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六章 然后呢?(第四更)
    看了不到十分钟,他还没研究出该去哪练级,一股熟悉的法则境气息便朝着此处快速靠近。

    疑惑的收起地图朝门外走去,那股法则境气息刚好停在门口。拉开门,冒险者工会的那个老者就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见这老头不说话,郑景仁明知故问的开口。

    老者对着郑景仁笑了笑,右手在脸上掀起一块肉色面具,露出下面的五官,黄皮肤黑眼珠,赫然也是一个东方人。

    “我姓陈,叫我陈老头就行。你来工会阅览室的时候,我就觉得你的气息很奇特,后来看到你杀卢克和城主的时候,才知道原来你也是九州人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颇为惊讶的看着陈老头,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一个九州老乡,而且看情况似乎在冒险者工会里地位不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其实来找你是有件事想让你帮忙。”陈老头看了眼屋内还亮着的魔法灯,说话的声音很小。

    郑景仁走出两步关上门,疑惑的道:“什么事?另外你在冒险者工会地位不低吧,怎么想着来找我?”

    陈老头颇为谨慎的左右看了看:“我找到一个次神遗迹,里面火焰气息还很浓郁,不过单凭我自己进不去,想找你一起去这遗迹。至于找你的原因,你也看得出来我修的不是九州功法,是骑士大陆的法则路子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他把面具贴回脸上:“如果找骑士大陆的人去,有能够增加法则领悟的遗宝,到时候肯定要和他们分享。不过你是九州的功法,你不需要这些,所以我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听完后觉得这理由勉强说得过去,但他不怎么相信这个陈老头,贴着个面具潜伏在骑士大陆里,天知道他的真实意图是什么。

    相比起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这个说法,他更相信老乡见老乡,背后捅刀枪。

    陈老头见郑景仁沉默不语,略显着急的开口:“我以前探险的时候受过伤,被削减了寿命,若是不能早点突破恐怕就没几年可活了,到时候进去除了有关法则领悟的东西,其他都归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实说郑景仁觉得不怎么样,他现在最想做的是升级,身外之外的装备他差不多齐了,就差条裤子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是次神遗迹,他考虑是不是提前跟这人先去探一探,好为以后前往沼泽之主的宫殿积累经验,毕竟这陈老头是个老油条。

    郑景仁看了眼陈老头脸上着急的神色不像作假,沉吟着开口:“你先说说那遗迹是什么样,我再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陈老头犹豫了一下:“那是上古火山之神的遗迹,他陨落于4万年前的神战中。外面守卫众多,内中魔法机关多繁,我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火山之神···”

    郑景仁轻念一句,和之前他发现的沼泽之主是死对头。沼泽之主的陨落可以说有一半是因为这个火山之神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等我几天,我这暂时走不开,到时候我去冒险者工会找你。”郑景仁思虑了一会,还是决定陪他去一趟。

    知道这是沼泽之主的死对头后,加深了他想要去的念头,要是能在里面拿到点针对泥沼宫殿的东西就值了。

    陈老头闻言脸上露出喜色:“好的,那你抓紧。卢克王子死在你手里的事瞒不了多久,奥丁大帝虽不止他一个孙子,但为了面子肯定会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波及的娜娜克罗?”郑景仁闻言眉头直皱。

    “这个应该不会,奥丁大帝虽好面子,但很少会波及他人,况且她还是人类王国唯一的一个圣手裁缝。”陈老头说完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郑景仁沉默片刻拉开门回到屋里,洗了个澡后,只穿了一件裤子爬上娜娜克罗的床,从背后搂着她柔软身躯闭目睡去。

    娜娜克罗睡得正香,被搂得黛眉微皱似乎要醒过来,不过鼻尖传来的香味以及背后的温暖怀抱让她微皱的黛眉逐渐平复,神态安然的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天天刚亮时,生物钟准时叫醒娜娜克罗,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感觉鼻尖有自己的汗味和一股好闻的兰花香,背后似乎有个温暖的暖炉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眼,原本娴静的她吓得睁大眼就要惊呼,但她身后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睁开眼,狠狠的吻在她柔唇上。

    她惊羞之际下意识的想要推开郑景仁,可郑景仁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搂着她娇躯,让她的挣扎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直到她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,郑景仁松开了她的嘴坏笑道:“接着睡,一会醒来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她嫩唇微嘟,眼似嗔羞的瞪了他了一眼,卷起被子保护好自己的身体:“坏蛋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那可爱劲,郑景仁轻笑两声,出了主卧进入厨房开始鼓弄他上辈子宅男时期拿手的菜···

    当娜娜克罗再次睁开眼时,她舒服的伸了个懒腰,将浑圆的上围凸显得十分诱人,被子里还存留者一丝淡淡的兰花香,她把头埋在被子里轻轻的嗅了嗅,起身打开房门走出主卧。

    空气中传来令人唾沫分泌的香味,她情不自己的咽了口唾沫,听到大厅里郑景仁的声音:“醒了就赶紧来吃吧,吃完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她抬步走过去,看到桌上浓香四溢的煎牛排,三个煎鸡蛋和一碗燕麦粥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手。”她脸上露出娴静的轻笑,心里有种暖意流转。

    这个对外人冷酷无情,对她却温和暖心的男人,让她很是喜欢。

    坐下来吃了几口,味道很不错,正当她想抬头夸赞时,郑景仁的声音传来:“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娜娜克罗原本吃着东西都微勾的嘴角逐渐平复,放下叉子看着他平静的开口:“去哪?”

    郑景仁脸上一阵变换,变成了他原来的模样,没有之前英俊帅气,不过更显阳刚:“这才是我真实的样子,我是九州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···然后呢。”娜娜克罗愣了愣,轻咬着下唇开口。

    郑景仁没想到娜娜克罗居然可以这么平静,不过她本身也是个娴静的姑娘,笑了笑道:“然后你就在这乖乖的等我回来,把你娶回九州。”

    娜娜克罗眨了眨紫色的双眸,低下头喝了口燕麦粥,柔顺的应了句:“嗯···”

    时过中午,郑景仁脸上变回那张帅气的英俊脸前往冒险者工会,找到了陈老头后,二人出了艾萨拉城,一路往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