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二章 傲娇
    是夜,微风吹拂,带来阵阵处子幽香。

    郑景仁坐在院子的石桌前,查看石月花遣人送来的丹药。

    还魂丹:救命神药,解百毒,服下后只要身体要害部位没有缺失,皆可复原。

    醒神丹:服之可加快法相与天地沟通呼应速度,并让法相与肉身融合加快。

    这两枚丹药算是石月花给郑景仁的额外报酬,其中也有拉拢的意思,看这丹药能否让郑景仁动心留下。

    把玩了片刻,随手将两个玉瓶收进锦囊里,郑景仁闭上眼徐徐运转体内真气。

    这么大规模的频繁吸收动情能量,他体内动情能量还没那么快转换过来,全部吸拢在丹田周围,真气将经脉撑得鼓鼓胀胀,有种吃撑的感觉。

    魔君法相自动浮现在身后,疯癫中带着些许冷然,丝丝缕缕的凌锐刀意扩散向四周。

    法相上前一步,高大身体逐渐缩小,紫黑色身躯过半融入郑景仁体内,郑景仁只觉天地间灵气元素变得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白色氤氲的灵气覆盖天地,中间游离着各色元素,念头一起,周围的灵气和元素快速朝他聚拢,周身泛起如沐温水的感觉。

    保持这种状态将近十分钟,魔君法相的身体缩小一圈消隐不见。

    郑景仁轻吐一口气,体内那种吃撑的感觉消失,功法运转的速度加快,逐渐消化聚拢在丹田附近的动情能量,化成一股股真气流转至四经八脉。

    片刻后,郑景仁睁开眼,目光看向院子的门口,皎白月光映照出一道影子,那影子不知什么时候已到这里,只是见郑景仁在运转功法才没有进来。

    抬手在石桌上轻轻敲了敲,发出“嗒嗒嗒”的声响,门外的影子动了动,片刻后走进来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,惜云。

    她脸上有点扭捏,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好意思开口。

    郑景仁嘴角勾起,挥指隔空在地面写出几个字:你也想按摩一次?

    字迹在月光下清晰可见,惜云脸上飞起两抹薄红,看到郑景仁嘴角的笑意颇为羞恼的开口:“我只是想试试,看你是否有暗中做什么手脚,你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嘴角的弧度扩大,咧嘴无声的笑了笑,抬手真气臌胀抹平地面,再挥指写到:过来吧,我给你单独开小灶。

    惜云咬了咬牙,上前一步坐在郑景仁对面,有些期待又有些羞意的闭着眼。

    看了一天庄里女人春意高昂,娇媚似水的模样,加上耳边一直缭绕不断的媚叫,让她回到自己闺房中心神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那种滋味到底是怎样?真有这么好吗?能让庄里的女人尝过一次还想去第二次,这让她如同心如猫挠,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就在她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,她胸前的柔软忽然被人轻轻点过。

    如同蚂蚁轻咬的瘙痒瞬间扩散,快若电光般刺激向脑海,让她忍不住伸手抓向那只一点即离的手,想让它狠狠抓捏在柔软上,缓解那股瘙痒。

    但她闭着眼心思紧张,一下没抓住,那只作怪的手已经来到了她的腰侧软肉,指间再点,这一次扩散的不止是瘙痒,还有酥麻,层层叠叠让人身体发软。

    惜云身体扭动,鼻腔中发出阵阵轻哼,双手无意识的想要抓住那在她身上作怪的手,但缕缕抓空后,身体火热的同时,浓浓的空虚感来袭,脑海不可遏制的浮现想让人揉捏,挤压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那双手太过灵活,她每次都差之毫厘没能抓住,难受不已的嘴里发出低泣般的轻吟,右手横压在她自己胸前的柔软上,双眼不知何时已经半眯着张开。

    脸色从原本的羞红,变成了深色的潮红,樱桃小嘴不断喷吐的香气,吹在近在咫尺的郑景仁脸上。

    郑景仁看着惜云的自摸对对碰心中暗笑,并起剑指的双手换成贴身十八摸,“啪啪啪···”

    一阵密集的拍击声响起,仿佛直接拍在惜云心坎上,身体原本的瘙痒和酥麻被无限放大,还在原来的基础上加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每寸肌肤都在颤抖,酥麻瘙痒的快感在雪白的肌肤上激起一层细细的小疙瘩,她忍不住放开嗓子轻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春意似水的媚音回荡在山庄高处,但惜云此刻已经什么都不知道,她只觉得自己身体快要被痒死和烫死,层层叠叠波浪般的快感刺激得她头皮发麻,让她忍不住倒向面前的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探手横揽,一手拍鼓手轻飘飘的拍在惜云的软臀上。

    “啪···”

    “唔~”

    惜云半眯着的双眼徒然睁大,娇弱可人的媚脸上冒出一层细汗,双手死死搂着郑景仁猛地张嘴咬在他肩上,身体像摆子一样剧烈颤动,软臀下的石凳被一层水迹打湿。

    郑景仁真气覆盖在肩上,以免她咬在元素之甲上把牙齿崩掉,兰花宝典达到76%。

    好半响,双眼仍自有些发直的惜云从郑景仁怀里离开,她脸上余韵未散,时不时轻舔嫩唇,月光下显得湿润诱人。

    被拍鼓手拍得瑟瑟发抖的大腿缓缓站起,她脸上再无半分羞涩,全是娇媚动人的美态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后吐了两口气,看向似笑非笑的郑景仁:“不然你就别去当死士了,你肯定打不过的,留下来吧,这里那么多丹药,堆也能帮你堆到虚道境。”

    她食髓知味,体验过那令人难忘的快欲后,此刻一点都不想郑景仁去送死。

    郑景仁笑了笑,朝她勾勾手。惜云好奇走过来,却被郑景仁猝不及防的捏在胸前的柔软上,隔着裙衣和肚兜,入手软弹q劲,充血凸起的o头坚硬得像个小石头。

    惜云被捏得心跳加速,余韵未过的她身体发软娇哼一声,但此时郑景仁抽身退后,转身走进院子里的厢房。

    留下不知所措的惜云站在原地,她只觉那只火热的大手离开,自身也仿佛陷入了无限的空虚中,那只大手像是再次燃起了她心中的火焰。

    再看地面,郑景仁不知何时留下了一行字:等我回来再给你开一次小灶。

    “这混蛋赶紧去死!”

    她低骂一声,捂着心口转身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天色尚未大亮,郑景仁换了一身玄女界的古老服饰,化作紫黑流光奔向秦月秦玉姐妹所在的村子,确认她们没遭到什么报复后,转奔向西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