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三十章 刚拳无敌(二合一)
    “南疆之南。”

    纸张里只有四个字,左下角有个白莲印记。

    将纸张凑到近前闻了闻,笔墨香气还很浓郁,纸张和信封也不像存放已久的模样,应该是近期刚留不久。

    拿着纸张沉思片刻,郑景仁将纸张折好收起,展翅飞向南疆的南部。

    虽不知道这纸条里的提示是不是指向阿蓝云她们的踪迹,但目前找不到乾算子,两个皇者又避而不见,只能先顺着这个提示找下去,若不是再做其他打算。

    他速度极快,二十分钟就从南疆西南部来到南疆的南部。

    南疆南部的毒虫兽蚁踪迹渐少,出现在大地上都是些体型庞大的荒古异种,气血雄厚力量恐怖,随意拍击便会在地面留下巨大的爪印,不经意间的扫尾便造成林木倾倒。

    天上飞行的恶鸟异禽众多,被郑景仁横冲直撞的飞过后如受到挑衅般嘶鸣追来,不过它们速度没有自由之翼快,很快便被甩开。

    再飞十来分钟后,已经快要接近南疆边境。若过了南疆边境,就不再属于九州地界,而是些外属藩国。

    他们有自己的军队和政权,之前每年都要向九州朝廷进贡,如今九州划分两朝,这些藩国也就没有再进贡。

    因为不管进贡哪一边,都会遭来另一边的愤恨,若是两边同时进贡,他们这些藩国还没有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去满足两朝。

    事实上不仅是南疆这边的藩国,如今整个九州边境的藩属小国,自新朝立起后,就没有再进贡过,都想着最好两朝打得两败俱伤,然后他们渔翁得利。

    而人皇和黄媚韵都忙着考虑如何灭掉对方,一时间也没有管这些藩属小国的小算盘。

    毕竟九州地大物博,人口繁多,藩属小国再多也不过是一盘散沙,实在让人皇和黄媚韵提不起心思去对付。

    距离边境还剩五十里的时候,地面的荒古异兽渐少,开始出现人类活动的痕迹。

    有股奇异的能量从前方不断扩散向周围,郑景仁收敛双翅从天上落下。

    曾经体悟过无情大道的他,只觉这股奇异力量十分古老,不比无情大道存在的时间短,也不比无情大道差。

    “又一种力量体系?”

    轻声的念叨一声,双翅一个挥展,加快速度飞向这股古老力量的中心。

    越深入,人类活动的踪迹就越发明显,地面出现修葺过的黄土泥路,泥路上的脚印有大有小,目光所及的范围内,出现风格古老的简陋木屋。

    顺着黄土泥路继续深入,简陋木屋越发多,郑景仁也终于看到在这边生活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的穿着和阿乌古部落里的人穿着类似,男的身着黑蓝两色衣裤,头上卷着螺旋状深蓝色的头巾。

    女的上身是短紧白色麻衣,套着无袖马甲,露出平坦洁白的小腹,下面穿着蓝色长裙。

    浓浓的的南疆特色风味。

    唯一和阿乌古部落里的人不同的是,这个部落里的人,男的身躯都很壮,而且有些在脸上画着奇异的图纹。

    一个脖子上绘着暗蓝色图纹的男子指着郑景仁呼喊:“你是谁?下来!”

    他身上散发的力量和那股奇异力量如出一辙,身上的气血之力如同外面的荒古异种,让郑景仁都怀疑这人是不是荒古异种成精所化。

    虽然心急,不过初来陌生地方,况且说不定一会还要寻求他们帮助,郑景仁还是压下心头的急躁,收敛翅膀落下。

    落到近前,近距离的观看,郑景仁才发现这男子脖子上绘着的是一个暗蓝色的狼头,图纹栩栩如生,狰狞凶狠。

    这男子上下打量了郑景仁一番,语气沉闷而生冷:“回答我的问题,陌生人!另外你来这做什么?”

    郑景仁见这男子语气这般不客气,颇有些恼怒,但还是言语平静的回道:“兄台打扰了,在下郑景仁,从南疆的西部过来,想打听···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这男子脸上闪过一丝异色,张口厉声打断郑景仁的话:“打听什么?!这没什么可以给你打听的,赶紧走!”

