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八章 现实世界的信息(二合一)
    儒家道境陨落,而且似乎是为了阻拦别人进入道境才导致陨落,让人皇和黄媚韵惊异了许久。

    人皇在青色流光滑落天际后,立即召佛门的人入宫彻夜详谈。

    儒家没了道境,实力大减自不必多说,道教一副咸鱼模样整天‘大道无为’,剩下似乎就只有佛门可以靠一靠。

    不管是黄媚韵先突破到道境,还是他人皇先踏入道境,这个时候都要对佛门表现出一定的善意。

    对于天下门派以及儒家如何看他,他完全不打算理会,若保不下这九州江山,别人如何看他又能怎样?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一处烟霞渺渺清气腾升,青秀灵山各种灵禽疾飞的洞天福地中,两个身穿黑白两色道袍的男子坐在一座高峰的孤松下,看着面前的棋盘,其中一人落子后轻声开口:“书自言死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无声的点点头,脸上没什么表情:“挡得了一时,挡不了一世。下一个出来替他挡刀的,除了樊离和大漠欢喜佛宗,还能有谁?但下一次他们挡得住么?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昏暗的脑海中,紫黑光点将变得黯淡无光的幽蓝光点全部吞噬,逐渐汇聚在一起,形成魔君法相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的魔君法相又有了点变化,原本紫黑色的身形变成紫蓝色,凝实程度几乎和**没什么区别,淡淡的浩然正气缭绕在周围。

    睁开眼,怀里揽着韩湘玉,清新的空气缭绕鼻尖,左右看了看,却只看到跪在地上垂着头的李随风,那位叫老书袋的老先生不见了,面前的草地掉落一本古籍。

    他敏锐的察觉到这方天地正气变得更加浓郁,和他体内的浩然正气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呢?”郑景仁看了眼没有醒来迹象的韩湘玉,轻声询问跪在地上的李随风。

    李随风没有抬起头,招手收起地上的古籍,转身走出院落,没有任何情绪的言语传来:“老师走了。你们也离开吧,到门口会有人送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听着李随风冷淡的话语眉头挑了挑,虽然只是一闪而逝,但他清晰的感觉到李随风刚刚对他散发出杀意。

    另外那个说自己已经没几年好活的老先生,竟然就这样走了。除了本身接近油尽灯枯,更大原因是为他挡下无情真意耗尽了寿元吧。

    郑景仁心里有点闷,有种别人代他去死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随风已经不知走到哪的声音传来:“记住你和老师的约定,否则上穷碧落下黄泉,我必杀你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抿了抿嘴,紧了紧旁边的韩湘玉,一言不发搂着她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他原本对无情大道的那些感悟随着无情真意被吞噬而消失,眼中也看不到虚空里的规则法理。

    不过已经体悟过一次那种感觉,加上精神和魂魄强大了一倍不止的他,想要突破虚道境感觉更简单了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系统不会出什么剧情任务来卡他。

    来到青莲学宫门口,一个面带悲愤的书生等在那,待郑景仁走到近前,这书生掐诀开启通往外面的通道。

    郑景仁回头看了眼这青莲学宫,再转头看向这望不到边的碧青莲叶,沉沉吐了口气,搂着韩湘玉走进通道。

    通道不像进来时那样垂直而落,而是一个平行的横向通道,前方出口能看到一个小小的光点。

    弯腰将韩湘玉拦腰抱起,脚步轻点展开神行百变冲向前方的光点。

    然而他还没奔行到一半,正在维持通道的书生脸色大变,一道绿光闪过,整条空间通道溃散断裂,郑景仁惊异中法相浮现裹住他二人的身躯,落向幽暗的虚空中。

    那书生眼睁睁的看着空间通道消失在他眼前,而后再次打开通道,但这新出现的通道,已经没了郑景仁和韩湘玉的身影,他连呼“怪哉”,转身奔入学宫去通知李随风···

    搂着韩湘玉如坠无边深渊一般,一会垂直掉落,一会朝左横飞,再过一会又往前冲,变化多端。

    郑景仁搂着韩湘玉,无处借力的他展开自由之翼,但却丝毫无法影响他移动的轨迹。

    就这样不知飘荡了不知多久,眼前绿光一闪,幽暗的虚空消失,四下环顾一圈,发现这个地方不大,除了这面湖水和左边的木屋,其他地方都是一片白雾。

    “咯吱···”木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,郑景仁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现代化白大褂,带着眼睛的中年男子走出来,他眼睛不大却很有神,下巴的胡子剃得很干净,一头寸发在心世界中极为罕见。

