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三章 那一声“老妹儿”
    古河护符亮起清光,挡下声音中夹含的灵魂攻击,但却挡不住那直入人心的奇异歌声,郑景仁身体微微颤抖,仿佛下一秒就要随着歌声起舞。

    奥丁大帝双眼赤红,身形化作金光射向加保利亚妖王,双手握着大剑状若疯狂的一阵劈砍,嘴里狂吼着:“闭嘴!闭嘴!···”

    但歌声没有停下来,反而多了一些“嗙嗙”的节奏音。

    加保利亚妖王眼含**,嘴角带着邪魅笑容,低沉性感的音符不断从他嘴里发出,双手拍在劈砍来的大剑剑身上,拍得大剑连续不断发出节奏音。

    郑景仁的身体终于控制不住开始微微扭动起来,不管他内心如何抗住,但这种蕴含了音之法理的音调传播在空气中,以他目前的实力还抗拒不了。

    “比例的嘛嘛撸保蛋···”这句古怪的音符响起,郑景仁的双手不受自己控制,开始在自己身上自摸对对碰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直面加保利亚妖王的奥丁大帝精神世界受到严重干扰,在音符中逐渐沉沦无法再维持圣光领域。

    他心中念头疾转,与其领域被破后更加难以抗拒歌声,不如直接引爆圣力,这么近的距离加保利亚妖王也会受伤。

    双眼赤红的他一声暴吼,身上圣光太阳炸开,恐怖的爆炸力将外围的郑景仁炸飞出去,空间一阵扭曲波动,地面凹陷呈圆弧往外扩张。

    加保利亚妖王的歌声被截断,传出一声低沉的闷哼。

    郑景仁身上衣服全部被圣力烧毁,头上跳起一个大大的-320000。

    摔在地上的他连衣服都顾不得穿,爬起身从锦囊里拿出一瓶药剂往嘴里灌,光溜溜的身子转身就跑,差点没被余波直接炸死。

    “哇!”药剂入口下喉,火烧火燎般的痛感从喉咙上传来,痛得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沙哑的低呼,血量快速恢复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想拿从女盗贼那里换来的‘鲁尔的生命药剂’,结果拿到这了‘痛苦扼喉’。

    而经过加保利亚妖王的打岔,他体内真气已经恢复过半,身上紫光闪耀速度暴涨远离二人的战场。

    加保利亚妖王和奥丁大帝的对战还在持续,二人边战边朝郑景仁逃离的方向飞来。

    金虹和粉霞纠缠间撞在一起,发出巨大的“嗙嗙”声,圣力和音波一路肆虐,将地面打得坑坑洼洼。

    郑景仁瞥了眼快速接近的二人,他们气息都有所下降。

    奥丁大帝身上的蓝色王袍皱纹密布,颜色黯淡,看起来原本也是一件装备,不过此刻可能已经损坏,头上的王冠虽然歪了,但仍是金光闪耀。

    加保利亚妖王身上的貂皮氅衣被炸毁,露出他一身蜡黄色的肥肉,脸上的浓妆被抹去大半。

    心中思量稍许,郑景仁脚下不停,双手拿出地图,找到最近的城镇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奥丁大帝身为人类传奇,不可能带着加保利亚妖王打到城镇去,毕竟他们出手威力太强,稍不注意就会毁掉一座城池。

    奥丁大帝愤怒的咆哮不断响起,但他甩不开加保利亚妖王的纠缠,只能跟在郑景仁后面一路飞行。

    人和神器都是他必得之物,人要是加入了他的大军,神器还能跑得了?

    若是面对别的传奇强者,他不会如此失态,但他在未踏入传奇境界之前,曾经“被”加保利亚妖王唱过一次。

    那一次,承受不住音之法则的他与郎共舞,引吭高歌,和加保利亚妖王在冥火丛林唱了三天三夜,其间发生的种种一度成为他的噩梦。

    直到他踏入传奇境界后,这个噩梦才逐渐消退。

    他想过去报仇雪耻,但最终没敢去,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再次碰上这个妖王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现在的他,就算抵抗不住音波也能够及时爆开领域,不至于让二人陷入魔性的洗脑歌声中,然后做些没羞没躁的事···

    郑景仁一路前奔,两道光芒追在他身后交战不止,余波落在地面炸得泥土飞扬,让他有一种正在穿越雷区,时不时会有导弹天降的错觉。

    两天两夜的不停的穿越战场后,精神一直紧绷的郑景仁脸上动了动,前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一个小黑点。

    和加保利亚妖王一直大战过来的奥丁大帝脸色大变,他边打边吼:“停下!否则吾现在就拍死你!”

    郑景仁充耳不闻,继续前奔。一路上这奥丁大帝被加保利亚妖王纠缠得烦了,不是没想过一掌拍死他,然后拿了神器离开。

    但郑景仁一直绷紧着精神感应二人的气息波动,奥丁大帝刚出手他就躲开,一路上躲了好几回后,再听到这种威胁他都懒得理会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混蛋,滚开!”眼见离城镇越来越近,奥丁大帝急躁的收起大剑欺身而上,双拳戴着两个拳套对着唱了两天两夜的加保利亚妖王砸去。

    澎湃的圣力在空气中如水波荡漾,眼含**妩媚的加保利亚妖王嘴里歌声更加嘹亮,双手粉光缠绕打拍在砸来的拳头上,让空气震荡出节奏极快的音波,将澎湃圣力完全挡下。

    强攻不下,奥丁大帝舍身化作金虹飞向郑景仁,将后背完全暴露在加保利亚妖王的眼前。

    之前他不敢将后背暴露给加保利亚妖王,那是一种永久性的恐惧。但现在郑景仁快要进入城池,他心中的贪念终于战胜恐惧,不管不顾的飞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加保利亚妖王脸上邪魅的笑意大盛,双手在身上的蜡黄肥肉上猛力拍落,低沉性感的音线徒然传遍八方:“老妹儿~”

    他两天两夜不停的欢唱,就是让歌声不停的腐蚀深入二人心灵,然后用这声“老妹儿”完全引爆出来。

    已经冲到城镇近前的郑景仁浑身一颤,嘴里控制不住开腔哼唱,双手在身上一阵乱摸,前奔的双腿像在打节拍一样快速在原地踩踏。

    奥丁大帝则是直接砸落在地上,加保利亚妖王的精神攻击一直对着他,腐蚀深入程度远超郑景仁数十倍,这一刻他想起了在冥火丛林欢唱的场景。

    似乎···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呢?

    他身体止不住的扭动,嘴里小声的哼唱。

    嗯···客串该结束了···?嘿嘿嘿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