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一章 情书什么的,最诱人了
    一刀劈出,青叶上的老妪脸色大变,她手中出现一把蝙蝠扇,抖手打开时飓风呼啸,将郑景仁卷在半空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樊离是你什么人?”老妪眼中的平静早已消失,语气中带着些许紧张。

    郑景仁被卷在半空,沉沉浮浮浑无处着力,本以为死定的他听到老妪的话后怔了怔。

    沉默的想了会,这个问题很深奥啊。岳父?但是青衣还没过门,叫岳父好像早了点,师父的话他也没有指点过自己刀法。

    “算半个师父吧。”纠结了半天,郑景仁说了一个能让他自己接受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老妪闻言轻轻应了声,目光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。郑景仁被飓风卷在半空浮浮沉沉脱不开身,场面安静下来显得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当然,这尴尬只是针对郑景仁,老妪已经神游九天了。

    郑景仁看了眼听到动静赶到港湾的玩家,轻声的咳了咳:“前辈,你···”

    老妪眨了眨眼,挥手鼓荡起一阵狂风吹向码头,将港湾里的船只吹得摇摆不定,玩家更是一排排的被吹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,他还好吗?”老妪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苍老的脸上竟然有几分···羞意?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樊叔魅力大成这样?连大洋彼岸的东瀛都有粉丝?而且还是个比他大这么多的老婆婆?

    不对不对不对,看她神色和问话的语气,这绝对不是粉丝级别,这绝对有奸情啊!

    难道当初的樊叔游历东瀛时,曾经和这位老婆婆有过忘年之恋?

    还是这位老婆婆去九州的时候,迷上了年轻时代的樊叔?

    亦或者是,强者之间的相互吸引,让他们忘记了年龄的界限?

    一瞬间,郑景仁已经脑补出好几种可能,八卦之心和吐槽之魂已经熊熊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“樊叔他还好,就是他夫人死了,现在在给他夫人守墓。”郑景仁说着全九州人都知道的实话。

    那老妪听到樊离的夫人死后,脸上无法抑制的出现一缕喜意,而后又变成担忧:“那他,他是不是很伤心?”

    说完后似乎又觉得自己这句话有点多余,脸上的神情一变再变,最后她拿出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另一手在脸上抹过,一张倾世容华的脸蛋出现,黛眉俏目磬玉鼻,粉唇柔滑肌理顺,满头白发化青丝,如是天边妩媚娘。

    她对着白纸轻轻的张口说话,但近在眼前的郑景仁什么都听不到,只能看到她秀美的脸庞上带着初恋般羞涩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对着白纸说了将近三分钟,说得俏脸含羞,两颊泛红后才将白纸折好扔给郑景仁:“里面是我留影给他的话,你帮我带给他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应了声后,她素手轻扬,狂风卷着郑景仁飞向远洋号,落在远洋号的甲板上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远洋号的光头船长,轻声的开口:“起航。”

    船长早就看到郑景仁和她相斗,闻言也不敢逗留,立刻吩咐水手们起锚。

    铁锚升起,狂风呼啸,远洋号被狂风海浪不断推向九州方向。

    这就走了?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。

    郑景仁完全没想到最后是这样戏剧性的离开,本以为会有一场苦战,谁知双方差距太大,完全不是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结果她又刚好是樊叔的老情人,苍老的样子只是她的掩饰。

    拿出怀里折好的白纸,犹豫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想要打开。

    情书什么的,太他娘的吸引人了,特别是对一个单身二十年的热血少年来说,简直比潘多拉魔盒还要诱惑人。

    但是他刚掀起一点,立刻有电光窜出,电得他浑身发麻,血量狂掉,差点直接被秒。

    舍不得用救命药的他招呼船长要了点吃的,坐在甲板上恢复血量,死心的把纸张放进锦囊里,迎着海风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情书看不到就算了,到时候回去看樊叔的脸色也不错,估计也是很精彩,嘿嘿嘿。

    船长顶着大光头过来:“兄弟,你这次闹得挺大的啊,整个东瀛鸡飞狗跳的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洒然大笑:“下次我再来的时候,就不止是鸡飞狗跳了···”

    贺茂雪乃跪坐在她自己的房间里,脑海中时不时浮现郑景仁懒散笑容的模样,完全静不下心来修持。

    八天时间过去,她早已知道郑景仁给她吃的不是什么毒药,而是一颗疗伤药,她小腹被‘游龙之掷’扎出的伤口连疤痕都不见了,出血的亏损也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混蛋。”房间里传出她低骂的声音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海上航行的日子平静而祥和,三天时间一晃而过,郑景仁休息好精神饱满的踏上九州土地。

    他穿着黑色劲衫,脸上变做一个圆脸青年,炎风刀收在锦囊中,背上背着抽奖得来的月影剑。

    九州不比东瀛,老乞丐的眼线遍布各大城镇,不伪装一下估计立马要被发现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他这出去回来一趟,九州似乎多了些变化,但是硬要说是什么变化,他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乾算子站在码头上,面含微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郑景仁走上前,拿出被阴阳图包裹的‘衍灵方’抛给他:“你不是说算不出我的踪迹嘛?怎么知道我回来了?”

    乾算子收起‘衍灵方’后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,我在这等了你十天,要不是衍灵方有感应,我也认不出你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抿了抿嘴憋住笑意:“那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乾算子回身走向城里:“来吧,你在东瀛闹得欢,九州这段时间也是风起云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郑景仁抬脚跟上,和乾算子齐肩而行。

    “魔主屠龙成功,截取真龙血归来,联合南疆白莲教的蜃龙自立新朝,分割了九州的人道皇权权柄,正在网罗天下武林人士。”乾算子脸色平静的说着石破天惊的话语。

    这女人是真要开后宫?

    “等下,那九州现在怎么这么太平?”郑景仁心里吐槽了一句后立刻开口,东海城是出境大城,如果立起新朝,肯定会成为两方的争夺点,没理由这么太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这么太平?城池的争夺固然重要,但它不是最重要的。人道皇权的权柄在谁手里,谁便是这九州的主宰,而权柄的由来,便是民心。”

    乾算子语气淡然,一路走向张鸦九的铁匠铺。

    “民心?白莲教教义传播甚广,全九州都有他们的教徒,那如今形势如何?”郑景仁紧接着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两方处于僵持状态,佛、道、儒三方出世,加入人皇朝廷,传播各自理念抗衡白莲教。”乾算子推开张鸦九铁匠铺的门,领头走进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