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四章 无力(第二更)
    “臭要饭的滚远点!”

    玄苦回头拍出一记掌中佛国,青色龙影还未拍至面前就被法理道纹压成虚无。老叫花脸色剧变,身形横折向着旁边躲去。

    但那掌中佛国不到平等境界之人看起来好似真的一个托着一个世界,不管老叫花往哪飞躲,这一掌还是结结实实拍在他胸口上。

    他口吐鲜血,飞来的速度有多快,被拍出去的速度就有多快,眨眼间化作黑点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尼玛,我记得看门派里的介绍,真境都还不能飞,这和尚一巴掌拍飞一个会飞的高手,哪蹦出来的变态?”

    “神仙打架,凡人看戏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是个和尚,不然到是可以上去拜个师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拜师?一会把你炼了你就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六色火焰燃烧,脑海中传来的剧痛令郑景仁和阿萨克伦都面色扭曲闷哼出声。

    阿萨克伦侵入郑景仁脑海,同时接收了郑景仁体感,此刻烈焰焚体的痛感让二人精神体剧烈波动。

    剧痛中,有绝美佳肴的味道流转味觉,有极度淫奢的艳美画面映入视觉,有绯靡动人及恶骂之声缭绕于听觉···

    六根同时遭受各种不同侵袭,诱人遐思分散注意力,或丑恶或美好,令人精神弥散。

    古河汐虚影散发清光,郑景仁身上痛感变小,六根所受侵扰变轻。

    对面的阿萨克伦面目扭曲的低吼出声,不断射出的灵魂箭矢停下,挡在面前的灵魂盾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已经习惯在脑海作战的郑景仁唐刀横立,脚下一步迈出,唐刀手起刀落,紫蓝刀罡一闪而逝,自上而下将阿萨克伦立劈。

    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的一刀,面目扭曲的阿萨克伦还没从六根侵扰和焚烧中恢复过来,便被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他低吼着想要凝聚两片魂体,但唐刀再举,紫蓝刀光照亮了昏暗的脑海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当紫蓝光芒散去,郑景仁身前漂浮着大量魂体碎片,他一步上前,将这些魂体纳入体内。

    强大的精神灵魂力量源源不断被吞噬吸收,他受创的精神灵魂不断恢复,而且很快就吸收不下。

    上次刚吞噬无情真意的精神之力不久,他还没突破到虚道境,精神灵魂早已远超普通的真境,如今甚至可以说是到真境可以容纳的极限,无法再继续提升。

    见无法再吸收,他也不纠结,身体还在被焚烧,将这些吞噬不下的魂体吐出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意识回归身体,脑海再次变得昏暗,只有古河汐的身影留存,随着郑景仁意识离开,她似乎也要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但一丝正在逸散的魂体飘荡到她身上,被她吸纳后,她消散的身形停了停,而后飘荡到这些逸散的魂体上···

    烈焰焚身的痛感不断从身体各处传来,鼻尖甚至能闻到自己被烤熟的味道,要不是两件宝甲护住上半身的五脏六腑,加上火系魔法防御力+15%,他早已被烧死。

    但就算这样,他也觉得体内血热如浆,吐气时像在喷吐血色蒸汽,每一寸肌肤骨骼都在哀鸣,头更是有种要被烧毁的感觉。

    玄苦和尚双眼圆睁,似有激动,他能感应到郑景仁脑海中的战场已经结束,但他也能感应到郑景仁的身体机能正在快速衰竭,证明他躯体快要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只要把郑景仁炼了,道境就在眼前!

