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九章 避而不见
    韩湘玉见郑景仁脸色不对气息起伏,关切疑惑的看着他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郑景仁动了动,回过神来收敛升腾的气息,双手搭在韩湘玉的香肩上直视着她:“有件很重要的事我要马上离开,那白面书生是我敌人,以后小心点,你先回玄女界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···”韩湘玉颇为不舍的点点头,刚刚重逢又要分开,看来还是要受那相思之苦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这次不是单相思。

    郑景仁拿出玄女令,真气灌入后里面传来石月花惊喜的声音:“想换灵元棍了?”

    郑景仁三言两语把事情说清楚,让石月花开启进入玄女界的空间口,将韩湘玉送进玄女界。

    待入口关闭,看着四下无人的荷塘,开声吐气:“人皇,黄媚韵,都出来。”

    空气中静悄悄无人应答,人皇和黄媚韵的香火之身没出现。

    郑景仁眉头皱了皱,自由之翼展开化作青白流光飞向梁州新朝所在。两个都不出来,那就找个最近的来打听。

    经过上次找韩湘玉的事后,他发现这两个皇者搜索器是真的好用,不过现在似乎不太灵。

    太安城的皇宫中,人皇和啃猪蹄的肥胖和尚坐在御膳房里,品着菜肴喝着玉酿。

    肥胖和尚此刻没啃猪蹄,而是一手提酒,另一手抓着一只鸡吃得满嘴流油,他灌了口酒后头也不抬鼓鼓囊囊的开口:“六祖说···最好别跟他沾边。”

    人皇微微颔首,他面上威严不减,只是目中不时露出急躁担忧,心绪极为矛盾。

    他不沾边倒没什么,问题是黄媚韵会也不沾吗?

    要是黄媚韵把郑景仁的气运收了,新朝实力大增,黄媚韵踏入道境,到时候他人皇就真的只有倚靠佛门。

    主动权完全丢失,到时候别说国教,恐怕佛门想开多少佛寺恐怕他都无法制止。

    信佛的人多了,还会有人朝拜他人皇?还会有人念着历代人皇斩荆披棘开创出来的太平盛世?

    但若能收掉郑景仁身上的黄龙气运,朝廷权柄提升,他就能一举踏入道境,不用缓慢吸收历代人皇留下的气运鸿宝,更不用倚靠什么佛门。

    可刚跟郑景仁接触不久就死去的老书袋,又让人皇心有戚戚。前车之鉴,若真收了郑景仁气运,恐怕朝廷也会惹来大祸。

    青莲学宫有老书袋,好歹能保得住青莲学宫,但朝廷没有道境,若真有大祸上门,恐怕会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佛门也正是看中了这点,道教不愿出手理会,朝廷没有其他倚靠,所以才能毫无忌讳的说出让人皇不要沾染郑景仁的话来。

    他很纠结,纠结得久久说不出话,东西也吃不下,只能沉默喝酒,通过权柄观看郑景仁快速飞向梁州新朝。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着急,飞了一段路程,仍然没见两个皇者出来,不由得暗自疑惑。

    他大张旗鼓毫不掩饰气息的飞向梁州新朝,黄媚韵不出来情有可原,但人皇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投入新朝的怀抱?这他喵的很不合理啊。

    又有谁在搞什么幺蛾子么?

    思索片刻,他直接使用自由之翼上的‘风行万里’技能,青色的螺旋狂风在身后凝聚,速度暴涨推着他一路冲向新朝。

    真气即将耗光,他平展双翅滑翔前飞,目光惊疑不定的看着原本浩大巍峨的梁王府,如今新朝皇宫所在。

    一条白莲遍体,香火之力缭绕的蜃龙忽隐忽现的盘绕在新朝的皇宫周围,整座皇宫都像是处在虚幻之中,时而清晰时而迷朦。

    蜃龙身长不知几许,盘绕皇宫几圈,硕大的龙头安静的趴伏在地面,看遍沧桑的龙睛看了眼郑景仁后闭上,没做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到了这里人皇就先不说了,黄媚韵也不出来迎接一下他?

    他们不要自己身上的黄龙气运了?

    落在忽隐忽现的龙头面前,郑景仁打量了一会开口:“晚辈想找魔主。”

    “呼···”

    蜃龙鼻孔里喷出两道长长的雾气,雾气将它和皇宫的身形掩盖,而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在郑景仁的视线和感应中,面前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块诺大空旷的平地。

    卧槽,真是避而不见?平日抢得头破血流,现在要找他们,他们反倒缩起来,当真可恶。

    郑景仁暗自腹诽,同时快速恢复真气,待真气恢复得差不多,冲天而起飞向南疆。

    两个皇者搜索器派不上用场,那就直接去阿乌古的部落。

    阿乌古他们部落的小孩不少,在林间行不像大人,肯定会留下痕迹,现在赶过去或许还能顺着找到。

    他离开后不久,蜃龙和新朝皇宫显现,蜃龙依旧是忽隐忽现,观星台上,黄媚韵立在高处双目平静的看着郑景仁远去。

    待郑景仁飞行留下的青色风影彻底消失她才轻语:“郑妃,待吾突破道境再来与你相聚。”

    言罢她回到平日打坐练功的地方坐下,闭眼吸收教民的信仰香火之力···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郑景仁的身影落在阿乌古的部落,整个高脚楼寨静谧无声,只有时不时游走在外围的蛇兽带起一些声音。

    在寨子中的几个进出口来回找了几遍都没发现脚印,应该是他们离开时处理过痕迹。

    展开神行百变以寨子为中心,朝着四周扩散寻找,但是找了方圆十里都没发现任何踪迹。

    “阿乌古很谨慎,一点痕迹没留,那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郑景仁站在寨子的一个出口疑惑不解,暗道要是乾算子在就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算···

    郑景仁忽然转头看向南边,他想起第一次见白莲圣母的时候,她提过她用的是卜算。

    没记错的话,白莲教总坛是在南疆的西南深处,当时有蜃龙在,不易让人发现,但如今蜃龙在新朝皇宫,那他们总坛该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想到此郑景仁立刻展翅飞起,按着陈沁儿当初带他前往白莲总坛的方向疾飞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,郑景仁落在山谷尽头的白莲池边,莲池上的祭坛没有人影,只有一个木盒摆在中间,整个山谷感应不到任何气息留存。

    郑景仁急躁的咬咬牙,目光扫过木盒后,跃上祭坛将其打开,里面放着一封信。

    上面写着‘郑景仁启’。

    给我的?白莲圣母算到我要来,但是不愿见我所以提前离开了?

    抬手拆开信封,抽出里面的纸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