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七章 春蚕到死丝未尽(第一更)
    心神大海中,幽蓝色光点和紫黑色光点碰撞接触,相互吞噬。

    无情真意的幽蓝光点只在遵循本能吞噬和蚕食郑景仁的心神大海,分散作战,郑景仁则控制每三个紫黑光点为一个单位,包围一个幽蓝光点吞噬。

    虽说幽蓝光点质量高,吞噬能力强,但它此时只遵循本能在吞噬,没有无情真意的控制,它们连连被紫黑光点吞噬。

    每吞噬一个幽蓝光点,都会让紫黑光点变得越加明亮,他的魂魄精神也变得更加饱满。

    但吞噬也不是一帆风顺,紫黑光点也难免有被吞噬的时候,每个紫黑光点被覆灭或被吞噬,郑景仁都觉魂魄和精神在消逝。

    吞噬和被吞噬之间的平衡他把握得很好,每被吞噬一个紫黑光点,他就已吞噬了两个幽蓝光点。

    随着吞噬增加,他的魂魄和精神越发饱满涨痛,紫黑光点开始分裂增加,再生的速度比消耗的速度要快一倍。

    无情真意在外对付老书袋,连续被吞了数十个幽蓝光点后,他才有空腾出部分心神转移到心神大海:“就凭你也妄想能吞掉我?”

    大量的幽蓝色光点从幽暗中闪出,将数量明显不占上风的紫黑光点逐渐包拢,似要围剿蚕食。

    而外界中,无情大道仿若天地洪流,卷着潮汐大海和无情的规则法理,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追溯空间通道冲刷在老书袋身上。

    老书袋腰杆笔直,丰神俊逸的面容不见半分痛色,一身儒道在无情大道的冲刷下不见消融,反而越发蓬勃。

    他嘴角溢出的鲜血不曾停,明亮的双眼极为瞩目,他一步向前,抓在郑景仁肩上的手臂缓缓后拉,中正平和的轻言: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。”

    似圣人言,又似天地至理。

    “轰···”

    九州大地上升腾起的文人天柱暴增,后面出现的这些文人虚影,他们没有流传千古的大儒诗文,但他们有一身文人铁骨,一生不曾不向权贵低头。

    一身文人凌傲气,百年千载未曾消。

    这些文人天柱的浩然正气凝聚成一股,没有飞向青莲学宫老书袋身上,它们直透层层空间来到无心界域,来到龙卷盘旋的无情峰上空。

    它们没有丝毫停顿,带着从不向权贵凶恶低头的傲骨凌气,化作一个牵动天地大势的拳头砸在无情真意的云彩面孔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云彩面孔连复原的机会都没有,被牵动天地大势的拳头打消,无情峰上的无情大道豁然停顿,连天接地的灰蓝龙卷开始溃散。

    纠缠在郑景仁和韩湘玉身上的灰蓝锁链断裂,脑海中正在围剿紫黑光点的幽蓝光点一阵消融黯淡,无情真意痛楚的咆哮回荡脑海。

    紫黑光点反守为攻,立刻反扑变得黯淡了许多的幽蓝光点。

    老书袋抓着郑景仁肩膀的手从虚无中拉出,将郑景仁和韩湘玉从无心界域中拖回青莲学宫。

    郑景仁一从无心界域离开,无情大道的显化立刻消弭隐藏世间,等待下一次有人以无情之道突破道境才会再次显化。

    韩湘玉承受不住太上无情法理规则的波及,脸色冰冷昏迷过去,此刻软绵绵的挂在郑景仁身上。

    老书袋抬起手中的白光戒尺点在韩湘玉额前,口吐轻言:“文可正人心,清邪念。”

    渗入韩湘玉身上的无情真意快速升腾消散,气息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老书袋将目光转向郑景仁,他身上的气息不可避免的出现衰败,融入体内的儒家法相开始化作点点白光升起。

    李随风双目赤红的跪倒在地,看着那丰姿神韵的儒家书生,双手紧握嘴唇颤动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老书袋明亮的双眼看向郑景仁,化作光点消散的儒家法相卷起漫天浩然正气,汇聚于手中戒尺,轻触郑景仁额前: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”

    “轰轰轰···”

    郑景仁的心神大海像是腾起无数爆炸,天雷滚滚般的声响回荡脑海,无数白光细小文字涌现在昏暗脑海中,迅速撞在无情真意的幽蓝光点上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

    无情真意的痛嚎听起来让人头皮发麻,仿佛有人在对他抽骨拔髓。幽蓝光点本就已经昏暗不少的光芒,变得更加黯淡,对郑景仁紫黑光点的吞噬再难抵挡···

    点出这浩然尺,老书袋中正平和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笑意,转眼看向跪倒在地的弟子:“这句话,不仅给他,也是给你。以后青莲学宫交给你了,须得自强不息,莫再颓废光阴。”

    李随风双手十指不知何时已陷入地面泥土,跪在地上垂着头双肩剧烈颤动,不敢看那化作光点消散的儒家书生,只能垂着头不断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老书袋嘴角含笑,平和明亮的目光注视着不住点头的李随风,身上光点升起消散的速度更快,张口轻声念诵: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···”

    念着《正气歌》的词句,他身形溃散,化作纯白光点升腾消散于无形,浓郁的浩然正气如春洒人间般落向青莲学宫,落向九州。

    青莲学宫里的粉莲快速衰败掉落,落入水中化作养料,滋润底下的根茎。

    粉色莲花凋零,但青色莲叶却更显青翠,一株株尚未开放的花骨在莲叶中安静升起随风摇晃。

    九州里的文人只觉此刻脑海清醒,诗词文赋涌上心头,往日对文书的不理解此刻豁然明朗,对寒窗苦读的烦闷徒然清空···

    九州大地上升腾的文人天柱消隐无形,天色变黯,仿若天狗食日,昏暗天际中,一抹青色流光快速滑落。

    儒家大儒,就此陨落。

    “唉···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地上佛国里的六祖慧能小和尚喧了声佛号,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敬佩和唏嘘。

    念完口中的经文,他矮小的身子站起身,正了正身上的僧袍,一步步走到寺庙里的大钟前,抓住那鱼龙形状的钟杵,缓缓后拉,而后撞在前面的大钟上。

    “当···”

    深沉洪亮的钟声回荡在地上佛国,让佛国里的一众僧人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寺里大钟若无大事,只可在早晨和傍晚时敲击,是为暮鼓晨钟,如今既不是早晨,也不是傍晚,说明有大事发生,他们不管在做什么,此刻都立刻站直身子,双手合十在微微低头。

    慧能小和尚稚嫩的声音回荡在地上佛国上:“钟声闻,烦恼轻,智慧长,菩提生,愿成佛,度众生。望书施主来世空灵,烦恼皆消。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