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三章 邪和尚(第一更)
    “所以说吾最讨厌你们九州的门门道道。”

    卢卡丁身上灵魂波动腾起,繁天星海大亮,亿万星光汇聚成光河,法理道纹游走其上,盘绕阻拦在掌中佛国面前。

    “噗···”

    掌中佛国拍入光河,如陷柔软阻力泥沼,没有大爆炸,也没有剧烈的灵气波动扩散,两个引起道纹法理的招式像陷入角力拔河。

    卢卡丁身上灵魂波动鼓荡,不断引导星光大阵汇聚星海光河,同时双眼再次射出两道极白星光。

    玄苦毕竟只是虚道境巅峰,且一身本领大多在六宝莲台上。

    如今六宝莲台要抵挡大阵上的极白星柱,施展掌中佛国已是用出全部实力,再无力抵挡卢卡丁射出的星光。

    两道极白星光射在他额头上,他惨叫一声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不知是练过铁头功还是什么炼体的功夫,这两道极白星光没有射穿他脑门,只是在他额头留下两个烧焦的黑印,摔飞在地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他打出的掌中佛国则被星海光河逐渐吞噬,消弭无形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卢卡丁一声冷哼,他身上的星光和灵魂波动越发薄弱,已经堪堪掉到和玄苦同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他不再看被击飞出去的玄苦,星光大阵上的魂力收回,全然凝聚到卢卡丁身上,汇成一线冲入郑景仁脑海。

    没了卢卡丁的控制,星光大阵上的七道白晶星柱消散。

    一直挡着星柱的六宝莲台在半空滴溜溜的转了一会,飞到玄苦头顶,洒下六色光芒覆盖其上,不知在治愈还是在护佑。

    而遭到卢卡丁灵魂冲击的郑景仁鼻孔大量流血,脸色扭曲似在承受巨大痛楚,胸口上古河护符清光明亮,古河汐如实质般的身影融入他体内。

    他昏昏暗暗的脑海中,意识想出去掌控身体,但被卢卡丁之前冲击过的灵魂和精神脆弱得像风中残烛,冲不出脑海。

    极白星光和幽蓝的灵魂能量汇聚成一道身影,他穿着蓝色袍服,双眸似两颗淡蓝色的星辰,鹰钩鼻,淡黄卷发,正是星神雕像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郑景仁总觉这星神有种熟悉的感觉,似乎在哪见过。

    古河汐身影在脑海浮现,郑景仁原本浑浑噩噩的灵魂精神凝固,以魔君法相的模样浮现在星神对面。

    “长进不错。”星神嘴角微勾,似在赞叹,但他星辰般的双眼却射出两道淡蓝的灵魂火光,直落魔君法相身上。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一惊,魔君法相上的唐刀出鞘挥斩,但却斩不断这两道灵魂火光,反而自身不断虚弱。

    无力和疲惫的感觉不断升起,似乎精气神被抽走。

    古河汐温暖的怀抱贴上来,在背后搂着他,隔绝了两道灵魂火光的吸收,且她身上的清光附于唐刀上,让唐大染上一层灵魂波动。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微暖,抬手挥动唐刀,三刀齐发斩出‘断忧愁’。

    凌厉刀意附于刀光上,照亮了昏暗的脑海。

    星神的目光微凝,浓郁的灵魂之力凝聚成幽蓝盾牌挡在前面。

    刀光一闪而至,盾牌即将被破开时又再次凝聚,始终无法突破最后一丝。

    星神看了眼郑景仁身后的古河汐,目光阴沉配上他的鹰钩鼻,显得有些阴鸷的开口:“吾上次就很好奇,你难道活了千年么?怎么得到千年幽魂的心意?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语,郑景仁瞬间想起上次问这个问题的人是谁,抬手再次斩出一记‘断忧愁’,语气凝沉的开口:“你是阿萨克伦?你怎么会变成土石国的星神?”

    星神冷笑一声,再次凝聚出一面盾牌挡下刀光,同时灵魂之力凝成箭矢射向郑景仁:“阿萨克伦是吾,星神不也是吾?等你到了一定的境界,你会发现培养个分身并不难,不过你应该没这个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道道灵魂箭矢似幽蓝光芒闪烁,郑景仁左闪右避挥动唐刀抵挡,同时心中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无情真意想吞噬他还情有可原,毕竟自己就是被他困在心世界里的,但这阿萨克伦也这么执着于他,是疯了么?还是说他也是其中一个幕后黑手?

    但阿萨克伦显然没有给郑景仁解惑的意思,或许是前两次失手让他变得谨慎许多,密密麻麻的灵魂箭矢如暴雨临尘一样射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只要再把郑景仁的灵魂进一步削弱,他就可以进行吞噬,避免出现第一次时被赶出脑海的情况···

    六宝莲台下的玄苦眼皮动了动,睁开眼翻身跃起看向郑景仁所在。

    只见卢卡丁双目紧闭躺在郑景仁旁边,显然已经陷入昏迷。郑景仁身上有两股不同的气息翻滚不定,脸皮抽动似有剧痛袭身。

    玄苦脸上的苦色浓郁,脚下一迈来到郑景仁身前,一脚踢爆卢卡丁的头颅,探手按向郑景仁的胸口,一点出家人慈悲为怀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不想管郑景仁脑海中两股气息交战的情况,他要的只是郑景仁体内的黄龙气运。

    六宝莲台中的‘六宝’,对应的是佛门常说的‘六根不净’里的六根。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。

    他自修炼起便是天赋异禀,不似寻常僧人追求六根清净,反其道而行糅炼六根凝成莲台。

    他之前停留在无心界域,就是为抽取那些没心没肺之人的六根。

    如今六宝莲台已成,他修为也至虚道境巅峰,还需一份气运,就能主导这六宝莲台上的六根凝合,形成七宝莲台成就道境。

    然而他自身没有这份气运,只能寻他人气运,而且还要非常浓厚的气运。郑景仁,就是他看到气运最为浓厚的人。

    半响后,他收回按在郑景仁胸口上的手,眉头紧皱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从他刚才的感应来看,郑景仁身上的气运已经和他肉身紧密相连,完全不可能再抽出来。

    沉吟半响,他眼中闪过一丝戾色:“抽不出来,那就连人一起炼了。”

    漂浮在他身旁的六宝莲台亮起六色光芒,将郑景仁身体摄到莲台上,六色火焰熊熊燃烧,元素之甲散发淡淡的光芒抗拒六色火焰,但恐怖的高温仍旧让郑景仁浑身泛红,外衣被烧毁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和尚好生毒辣。”

    “大炼活人?666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邪和尚怕是个邪道**oss哦。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塌落院墙外的玩家七嘴八舌的指着郑景仁被焚炼,但没有好处和任务,他们也只是看个热闹,犯不着为了一个土石国的npc强闯这宫城范围。

    一个浑身覆盖在斗篷里的身影站在玩家群中,没引起任何人注意走到近前,条条花蛇从斗篷下钻入地面,游离向玄苦脚下。

    一道青色流光从远方飞来,苍老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气急败坏:“亢龙有悔!”

    青色龙影从青色流光中飞出,挟着苍莽澎湃巨力轰向玄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