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九章 她承诺的东西
    暗夜精灵都是夜间活动,除了守卫,此刻地宫里的其他人大多都已休息。

    郑景仁身法极快,在幽暗的地宫中快速奔向通道。在通道口旁边的泥土上砸了砸,引起守卫注意过去检查后,他踩着岩壁侧身从通道闪过。

    连上两层,来到地宫第一层,此层火把较之底下两层要多,不过暗夜精灵有夜视功能,这些火把其实也就是做做样子。

    顺着感应到的灵力波动一路使用随风化影,无声无息在岩壁上走过,沿途守卫都没发现他踪迹。

    走了七八分钟,郑景仁停下脚步,伏在岩壁一处凸起上,前面不远建起围栏,围栏中间有个门口,透过门口能看到里面的光景。

    地表被打出一个圆洞,天上光芒照落,一汪闪着青幽光芒的泉水正在圆洞下方,浓郁的灵力不断扩散。

    这就是月光之泉?

    郑景仁眨了眨眼,似有所感朝来时方向看去,一个暗夜精灵走来。

    她身段极高,接近两米。两团夸张的丰满挂在胸前摇摇晃晃,看起来很是凶悍。腰肢很细,细到让人担心她会不会支撑不住上半身沉重的压力而折断。

    她身上穿着的镂衣露出大片肌肤,脸上神情冷漠,薄薄的嘴唇和狭长微勾的狐媚眼让她看起来十分诱人。

    沿途守卫目不斜视,目光不敢在她身上过多停留。

    她一路走到护栏门口,被地表上照落的光芒照到,她显得有些不愉。

    她伸手在胸口探了探,拿出一瓶药剂倒在门内的岩地,岩地显现一层魔法封印,应该就是穆尔萨家主留下的封印。

    魔法封印不断排斥和蒸发落下的药剂,升起一道恶臭青烟,当药剂全部消失时,魔法封印变得黯淡了些许。

    她嘴角勾了勾,似乎对这个成果很满意,回身走向来时的路,嘴里轻声的说:“我一定会比你更快获得月光之泉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眨了眨眼,随风化影无声无息的踩在岩壁上,紧跟着这个穿得伤风败俗的暗夜精灵,他不仅要去打探消息,还要趁机教育教育她。

    塞拉一步三摇的晃着腰肢走向房间,她的房间一直都没变化,不管是反叛动乱前,还是反叛动乱后,她的房间一直都在第一层。

    门打开,里面很宽敞,除了她睡觉的床,剩下就是各种魔法材料,以及炼金所用的瓶瓶罐罐。

    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关上门好好睡一觉,她为了炼制这个魔法药剂,已经连续几天没睡觉。

    现在药剂有成效,剩下只需大量生产,就能把那该死的魔法封印腐蚀掉,取得月光之泉。

    可是没等她关上门,一个身影走进来,替她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塞拉皱眉看着这个蒙面的暗夜精灵,手中多出两个药剂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郑景仁一言不发,抬手就是金银指和贴身十八摸。塞拉神色一惊,手里的药剂扔向面前这个胆敢对她出手的人。

    塞拉,65级,黄金boss

    郑景仁一个侧身躲开,药剂砸落在地,散出一股青烟,地面被腐蚀出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塞拉被点摸在身上,天性体凉的暗夜精灵很难忍受这种火热和酥麻,她紧咬下唇的发动手指上的魔法戒指。

    三道手臂粗细的冰棱浮现在郑景仁身后,狠狠的朝他脑后扎去。

    魔君法相一闪而逝,三根冰棱被震成粉末,郑景仁手上的动作更快。

    绕着将近两米的塞拉不断拍点,入手滑嫩似果冻,舒服的手感让郑景仁不自觉加大力气。

    塞拉想要开口呼喊求救,但她知道这只是徒劳,她自己为了防止炼金实验爆炸,在这个房间里设下了好几层魔法防御,禁音和加固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身体的力气逐渐消散,她浑身发软,长长尖尖的耳朵开始蜷缩起来。郑景仁一手金银指,一手去捏她开始蜷缩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动人**的呼声从她口中传出,她剧烈颤抖着瘫倒在地,一股动情能量从她身上散出,融入郑景仁体内,兰花宝典39%。

    郑景仁蹲下身揉捏着她已经蜷缩成一团的耳朵,让她浑身颤抖停不下来:“月光之泉怎么会被封印?”

    塞拉被揉捏得止不住颤抖,耳朵极度敏感的她们,难以抵挡别人的触碰,她打着哆嗦的开口:“那封印···是上代穆尔萨家主留下的···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,郑景仁面带微笑的拿着一瓶药剂走出,关好门后展开随风化影奔向通道。

    屋里,塞拉整个人像虚脱一样瘫在地上,脸上春意浓郁,两个耳朵又红又肿。

    月神在上,刚才那半个小时,绝对是她出生以来最舒服,也是最痛苦的时候。

    郑景仁一路回到分配好的房间,希兰和艾可米露还在熟睡,没发现郑景仁出去过。

    伸手把希兰抱起来,伪真气进入她体内游走一圈,希兰的大眼睛睁开,睡眼稀松的看着郑景仁。

    而在希兰醒来的时候,艾可米露也醒了,她看到郑景仁抱着希兰,脸色有点不自然:“你不睡觉吗?是不是希兰殿下把你吵醒了?”

    郑景仁没有回答她,而是笑眯眯的抱着希兰坐在桌子上,轻轻的揉捏着她的耳朵,希兰舒服的眯起眼,小手抓着郑景仁的衣服,嘴里细柔的说:“摸摸。”

    但艾可米露脸色却变得难看,她长长尖尖的耳朵在颤抖,手指紧紧的捏着衣服,似乎在忍耐什么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不太理解,你计划不错,只是你怎么敢向陌生人求助,还把我带到地宫来?”郑景仁两只手一起揉捏,希兰舒服得在他怀里一阵呢喃。

    艾可米露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郑景仁:“是的,我找到你妹妹,知道你正在入侵希兰的灵魂,想要控制她。”

    艾可米露闻言念了个咒语,暂时切断了和希兰的联系,她脸色一松的站起身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郑景仁笑眯眯的看向他怀里的希兰:“我想要她承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艾可米露:“月光之泉?可以,等我控制了希兰,给你一半月光之泉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摇了摇头:“我说,我想要她,承诺的东西。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艾可米露脸色冰冷:“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。这可爱的小天使,哪里是你这蛇蝎心肠的人比得了的?”郑景仁举起呆萌可爱的希兰,一副理所当然的开口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