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七章 靠山(第三更)
    双胞胎姐妹花戚戚然的相互抱着哭了片刻,村头那股真境气息波动鼓荡,快速朝村尾奔来。

    郑景仁真气包裹全身,隔绝掉他人查探同时全力收敛自身气息,以免被同境界的人发现他的真实性别。

    几息后,一道青光落在门前。一个中年女人提着那丑女落在门前,阴鸷的眼神看着门口的两姐妹。

    她身上穿着的衣物和丑女相似,都是布料极好的绸缎。她身材高大,颧骨极高,眼窝深陷,嘴唇厚而宽,显得有几分呆板偏执,身上气息略有起伏,似乎刚刚突破真境不久。

    丑女脸上眼泪鼻涕横流,被秦玉煽肿的脸此刻亮红亮红的,不知道被那一巴掌抽掉了多少胭脂水粉。

    像小孩子打架输了跟家长告状一样,她指着秦玉哭骂:“秋姨,就是秦玉,她刚练出内力就打我,你可要帮我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秦月秦玉两姐妹看到来人,脸色微变心有俱意的退了退。

    不过秦月心思要比秦玉沉稳许多,她把妹妹秦玉护在身后,强忍心中恐惧上前一步:“秋姨,我和玉儿已经练出内力,芙蓉辱骂我们娘亲,玉儿气不过才会动手。”

    秦玉心中对这秋姨极为害怕,她和这芙蓉一样,都不喜欢她们姐妹俩。仗着修为高护着芙蓉一直欺辱她们,所以秦月一开口就先把她们练出内力的事说出来,好让她心存忌惮。

    “有内力就可以打人吗?!你们那短命娘本来就死得早,我有说错吗?”芙蓉哭骂着指着她们,另一手抓着秋姨的袖子用力摇摆。

    秋姨阴鸷的眼神闪了闪,她目光看了眼村里,一大早的还没人起来。犹豫片刻,她抬手抽在芙蓉的脸上,将她抽倒在地,抽得芙蓉满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她一左一右两边的脸都高高肿起,痛得眼泪根本止不住的哭叫:“秋姨你为什么打我?”

    秋姨寒若冰霜的盯着秦月和秦玉:“你乱叫什么,秦家姐妹根本没练出内力,你一大早跑人门口辱骂别人娘亲,不打你打谁?”

    芙蓉狭长尖细的双眼愣是给瞪大了,她指指秦玉,又指指自己被煽肿的脸:“这这这,秋姨,她们真的已经···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秋姨身上真气臌胀,冷冷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芙蓉双唇嚅动,却是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秋姨目光抬起转向秦玉:“虽然芙蓉辱骂你们娘亲不对,但你们小小年纪就如此心思歹毒,没练出内力还假装练出内力哄骗芙蓉,出手如此狠辣,不得不惩戒一番。”

    秦月脸色微变,立刻就明白秋姨的意图,护着妹妹连连后退:“秋姨,我和玉儿的确练出内力了,你若废了我们内力,到时候村里一样能检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呵,两个废人,到时候谁会在乎?谁会为了两个废人得罪我这真境?”秋姨阴鸷的眼神在二女绝美的脸蛋上游离不定,若是可以,她更想毁了这两张比她美了数十倍的面孔。

    秦玉愤愤的在秦月后面探出头叫道:“你要是敢这样,就算我们被废了内力,我们也会去灵珑山庄告发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恐怕你们还没走到灵珑山庄,就已经被年兽叼走了。”秋姨听完原本的冷笑直接变成大笑。

    被抽翻在地的芙蓉此刻也反应过来,嘴里连连出声:“对对对,她们没有内力,秋姨你们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们。”

    秋姨没理会芙蓉,右手弓曲成爪,隔空抓向挡在前面的秦月,青色真气凝结成一只玉爪,直探秦月丹田。

    她不单要废了她们,还要将她们打成重伤垂死,大不了顶着村里的责罚,两年没有灵元丹的修行资源而已。

    一抹无形的刀意斩过,玉爪被凌空斩碎,郑景仁跨步挡在秦月面前,直视面露错愕的秋姨。

    这屋里居然还有一人?

    秋姨错愕着上下打量郑景仁,这人气息内敛,身上裹着一层真气,什么都感应不出来,看样貌不是本村的,身材颇为高大,穿着也奇特,玄天阁那边的人?

    她脑海中迅速作出判断,阴鸷的眼睛眯起盯着郑景仁:“你是谁?这不关你的事,别来管我们村的事。”

    秦月和秦玉这时才想起同样是真境修为的郑景仁还在屋里,脸上露出欣喜的笑意。

    被长久以来压迫的秋姨逼到门前,加上郑景仁全力收敛气息站在后面不出声,她们都忘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郑景仁眼神冰冷的看着秋姨,右手五指并作手刀,抬手斜劈。身上蠢蠢欲动的刀意顺手而出,和黑紫色真气凝成一道撕破空气的紫黑刀光。

    连乾算子说这里有多少修为深厚的女人都不用考虑,捅了马蜂窝又怎样,这种恶毒之人不杀留着浪费空气么?

    秋姨脸色大骇,这人随手斩出的刀光都能让她闻到死亡的气味。她双手结成宝瓶印,身上青光大盛,一个气息高远的朦胧天女浮现在她身后,手里端着一个宝瓶。

    “咔!”紫黑刀光被挡下,朦胧天女手里端着的宝瓶也裂出一条条缝隙。

    秋姨心中惊惧更甚,但她知道逃跑时把后背暴露给敌人是最蠢的。没有掉转回头,她直接抬腿疾退,天女身上飘摇的丝带横抽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但还没等她退到村道上,风声大作间只见一道紫黑光影一闪而至。

    戴着指环的左拳伤覆盖着咆哮的紫黑虎头,一拳砸碎朦胧天女手里的宝瓶,力破万钧般轰在她小腹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秋姨双眼圆睁凸出,张口喷出一口热血,腰背后弓像只煮熟的虾米,擦着地面一路翻滚不断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拳直接打碎了她的丹田,她身后的朦胧天女快速消散。没等她身形停下来,郑景仁曲指弹出一道透明刀意,头也不回的走向秦月姐妹。

    真男人,从不回头看死人。

    那道透明刀意准确划过翻滚中秋姨的脖子,她脸上的痛楚和惊骇尚未散去,眼中的神采已开始消散,尸体继续翻滚了近百米后才停下。

    秦月秦玉双手捂着小嘴,看着那被一拳砸飞的秋姨,脸上有恶人得到报应的快意,也有一点不敢相信。这个欺辱了她们这么久的女人,居然就这样被打败了?

    她们刚刚练出内力,还看不到翻滚远的秋姨已经死了,还以为只是被打得无力爬起而已。毕竟一拳砸飞上百米,视觉上的冲击极大。

    一旁的芙蓉呆若木鸡的看着郑景仁,鼻涕留到嘴边仍自不知。

    她这么多年来的靠山,同仇敌悍,讨厌好看女人的那个秋姨就这样输了?

    片刻后她指着郑景仁尖声大叫:“你完了!秋姨大姐是灵珑山庄的护法长老,灵珑山庄一定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隔空挥手横抽,将芙蓉那肥大的身躯抽在空中旋转365度后才落地,落地时她已经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这张臭嘴,还是交给秦月秦玉姐妹来处理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