    他脚上踩着一双大拖鞋,手里拿着一根鱼竿和矮凳,朝着门口正前方的湖水扬了扬下巴:“郑景仁,被困在游戏里一年多。我叫曹铭,聊聊吧。”说着,他踩着大拖鞋走向湖边。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轰然炸响,这人知道他的身份!

    惊疑的看着他背影,随即想起刚才出现的那两抹绿光,似乎是代码。

    代码的话,那他就是无情真意对立面的人?

    抱着韩湘玉抬脚跟上,走到他旁边站定,看着他把矮凳放下,熟稔的抛甩鱼竿线,再也沉不住气的他直接开口:“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曹铭看着湖面荡起的波纹,目光平静的开口:“我能说的不多,有些词汇被设定成禁语,一说出来系统会自动把我清除。我原本是研发这个游戏中的一员,如今算是心世界里的超级病毒。”

    涉及到事情的源头和真相,郑景仁颇显急躁的开口:“那挑你能说的来说。”

    曹铭沉吟片刻:“嗯···先说你,你运气不好,在上一个选了《兰花宝典》把持不住的玩家死掉后,你就被随机抽到了,成了现实世界某人的一颗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某人呢,也就是你这个处男功法的前辈,他在现实中有些超出你理解范畴的能力,比如说飞天遁地、开山碎石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把韩湘玉放下来,把她搂靠在自己身上,伸手打断曹铭的话:“等等,你是说,现实世界真有这里的功法体系,还能练成功?”

    曹铭目光看着湖面点了点头:“不错,只是没有这么夸张,也没有能穿透空间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眼中的怀疑之色更浓,这他喵不会是什么控制梦境和空间的boss吧?把他拉到这来调大侃?不过想想自己被困在游戏里的事,这似乎也没这么难接受。

    曹铭没理会郑景仁在想什么,继续开口:“我说说起因。某人寿命不多了,打算用光脑推算《兰花宝典》突破到大成的方法,但这需要练习功法的实验体,在你之前还有一个,不过他没把持住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沉默片刻:“我有点不明白,他要找实验体,他自己不就是最好的实验体吗?铁石心肠无情无义,他自己进来不早就大成了?”

    曹铭瞥了眼郑景仁嘴角轻笑:“这点具体我也不太清楚,我只知道我死的时候,据说他也快不行了,至于是进来了,还是在外面靠着药石仪器吊着一口气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见郑景仁搂着韩湘玉退后两步面带惊意的样子,他解释道:“游戏研发出来后,所有的研究人员都被处死了,我嘛,在他们杀我前,我把自己的脑电波扫描输入进心世界的主程序,并把光脑沉到了海底。”

    曹铭侃侃而谈,平静得像死的不是他。

    郑景仁看着他平静的面容问道:“那你现在···”

    曹铭把鱼竿放在大腿上摊了摊手:“算是融入服务器主程序里的一个超级病毒,不过光脑在自我推衍升级,我也在不断被查杀,所以躲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,但真的听到如此荒诞的消息时,郑景仁还是心绪杂乱怔怔的站原地,过了好半响才开口:我现在也是这种状态?脑电波被扫描进来。”

    这点曹铭答得很快,直接就回答:“差不多,类似是这样,不过你们进来的时候有保护程序,所以不会对你们人格和精神造成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的还有出去的机会吗?”郑景仁问出了他最关心也最不敢问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有,因为不管你们成功还是失败,把你们当做棋子的人,他们最终也要进来收割你们的成果,然后重塑新的身体出去。”曹铭把鱼竿上的鱼线拉回来,重新上饵抛甩。

    “他们?有很多人么?我父母他们又怎么样了?”郑景仁继续问。

    曹铭脸上露出诙谐的笑意:“你不是见过邪神的棋子吗。每个被困在游戏里的人,家庭都会收到一份‘安家费’并告知你们已经进入游戏测试,出来时间不定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摆了摆手:“我想问的不是这个,我想问的是某人会不会拿我父母来要挟我?”