    说着他迈步抬手,蛮横的推在郑景仁肩膀上。

    但他这蕴含了磅礴气血之力的推搡没推动郑景仁,自己倒是被手上的反推力推得倒后两步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恼意,脖子上暗蓝色狼头微亮,浑身肌肉快速膨胀,体格增涨十来公分,身上毫发变长变粗,十指的指甲如利爪般闪着寒光,眼露凶光似野兽,口中发出沉闷低吼,身后有个幽蓝色的狼影。

    但没等他合身扑出,令人癫狂烦闷的气息如狂风般吹在他脸上,那个被他推搡的外人身后浮现紫蓝虚影,眼神疯狂嗜血而锋利,仿佛有万千把刀光在他身上浮现。

    这男子眼中惊惧,双脚像是扎了根一样定在原地不敢动弹,甚至想转身逃跑。

    “嗒···”

    指节分明的手掌抓在这男子的脖子上,将他捏着举起。郑景仁眼中紫蓝光焰跳动,心中暴戾的杀戮**狂躁。

    阿木梀,70级,真境

    给脸不要脸,说的就是这种人。若不是阿蓝云的事还没问清楚,郑景仁现在就不是出手,而是直接出刀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虽然恼怒心急,也明显看到阿木梀在听到自己从南疆的西部来时,脸色变了变才伸手来推搡,一看就知道是心里有鬼。

    阿木梀被捏得舌头前伸眼睛翻白,双手不断撕抓郑景仁手臂,腿脚抬起踹来。

    没等他踹到郑景仁,郑景仁便先握拳砸在他双腿膝盖骨上,只听两声沉闷骨碎声,阿木苏惨叫出声,两条腿软绵绵的垂直向下。

    郑景仁没管他的惨叫,左臂手掌逐渐使力,将他咽喉捏得不断缩紧,眼神冰冷似刀:“说,这段时间有没有人到你们部落?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这部落深处冲出一道黑蓝身影,速度快若辉光,一个粗糙拳头带着凶戾气息从侧面砸向郑景仁的侧脸。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微跳,来人的速度不比他慢,顾不得拔刀,右手握拳砸出烈虎拳,紫蓝色的虎头咆哮着撞在来人的拳头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股气浪在二人间荡开,两人双双后退。郑景仁右手拳面剧痛,左手捏着阿木梀脚下连踩地面,在地面留下好几个深凹的脚印。

    很强!

    那人后退中抬手抓住阿木梀的腰带,完全不理阿木梀的死活奋力一拉,将后退的劲头止住,错身再次挥拳砸来。

    阿木梀被他这一拉之下,喉骨直接被猝不及防来不及收力的郑景仁捏碎,顿时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?这部落的人个个都是暴躁狂徒?

    郑景仁眉头紧皱将死掉的阿木梀甩到一旁,身形稳住后右手拳面浮现紫蓝虎头,和来人的拳头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气浪再次在二人之间荡开,来人身后浮现一个赤红虎头,身形暴涨似凶兽般低吼出声,一步不退双拳带着铺天盖地的巨力砸来。

    没有阿木梀这个累赘,而且来人的实力似乎并不比他弱,郑景仁心中的恼怒和杀戮也不再压抑。

    脚下一跺顶住反震的巨力,身上黄龙气运缠绕,左拳覆盖上紫蓝虎头,双拳并出迎向来人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两道气浪扩散,巨大反震力让二人上半身后倾,但脚下却死顶着不退。

    气浪荡开,似有狂风吹袭,将围观想要摸上来偷袭郑景仁的人吹得连连后退,房屋一阵摇晃。

    短暂的拳击声过后,两个一步不退的男人上半身猛地前倾对视,一人眼神凶厉,一人眼神癫狂,丝毫不让的二人双拳化作漫天拳影砸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···”

    粗糙古朴的拳头和紫蓝虎头的拳头似机关枪一样疯狂对攻,无数拳影浮现在二人面前,狂猛的气浪层层叠叠似白雾劲圈。

    二人脚下地面承受不住巨大反震力快速下陷坍塌,坍塌粉碎的泥土不断被劲气吹向四方,导致那方圆十米的地面都在下沉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声低吼从下沉的凹坑中传出,来人身后的赤红虎头融入他体内,他脸上浮现一层虎纹,那股奇异的力量和气血之力融入右拳,一拳捣在郑景仁胸口。

    这人变招太快,而且这一拳仿佛是穿透空间般出现在郑景仁胸口,完全不给他反应机会,胸口不像是被人的拳头砸中,倒像是被抡了好几圈力量蓄满的大锤砸中。

    穿着两件防御宝甲的郑景仁直接被砸得从凹坑中倒飞出去,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,头上跳起一个-170000。

    身形倒飞在半空,郑景仁心中杀意狂滔,有两件宝甲都能一拳砸掉他三分一的血,若没有的话岂不是直接砸出‘自然女神的庇护’了?

    来人满面虎纹的脸上不见得色,脚下一跺,身形凌空撞来,右手拳面再次鼓荡起那奇异力量,和大道一个等级的力量!

