    当年昭仁大名统治有方,小津城安乐乡之名广传东瀛,加上清仁殿下的貌美和天赋,引来无数名门贵族求亲。

    而清仁殿下百般挑选后,选择了相隔不远的明轩大名。

    明轩大名同样是在阴阳道和武道上有超高天赋,年纪轻轻就继承了他父亲的领土。

    但他娶亲是假,想趁机吞并昭仁大名的领土才是真。

    前来迎亲的当晚,无数精兵冲入城中,杀得小津城的防卫措手不及,城里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清仁殿下悲恸间以自己为阵眼,联合贺茂明先开启了轮回锁魂阵的阵图。

    吸纳了城里所有死去人们的魂魄,她自身也因此身死,化成凝聚了无边怨恨的怨魂,贺茂明先承受不住这股狂暴的阴气死去,幽魂中生出了另一个人格。

    清仁殿下的怨魂杀光了进入城中的士兵,并把她喜欢的明轩大名练成了城外的缚地灵。

    武藏流光是城里活到最后的一个人,为防止小津城真的永陷轮回,他拼着重伤之躯,把轮回锁魂阵的阵图抢走,用佩刀封在了石井下,最后脱力死在石井下面。

    没有了阵图,轮回锁魂阵不再完美,有了日出和日落后的两种景象。

    清仁殿下身为阵眼,白天时呈现的一切,是她心中记忆里的那个小津城,而夜间的百鬼夜行,则是她被无边怨恨积塞心头,为了维持小津城这个状态,让这些魂魄凝聚阴气造成的。

    有主角的模板,却是个苦命的人。

    郑景仁听完前因后果,暗叹一句后开口:“清仁殿下已经化为阵眼,怎么杀?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三人商量了一个上午,郑景仁看了看时间,前往城西的空地,看到了正在练习神鬼莫测的古河汐。

    勤奋自觉的好妮子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郑景仁白天陪着古河汐练习刀法,晚上去她家过夜,古河汐对他越来越亲密。

    郑景仁不仅武道厉害,还能每天早上准时去她家门口跟她打招呼,然后等着陪她练刀,让她很有一种被宠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她对郑景仁时不时的贴身指点也不再抗拒,不过练完后会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第七天上午,古河汐练完刀法后,郑景仁招呼她过来休息,递给她一碗卤牛肉:“这是我很喜欢吃的一种家乡食物。”

    古河汐已经见惯了郑景仁拿出食物,虽然她没闻到什么香味,但吃到嘴里确实很好吃。

    她接过卤牛肉后吃了两口,脸上露出满意之色:“郑老师你今晚去我家开的店,我请你吃烤肉丸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揉了揉她的头,话语一顿再顿的说着:“古河,你喜欢小津城,喜欢,这里的一切吗?”

    古河汐对郑景仁的亲昵举动并不讨厌,夹了一块卤牛肉放进嘴里,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:“虽然柳木君他们很可恶,不过家里人都很好,每天学习刀法也很开心,在城里的每天都很安乐,我很喜欢啊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她脸上露出一丝困惑:“可是最近好像很奇怪,每天都好像在重复···而且感觉好久没跟父母一起出摊了···晚上都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困惑中带着惊疑的看向郑景仁:“郑老师,我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郑景仁伸手揽过她,把她抱在怀里,声音沙哑的开口:“你死了。”

    古河汐怔了怔,脸色变得苍白,眼中有泪珠闪耀,手上的卤牛肉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原本活波可爱的她,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牵强的微笑,她想起当晚小津城被杀得血流成河,想起父母死在她面前,想起她也已经死去的事实。

    郑景仁用力的搂着她,胸口积闷难受得想要狂吼。

    古河汐身上有淡淡的清光闪耀,伸出双手反搂着他:“郑老师,下次有机会,也让我请你吃一次烤肉丸···”

    她身上的清光变得浓郁,最终消散在郑景仁怀里,形成一个小小的心形护符,上面写着‘古河’二字。

    郑景仁垂下头的看不清他表情,握着护符的拳头捏得指关节发白。

    古河护符(绝世珍品):灵魂防御+30

    专属使用者:郑景仁

    千年幽魂凝聚而成,里面包含了她对使用者的心意,可与其他护符叠加使用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傍晚时分,郑景仁出现在古河汐的家门前,轻轻的推开门,里面墙角处只剩两具干尸,另一具已经化作尘土,只有那件破烂的粉色和服留存。

    上前把那两具干尸搬出门外,小心的拾起那件粉色和服收进锦囊里,抬头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武藏流光淡蓝色的魂魄凝聚在屋里,看了眼脸色黯然的郑景仁:“她可以提早从这囚笼里离去,你该为她开心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一言不发的点点头,静待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残月临空,黑白覆盖,街道上鬼影绰绰,贺茂明先盘旋在小津城上空,悲戚的哭咽声变得十分刺耳,甚至可以说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。

    但郑景仁怀里三枚护符发出光芒,一点血都没掉,一旁的武藏流光本就是鬼魂,这种阴鬼哭唱对他也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离天明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,一直闭目养神的武藏流光睁开眼,手中多了一个梵文密布的符咒,天上的贺茂明先似乎感应到什么,从天上俯冲下来。

    靠在墙角的郑景仁则是闭上眼,头一歪睡过去,化成魔君法相灵魂出窍直奔宫殿深处,再次来到那个白裙身影的面前。

    紫色唐刀出鞘,‘刀出无我’朝着清仁的头颅斩落。

    唐刀临体,清仁似乎感应到什么,猛地偏过头颅,在最后的关头躲开了这致命一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