    曹铭脸上露出了然之色:“这个你放心,研制的初期我看过笔记,他们在收割时,你们的真灵,也就是精气神不能处于萎靡状态,否则没什么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若你知道父母被当做要挟的筹码,极度愤怒的同时,精气神也会无形中变得萎靡,所以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···”确认没有后顾之忧,郑景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曹铭见郑景仁松气的样子笑道:“别得意太早,你算是众多服务器里,众多幕后黑手手上成长得最好的一颗棋子,你背后的某人肯定不会放过你这么好的苗子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你也知道他出现的规律了,每次突破的时候,或者他故意设计让你去某个地方的时候。不过你这个阶段的他已经出不来了,突破的时候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听到他的提醒点点头:“你帮过多少个像我这样被困在游戏里的?最初撑船老叟的时候,擂台抽奖,到后面月光女神和生命女神,都是你动的手脚吧?”

    曹铭沉吟一会,不太确定的看开口:“具体几个不记得,不过目前真正见过我的就你一个。这些确实是我弄的,毕竟是超级病毒,让生命女神心血来潮动个小念头还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目前我能对你说的就这些,抓紧修炼小心某人,你成长到这个地步,他估计马上要亲自下场了。希望你神功大成时,我还没被查杀干净,到时候出去记得拉我一把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点点头:“若我能出去,定不会忘了你。”

    虱子多了不痒,而且他也暗中帮过自己,要是真有命活到出去的时候,报个恩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曹铭闻言偏偏头,挥手打开一个绿色代码凝聚的门口:“记住,你越强,他就越强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若有所思的颔首告别,搂着韩湘玉走进门口。

    一步跨出,他身形出现在李随风带他进入青莲学宫时的荷塘前。

    旁边的韩湘玉嘤咛一声,悠悠从昏迷中醒来。她倚靠在郑景仁身上左右看了看,感受不到无心界域那种冷彻人心的寒风,她疑惑的开口:“我们回到九州了?”

    “对,妮子。赶紧给我说一下我离开后,你日子怎么过的。”郑景仁捏了捏她的白嫩秀鼻,知道她刚才应该是被曹铭影响所以没醒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在意识中已经和他坦诚相见过,但郑景仁这般亲昵的举动,她心中欢喜之余,还有些许羞涩,缓缓将郑景仁离开后的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郑景仁离开后不久,一个白面书生出现在韩湘玉梦中,经常和她说若死去就会记忆全消,恍如傀儡。

    这样灌输的理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,在韩湘玉开始暗暗观察派中之人的情况,虽然还是不理解为什么,但她最终相信了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而后在这白面书生的劝导下,离开了仙女派,进入玄女界修炼,思念成疾的她,对郑景仁不免心生怨念。

    在白面书生的‘蛊惑’下前往无心界域,想要习得《太上忘我无情真诀》忘掉她对郑景仁的这段感情。

    听完来龙去脉,郑景仁耳边响起系统的提示音

    郑景仁没急着抽奖,心中大骂这无情真意卑鄙小人,同时好奇的问了句:“那白面书生长的什么样?”

    韩湘玉轻抿双唇想了想,灵动的目光转到他脸上,脸色有些羞红:“跟你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这笨妮子,我能骗她吃十次麻辣烫还是她付钱。

    郑景仁揉了揉她的秀发:“那个白面书生,是我的敌人,故意去你梦里蛊惑你的···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冥冥中一股奇异力量落在他发丝上,阿蓝云留给他的那只蛊虫无声无息死去。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狂跳,探手用真气摄出那只死去的蛊虫摊在手心。

    阿蓝云出事了?他们没逃过那场大灾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