    但没等他的拳头砸到近前,一道弯月刀光忽然从倒飞中的郑景仁手中斩出。

    刀光中琉璃赤火跳动,青色狂风鼓荡,紫蓝刀罡包裹,黄色气运覆盖,最外层则是凌厉的刀意,将空气劈得开裂。

    用六叠劲斩出的三刀齐出断忧愁!其中运用了气运之力和他的刀意。

    来人面上一惊,但他已凌空跃起,再无躲闪的可能,眼中凶厉之色大盛,脸上虎纹深陷,张口发出一声虎啸,卷着那奇异的力量砸向弯月刀光。

    “嚇···”

    刀光和拳罡相接,刀光不曾停顿,一路前劈,那拳罡也脱手而出,凌空砸向倒飞的郑景仁。

    郑景仁立刻横刀于前挡向拳罡,刀身被拳罡砸得弯曲到惊人的地步,巨大的力量将他身形推得如炮弹般飞出去。

    而来人则是从拳面的正中间被破开,半条手臂被斩掉,一路斩到肩膀,弯月刀光继续下劈至地面,在地面留下一条深不见底的刀痕。

    他痛嚎一声抓住被斩掉的另一半手臂,落地后反身冲向部落深处。

    郑景仁卸掉炎风刀上的巨力,自由之翼展开稳住身形,顺带看了眼这人的信息。

    阿木秋,75级,真境

    双翅一震,面带杀意的化作青白流光贴着地面飞向阿木秋:“刚拳无敌?可惜我最强的是刀法!”

    这阿木秋一出来就怼,连他们自己部落人的生死都不顾,那拳变招出的诡异,一拳砸过来直接让郑景仁受伤。但也让二人拉开距离,让他有了拔刀的机会。

    自由之翼速度极快,远远退开的围观群众距离太远,只能尖叫呼喊,但却拦不下追击的郑景仁。

    抓着手臂逃窜的阿木秋回头一瞥,瞳孔中闪过一道紫蓝刀光,心中惊惧之意大盛,张口喊出:“祖爷爷救我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个高大人影出现在紫蓝刀光前,他状似随意的挥动苍老大手,将紫蓝刀光拍散。

    郑景仁双翅连挥,抬脚顶在地上做脚刹,身形快速停下,这新出现的老者不仅随意拍散他六叠劲第四叠的刀光,身上那股奇异的力量更是恐怖。

    整个部落里的奇异力量,有三分之一覆盖在他身上,气息和樊离相近。

    他面容古朴,鼻尖微勾是个鹰钩鼻,脸上的皱纹似刀刻上去一般深刻,一双眼睛浑浊而平静,高大的身材穿着老旧衣衫,抬脚一步走到郑景仁身前,苍老大手状似随意拍来。

    “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这苍老大手似缓实疾,让郑景仁都没能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拍在胸口上,头上跳起一个-300000,胸骨塌裂,眼前一黑,一口气没喘过来头脑发昏像炮弹一样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耳边的话音还没消失,他便觉自己后背似乎撞在树上,头上再次跳起一个-3000,迷迷糊糊中凝聚起真气凝聚在身后。

    四周景象如光影般前延,展开的自由之翼没有一点减速效果。不知连续撞断了多少颗巨树,砸穿了多少巨石后,他撞在一座石山上,将石山撞出一个人形洞窟后才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“咳咳···”张口咳出一口血,胸口的剧痛加剧,让他脸色扭曲狰狞。咧着嘴喘息几口,脑海中的眩晕感褪去,眼前也不是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确定没人追来,小心的将手臂从山壁上拔出,拿出最后一瓶‘痛苦扼喉’喝下。

    怎么说也是瓶史诗级的治疗药,不能浪费了。火烧火燎的痛楚从喉咙上传来,他发出一声沙哑的低呼。

    血量快速恢复,胸口的伤势像被烈火焚烧,让他忍不住低吼出声,但这种剧痛渐散,慢慢平息。

    塌陷裂开的胸骨恢复,拉开外层衣服,看到有个手巴掌印的元素之甲,状态显示“微损”,心里不由一阵肉疼。

    这一掌简直要命。

    呼了口气,郑景仁目光清明,脸色逐渐平复,心中暗自思量。

    从刚才他们急着将赶他走的情况来看,阿乌古和阿蓝云去过这部落,只是不知如今还在不在,刚才他完全没感应到阿蓝云的气息,不知是否被掩盖。

    在洞窟中恢复完真气,紫蓝光芒一闪,他从洞窟中冲出,身形一展再次飞向那部落。

    明的不行,那就来暗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