    绿色的大树虚影恰到好处的浮现,证明郑景仁血量已经降到3%。

    玄苦有些错愕,不过很快就看出这是短时间的保命手段,嘴角泛着冷笑:“虽然不知郑施主你如何得胜,但贫僧还是劝你不要挣扎了,以免徒受活罪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郑景仁胜了脑海中的战斗中意识有没有清醒过来,不过他一点都不担心,郑景仁四肢被废,莫说反击,就连从莲台上挣扎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眉头微皱抬脚跺下,泥土下密密麻麻的花蛇瞬间被震死,他疑惑的目光看向人群外,这里难道还有其他人对郑景仁抱有心思?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他脚下的泥土忽然裂开,水缸粗细的花蛇破土而出,纵身盘卷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同时被拍飞的老叫花再次飞回,他下巴血迹横流,身上气息不降反增,到了虚道境后期。

    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,双眼赤红似回光返照,双手卷动再次拍出一条威猛龙影。

    玄苦脸上狞色闪过,真气臌胀间盘缠在身上的花蛇炸成血雾,抬手又是一记掌中佛国拍向老叫花的龙影。

    但老叫花此刻已是存了拼命之心,伤势本就没痊愈的他吃了玄苦的掌中佛国后,伤势不可挽回的加重。

    若不能得到郑景仁的气运进行突破,别说今年秋天,三天后他就可以下葬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开启舍身技能,短时间里修为大增,降龙十八掌像不要钱一样往外拍击,掌罡裂空,青龙咆哮,将那掌中佛国拍得节节后退。

    玄苦看了眼莲台上的郑景仁,绿色大树虚影已接近尾声正在消散,郑景仁仍是面目扭曲躺在莲台上,看起来应该是意识没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狞笑出声,纵身跃起迎向飞来的老叫花:“既然你自寻死路就不要怪贫僧心狠手辣!”

    就在他纵身跃起的瞬间,郑景仁身上绿色大树彻底消散不见,他背后忽然张开自由之翼,淡淡的空间波动闪过。

    四肢全废的他连炎风刀都不要了,马上就要使用‘展翼空间’进行中短距离的空间跳跃逃离。

    纵身跃起在半空的玄苦回头一看,面色狰狞的低喝:“死!”

    连飞到近前拍出降龙十八掌的老叫花都不管,直接反手一掌拍向郑景仁。

    若郑景仁被打死后再练入六宝莲台,一身血肉灵性定会大损,气运也会随之消散不少,这是玄苦和尚最不愿见到的。

    但如今郑景仁身上空间波动闪动,若再不打死他,他就会直接破开空间离去,到时候没有兽皮地图引路,他根本不可能再找到郑景仁。

    仓促之间拍出的这掌,没有掌中佛国那样引起法理道纹相随,但对于只剩下3%不到血量的郑景仁来说,沾之必死。

    狂风呼啸,掌罡临面,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身前,挡在掌罡之前。

    掌风吹开她的兜帽,露出一张明媚皓齿的秀脸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仿佛脆弱豆腐被拍在地上的声响,她口吐鲜血倒飞砸在郑景仁身上,倒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空间波动闪过,二人身影同时消失在此处。

    玄苦的身影被降龙十八掌直接拍得倒飞出去,面色不甘的低吼。

    五十里外山林中,两个身影从空间中浮现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郑景仁嘴唇颤抖,双目赤红看着倒在他怀里的阿莲。

    她气息快速衰弱,这一掌拍碎她心脉,拍碎她一切生机。

    “咳咳···傻子。”她口中鲜血不断,双手颤抖着拿出药粉敷在郑景仁双肩。

    清清凉凉的药力流转在肩上伤口,郑景仁嘴唇颤抖哽咽开口:“别管我!别管我!救自己!救自己!我锦囊有药,快!快!”

    阿莲眼中的神采逐渐黯淡,趴在郑景仁怀里轻笑:“我不行了。好累。下次记得来地狱···把我拉出去。”

    微弱的心跳停下,恍若风中残烛的气息彻底消逝,只有余温仍在,虚弱的话语缭绕耳边。

    她安静的躺在郑景仁怀里,脸上带着满足亦或不满足的浅笑。

    一腔柔情,尽在秋水如妍浅笑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长啸,悲呛哀愤尽有之,众鸟惊飞,地兽惶走。

    双臂尚未恢复的他,甚至想搂住身上的阿莲都做不到,他做不到。只能眼睁睁看着阿莲死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眼中流出的,早已不知是泪水还是鲜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