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六章 死!(第一更)
    紫黑流光逆冲而上,挥手斩出绚丽耀眼的四色刀光,冲天刀意融入刀光,周围一切变得萧杀寂寥。

    陆芳清的火焰世界带着玄女界的法理轰然砸落,天地灵气在暴动,条条规则加身,整个世界都仿佛在针对逆冲而上的郑景仁。

    蓦然,耀眼的四色刀光斩进火焰世界。

    “bong!”

    剧烈的爆炸声从仙器阁传向四面八方,火焰与刀罡从仙器阁的门口、窗口、缝隙中钻出腾起,五层高的仙器阁轰然坍塌,化作一片火焰灰烬。

    距离近的人被虚道境庞大的威压压得无法动弹,眼睁睁的看着那火焰席卷在身上。

    一道青色光影在火焰中飞腾而起,飘飞在仙器阁的废墟上,目光惊怒交加。

    她手中的赤红长棍被斩成两截,自胸口到盆骨被斩出一道燃烧琉璃赤火的刀痕,丝丝缕缕的锋锐刀意不断侵袭进入她体内,痛得她面目扭曲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完全没了女战仙的出尘气质,像个被人揪到痛处的疯婆子。

    她能感应到,和她硬刚对拼一记的贼人还没死。这简直超出她的想象,别说普通真境,就是真境巅峰在刚才那一棍下也会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而且,最让她无法理解的是,一个区区真境,怎么能引动法则之力?他练的究竟是什么功法,感悟的是何种真意。

    挥手将断成两截的赤红长棍甩向那尚未死去的气息,两根赤红棍带起红色火焰,恍若天坠流星般扎落。

    燃烧的废墟砖木动了动,两根赤红棍直接没入地下,不知深入几许,但却没有扎中从废墟中站起的郑景仁。

    他上半身的衣物不知是被刚开始的火焰世界烧毁,还是被强大的力量撕扯烂,露出一件光芒流转的精美甲胄,薄薄的紫黑色真气环绕周身,将周围的火焰排开。

    他右手扭曲反折骨断,右肩甚至都隐有塌落,但面上不见半分痛色,反而带着癫狂笑意对天上的陆芳清仰头大吼:“再来!”

    脚尖轻点,身形再次逆冲而上,惨烈狂躁的气机扩散令人心生惧恼,令人愤愤不安,心头似有万千愤懑,直让人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疯魔真意双眼如两枚黑色宝石,被陆芳清搅得像沸水一样混乱的天地灵气像被吸摄而来,真意的体型不断缩小,近乎全部融入他体内,只在外面还有薄薄一层。

    原来穿了仙甲,怪不得如此耐打。

    陆芳清眼中露出了然之色,手中摸出两根短棍,俯身下冲,一手橘黄火焰,一手扭曲空间的巨力,朝着逆冲而上的郑景仁挥出漫天棍影砸去。

    郑景仁身上气运黄龙盘绕,右手无法动弹,面对漫天棍影,他左手并作掌刀,凝聚到极境的刀意附于其上形成一把透明薄刀,一条条刀道法理规则显现。

    气运黄龙咆哮一声,盘旋缩小卷在透明薄刀上,惨烈与萧杀气息扩散,锐利的锋芒令快速靠近的二人脸上出现道道血痕。

    漫天棍影袭身,郑景仁开启‘娜娜克罗之心’的绝对防御,浑身皮肉骨骼像是要被敲成烂泥,血量快速下降,剧痛不断侵袭大脑,眼中癫狂更盛,二人交错的一瞬,对挥砸短棍不管不顾的他举臂横扫。

    陆芳清心中一惊,挥舞出的漫天棍影消散,将两根短棍挡竖挡在身前,但那手臂上的透明刀刃恍若天刀,带着无尽的锋芒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陆芳清眼中的世界一歪,开始天旋地转的朝下放摔落。

    这是···怎么了?

    陆芳清最后的意识消散,身体和头颅分开撞在火焰废墟中。

    郑景仁身形借着余力冲天而上,胸膛快速起伏,一道升级白光亮起,等级提升69级,血量瞬间回满,身上的伤势尽复。

    东方的天际照出第一缕晨曦落在他身上,他身在半空猖狂大笑,俯瞰下方一众真境:“还有谁!?”

    低沉猖狂的男子嗓音响彻四方,远远的飘荡在早晨的淡金晨曦中,惊起一群早起鸟儿。

    一众真境无人敢答,静悄悄的看着被淡金晨曦照耀的猖狂男子。虚道境都死了,她们上去找死么?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畅快无以复加,虽然是有两件宝甲和刀意辅助,另加疯魔真意感悟突破,才让他正面怼翻虚道境,但这种感觉是真的爽。

    特别是喊出这句‘还有谁’,下方无一人敢回应的时候更是将这种爽感推到了顶峰。

    倏忽间,此方天地风起云涌,三十六颗耀眼白星不知于何处宇宙穿射出磅礴星力,聚成一道极白光柱朝他轰落。

    光的速度有多快,郑景仁不知道,而人的潜意识有多快,他也不知道,他只知道他下意识的开启了元素之甲的‘空间转移’技能。

    一个灰蒙蒙的次元通道出现在他头顶,极白光柱落下,尽数被这次元通道转移到不知哪方空间去。

    玄天阁第九层区域唯一那座阁楼里,玄天阁阁主目露惊骇的看着极白光柱下的郑景仁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手段,竟能将星力转移?

    感受着上方那恐怖的星力波动,郑景仁后怕的看了眼第九层方向,自由之翼在背后展开,化作青白流光飞向东方,留下一道青色风影。

    玄天阁阁主目露厉色,不断操控极白光柱落下,但自由之翼的速度太快,凭她真境巅峰的修为操纵三十六天罡大阵已是极为吃力,想射中极速飞行中的郑景仁,却只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她不甘的砸了砸三十六天罡大阵的阵盘,低骂一声“该死”,快速在身上窍穴点过,身上气息暴涨,隐隐有种虚道境的感觉。

    玄天阁培养出来的打手死了不是说,若连最顶尖的两件仙器也丢了,这让她如何去面对玄天阁的列位师祖。

    她双眼青芒暴涨,借着损耗寿元的秘法,双手按在阵盘上,天上汇聚的极白光柱如繁星骤雨般朝郑景仁落下。

    郑景仁心头没来由的产生一种即将死亡的危机感,毫不犹豫发动自由之翼上的‘风行万里’技能。

    缭绕在双翅的青色狂风徒然旋转,双翅轻振形成一股横向螺旋青风,眼前的一切快速倒退,密集如雨的极白光柱紧随其后落下,但却差之毫厘无法轰中他。

    玄天阁阁主发根开始变白,原本年轻的面容出现皱纹,她眼中青光更胜,嘴里发出苍老的低吼:“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