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五章 诱惑不了我的
    一棵葱郁大树虚影在郑景仁身上浮现,将洛刚打来密密麻麻的拳影挡下。

    洛刚眉头微皱,左臂后拉,拳头上的虎头虚影变得清晰,带着狂暴劲力砸向葱郁大树虚影。

    只有5秒!

    看了眼那斩断手臂追来的落草密探,郑景仁眼中闪过一丝疯狂,合身扑向洛刚砸来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拳头上的虎头虚影砸在大树上,将大树砸得一阵摇晃,但郑景仁却没受到一丝伤害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腕骨折的右手,臂弯环过洛刚脖子,左手炎风刀捅向洛刚胸口。

    洛刚瞳孔放大,想后退却被郑景仁右臂环住脖子退不开,左手疯狂轰击郑景仁身上的大树虚影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···噗嗤!”

    拳击的声音顿住,炎风刀透过洛刚的身体从他背上刺出,他嘴角溢出鲜血,面目狰狞张口发出一声怒吼,左拳再次后拉,全身伪真气如烈火燃烧全部拥至左手。

    但未等他砸出这一拳,郑景仁便左臂发力,炎风刀紫光一闪,从洛刚胸口一路下劈至大腿。

    洛刚吐出一口热血,浑身力气离体而去,头上跳起一个大大的-500000,无力的倒在郑景仁身上。

    郑景仁右手勾住洛刚尸体,左手松开炎风刀刀柄,快速在洛刚身上摸索,摸出一个锦囊收起,再次握住炎风刀后,一脚探云腿将尸体踹向赶来的落草密探。

    落草密探接住洛刚,却发现他早已断气,再抬头看向郑景仁时,只看到一道紫色流光消失在风雪中。

    5秒过后,大树虚影消失,将炎风刀收入锦囊,拿出仅剩的三粒救命圣药,吃了一粒后血量快速回复。

    跑了数十里回头看了眼身后,确定他们没有再追来,原地停下拔出脚踝上的倒刺,拿出一件衣服撕开包扎好。

    连吃两个烧鸡,剩下一个鸡腿放在嘴里咬着,握住胸口的那支弩箭,轻吸一口气,左手发力将弩箭往外拉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随着弩箭拔出,伤口上溅射出一道血箭落在雪地,弩箭上满是弯勾倒刺,倒刺上还带着一些他的肉丝。

    郑景仁痛得脸色发白喘着粗气,怪不得这么痛,这上面的倒刺不管扎入还是拔出,都会造成恐怖的痛感。

    再次握住左肩窝上的那根弩箭,郑景仁低吼着拉出,剧烈的痛楚让他浑身冒汗。

    将两枚弩箭扔在地上,郑景仁拿出另一粒疗伤药捏碎抹在伤口上,喘着粗气站起身,抬步继续跑向西方。

    剧痛麻痹了他左臂的神经,暂时发不了多大力气,右手手腕骨折也动不了,战斗力十不存一。

    背后的那根弩箭暂且不管,等入了大漠直接去神珠绿洲找怜花,让她帮忙拔出来。

    脚上的伤口虽然没恢复那么快,但拔出倒刺后已经没这么影响速度,他边跑边拿出洛刚的那个锦囊查看。

    里面东西不多,铠甲,横刀,令牌,药,还有一些衣物和一本书。

    狼纹铠(珍品):防御力+100

    等级要求:60

    朝廷千夫长所穿制式铠甲,防御力极佳,缺点是太重,伪真气不够深厚者穿之影响行动。

    狼纹横刀(珍品):攻击力+60

    等级要求:60

    朝廷千夫长制式横刀,军中常用武器,比之普通横刀要更加轻便和锋利些许。

    令牌:铁灵军千夫长令牌,已绑定。(材质稀有)

    特技金创药:朝廷大军所用药物,对外伤恢复效果极佳。

    烈虎拳(顶尖):伪真气以特定的运转方式,让双拳硬如金铁,练至深处虎哮风随,开山裂石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将技能书收回锦囊中,脸色仍有些发白看向前方,冀州和雍州的交界——冰沙江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宽广的江面依旧是冰水黄沙翻滚急湍,那乘船的老翁在对岸悠闲的钓着鱼,郑景仁脚下不停,脚尖在岸边轻点,身形拔高跃起。

    在江面中心借力轻点一下,纵身越过这二十几丈宽的江面,落在对岸的沙土上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眼江面,继续朝大漠奔去,时隔这些时日,他已经可以横跃冰沙江了。

    当天边的晨曦洒落人间时,金晃晃的沙粒上反射着黄光,郑景仁奔行在沙漠中,双眼时不时看向周围。

    这一夜的赶路,他谨慎地下随时会有偷袭的同时,也在不断思量这段时日实力提升变慢。在雁落山若不是有樊离在,他早已被抓去抽取气运。

    但他不可能一辈子躲在别人的羽翼下,他要的是自身强大,让兰花宝典大成。

    他决定接下来要好好发扬‘花郎’这个名头,加快兰花宝典的提升速度。

    一路平安无事进入大漠深处,在第三天太阳升起之前,他再次来到神珠绿洲。

    怜花似乎早已知道他到来,站在神珠绿洲边缘的湖边,巧笑嫣然的朝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粉裙白肤,眼神妩媚动人,光滑粉嫩的双肩暴露在空气中,雄伟的饱满依旧显得那么诱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冤家竟然会来找我。”她温润的声音中似乎带着些许哀怨,像个在埋怨情郎久不来见她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郑景仁不可避免的想起当初在她闺房里香艳的一幕,走近后指了指背后的弩箭,沙哑着开口:“能帮我拔掉它吗?”

    “一来就会使唤人。”怜花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,莲步轻移的走到他身后,左手散发出粉色光晕,抚在郑景仁伤口上,右手葱葱玉指握着弩箭:“忍一忍。”

    “呲!”

    弩箭离体,郑景仁眼角跳了跳,没出声。怜花左手带着光晕轻轻抚摸他的伤口,没一会就已经痊愈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?”帮郑景仁治好伤,她将郑景仁扳过身,温柔的替他抚顺赶路弄皱的衣服。

    没等郑景仁说话,她双手环住郑景仁的脖子:“要不要留下来做我的欢喜佛,只要在这两片绿洲里,就没人能伤你。”

    她媚眼如丝,伟岸的饱满紧贴在郑景仁的胸膛,呼出的热气吹在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郑景仁清楚的感觉到胸前有两粒凸起物紧贴着他,一缕缕处子幽香钻入鼻尖。

    看着怜花媚眼如丝含情脉脉的样子,郑景仁狠狠的搂住她的纤腰,揉捏着她滑腻的腰间软肉,胸膛用力蹭了蹭那两点凸起:“我这么正经,你诱惑不了我的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