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四章 濒死
    寂静的黑暗中,一个拳头挟着万钧之势迎面砸来,郑景仁猛然睁开眼,抱在怀里的炎风刀紧了紧。

    梦吗?

    他轻吐口气,缓解加快的心跳,耳边传来“嗒嗒嗒”的脚步声,扭头看向山洞方向,一个人影缓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漆黑山洞里没有一丝光亮,但郑景仁却能看清来人面貌。

    他相貌平平,穿着粗衫布衣,双手较之常人要宽大几分,身上有股难以掩饰的军伍气质,刚硬中带着侵略性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的瞬间,郑景仁体内伪真气如滔滔洪流涌入右臂经脉,抬手挥斩出六叠劲第一叠,形成一抹紫晶刀罡。

    来人不闪不躲,气势刚猛砸出一记直拳,拳上缠绕着古铜色拳影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刀罡拳影相撞,剧烈劲气炸开,漆黑山洞被震塌,二人从震塌的碎石中跃出。

    洛刚,65级(伪真境)

    尚未落地,洛刚身在半空,身后浮现穿着铠甲的法相,双拳如风,轰出密密麻麻拳影,击破漫天风雪袭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魔君法相浮现,郑景仁用上第二叠斩出‘刀出无我’,紫晶刀罡破开拳影,扫向冲来的洛刚。

    洛刚落地后手臂上缠绕黄光,挥拳砸碎紫晶刀罡,抬脚在冻土上踩出深坑,化成黄光射向郑景仁,狂霸气势如狂风扑面。

    郑景仁刚落地,心中忽然升起危机感,一脚探云腿踹在冻土上,身形拔高而起。

    一把银青色的鸳鸯钩从他脚下冻土探出,恰好被探云腿踹到,直接骨骼弯曲折断。

    还另有埋伏!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微惊,若是被这种鸳鸯钩砍到,就算腿没断,也会被鸳鸯钩上的倒刺割伤脚筋,短时间行动力大大下降。

    他刚跳起躲过鸳鸯钩的偷袭,那前冲的洛刚便一脚跺在冻土上,比常人大上一圈的拳头化作金铁之色,拳面上一个虎头虚影挟着刚烈无匹的劲气捣来。

    郑景仁体内伪真气如惊涛怒浪冲入右手,经脉上传来撑涨的刺痛,挥手第三叠斩出‘断忧愁’,紫青红三色刀光在这漫天风雪中极为亮眼。

    洛刚脸色微变,但其拳劲使老,此刻根本收不了手,更别说躲闪,只能疯狂压榨体内伪真气涌入右手,拳面上的虎头变得更加清晰,发出一声咆哮和刀光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三色刀光和虎头撞在一起,虎头虚影被劈开,化作拳罡四下纵射,三色刀光被打散,错纵的刀罡璃火青风炸开。

    洛刚闷哼一声倒飞出去,他右手拳头中间被砍出一道深至手腕的刀伤,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细小刀伤和烧伤。

    郑景仁虎口剧痛,肌肉撕裂下握不住炎风刀,手腕处传来“咔嚓”骨折的声响,炎风刀打着旋脱手而出,身体被那股巨大的反震力震得倒飞出去,头上跳起-40000。

    雪地中忽然射出五道弩箭,直射倒飞在天上无处借力躲避的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一惊,左手挥动寒云鞘格挡,魔君法相的血红披风护展在周身,同时尽力收缩身体护住要害。

    “叮叮···嗤嗤嗤。”

    两根弩箭被磕飞,三枚弩箭射入左肩窝、胸口和后背靠近心脏的位置,冰蚕软甲和血红披风恍若薄纸,完全不能抵挡丝毫。

    -20000,-30000,-30000的血量从他头上跳出。

    痛!剧痛!

    他面色狰狞的低吼一声,转身化作紫光跃向炎风刀落下的地方。

    雪地里窜出了五道身影,手持制式陌刀围来,速度不比他的神行百变慢。

    挡在炎风刀方向有两人,另外三人从侧面围来,洛刚化作黄光直追郑景仁后背,他脚下不停,抬手收起寒云鞘,拿出‘噬肌腐骨’毒包。

    噬肌腐骨(稀世珍品):炸开后腐蚀方圆三米一切物质,土石消融,销骨毁尸,金铁腐朽,内力伪真气皆可腐蚀。

    他右脚在地上猛跺,身形在包围圈中朝前高高跃起,抬手砸落‘噬肌腐骨’。

    “轰!”毒包炸开,青色毒烟覆盖了方圆三米,令人作呕的气味飘荡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五个‘落草密探’反应极快,立刻抽身后撤,但身上已经不可避免的沾染到些许毒素。

    其中两人脸上快速溃烂,惨叫着化作一滩脓水,一个胸口便被腐蚀出大洞,逐渐腐蚀至全身,另外两人也不好受,一个斩断沾染毒素的手臂,一个削去大腿。

    只有洛刚远远的身形拔高,越过毒雾继续追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憋住气落在地上,回头看了眼追来的洛刚,脚下连点冲向炎风刀的同时,左手捏住右手手腕,轻轻的回转一圈往下一扳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手腕处传来剧烈的痛楚,但骨折没有恢复,郑景仁痛得龇牙咧嘴,暗骂这破游戏做得这么真实干嘛!

    难不成还要去找个老中医来接骨?

    来到炎风刀近前,左手探出抓住刀柄,但炎风刀却纹丝不动拔不起来,他身形不由顿了顿。

    一把银青色的鸳鸯钩破土而出,斩向郑景仁左腿。

    又是这地老鼠!

    郑景仁双腿发力跃起躲过,但那鸳鸯钩上的倒刺忽然弹出,扎入他左脚脚踝,头上跳起一个-3000。

    伪真气如火山爆发般涌向右脚,腿上缠绕着一层紫色神靴的虚影,一脚踹在身下冻土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冻土坍塌,露出下面被踹得骨骼变形,死得不能再死的‘落草密探’。

    这‘落草密探’一死,炎风刀终于可以拔出,郑景仁拔起后立刻回身横刀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一个带着虎头咆哮的拳头砸在横挡的炎风刀上,发出“当”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炎风刀刀身弯曲,而后狠狠砸在郑景仁胸口上,他口吐鲜血同时脚下狂点后退,头上跳起一个-60000。

    洛刚得势不饶人,脚下疾追,完好的左拳上虎头咆哮,挥起万千拳影砸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左脚脚踝受伤速度大降,后退的速度完全甩不开洛刚,左手挥动炎风刀挡在身前,却挡不住万千拳影。

    身上被砸出密密麻麻凹下的拳印,血量如流水般下降,眨眼就掉到10%,进入濒死状态。

    洛刚稳扎稳打,脸上看不出一丝即将得手的喜意,没有使用大威力的拳招一拳解决郑景仁,他是军伍之人,不追求华丽,不追求一时热血快感,他只追求胜利。

    郑景仁浑身剧痛,覆盖满眼的拳影让他疲于防备,根本没注意血量还剩多少,直到他血量掉到3%。

    他脖子上戴着的‘自然女神的庇护’发出一层绿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