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一章 黑虎寺
    ,!

    幸好,这中年和尚只是面带笑意的看了他将近两分钟,语气不改的开口:“既然如此,不若施主去走一遭,探访十座古寺,回来后贫僧便会给施主一个答案。”

    你大爷的如来佛,知道直接说不就好了,还整这幺蛾子。这乱佛界地图那么大,去哪找十座古寺?众多美尼师太可还等着我金银指去解救她们啊!

    郑景仁心中mmp不断,面上却带着礼貌的微笑:“这十座古寺可有指定?”

    “嗯,施主且把地图拿来。”中年和尚笑着点了点头,伸手跟郑景仁要乱佛界的地图。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我有地图?这和尚不会和白莲圣母一样有读心术吧?

    郑景仁悚然一惊,连忙收束念头把地图拿出来,眼观鼻鼻观心诚恳的递过去:“劳烦大师。”

    中年和尚接过地图,在上面轻点了十个位置,几乎涵盖了乱佛界东南西北以及中部,意思要他跑完整个乱佛界。

    郑景仁看得双眼连眨,心里没做任何想法,提防着这中年和尚可能会读心术的事。

    中年和尚在地图上标记完,嘴角含笑的把地图递回来:“佛门不叫读心术,叫他心通。”

    郑景仁接过地图的手僵住,面上尴尬的打着哈哈:“大师别往心里去,晚辈都是瞎想的,瞎想的···”

    中年和尚笑着摇了摇头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那晚辈就先告辞了,大师您安好。”郑景仁感觉再多呆一秒自己要尴尬得原地爆炸,忙不迭的收起地图,语无伦次的奔向洞窟外。

    这中年和尚看着郑景仁离去的背影,面上笑意渐收,仰头看向头顶的山壁,目光似穿过厚重山峰,言语平静的开口:“师弟,他便是你说的解结人?”

    一路奔出洞窟,郑景仁毫不停顿纵身飞起,按着地图上标记的位置飞向最近的古寺,心里没有任何念头浮现。

    直到飞出上百里,他才长长的吐了口气:“说好的佛家不能用他心通乱看别人心里想法呢?这大和尚太不厚道了!”

    “而且说好的看破不说破,还要练的闭口禅呢?这样当面说出来真的会让人尴尬死啊!”

    吐槽了两句,拿出地图拉直,看着几乎分布了整个乱佛界的标记,郑景仁心里一阵抽搐,他非常怀疑这和尚是故意报复让他把乱佛界跑个遍。

    惆怅的看着远方天空:“这时候要是有个萌大o在旁边安慰一下,或许心情还能好点,要不要回去把秀灵带上?”

    低头看了看地图,发现单单南边就有三座古寺,跑完这三座古寺再回往中部,倒是可以顺路带上秀灵。

    不过这丫头整天腻在陈沁儿旁边,倒不一定愿意走。算了,路过的时候再考虑吧。

    收好地图,自由之翼张开,速度暴涨射向最近的古寺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虎林镇,街角的肉铺里,一穿着粗布麻衣的妇人搂着一个眼角被打破,嘴里鲜血直流的男子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肉铺外,两个生得彪壮的和尚一人扛了一半猪肉,面容猖狂的朝肉铺里放声大喊:“下次再敢拦佛爷,把你扔到林里喂山虎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个彪壮和尚扛着猪肉大笑着离开,只有妇人的哭声还在回荡。

    街道上,过路行人看到两个恶僧行来纷纷让开道路,免得惹了这恶僧不快,招来毒打。

    “柱生他媳妇,赶紧带柱生去麻大夫那看看,别拖久了伤得更重。”肉铺旁边摆着烧饼铺的老汉过来说了句。

    那嚎啕大哭的妇人这才反应过来,慌慌张张的从案桌下布兜里掏出几许碎银,吃力的背起她家男人,眼泪汪汪的小跑向街道另一头。

    街道上的行人见了大多上来帮忙搭把手,但却没人敢说话,甚至连看都不敢看那两个背着猪肉走出镇外的背影。

    郑景仁所化黑芒一路飞射而至,来到距离地图上最近的寺庙近前,发现这下面有个小镇,心中暗道莫不是这些古寺旁边都有镇子?

    沉吟片刻,他纵身落在镇子的一个屋檐上,看着街道上的人一齐帮忙把伤员送到一间药铺里。

    那中年和尚让自己探访这十座古寺,肯定不是单单去寺里走一遭,难道他是想让自己看一看这些古寺是如何欺压凡俗?

    他一眼便看出那男子身上所受的伤极重,胸骨近乎断裂,一口牙齿被打得七零八落,两个恶僧身上的血腥气都还未散去。

    只是中年和尚让自己看这些有何意义?想让自己动手解决十座古寺?

    他肯定能看出自己是疯魔真意,行事唯心,若看不爽定会动手掀他个底朝天,只是他这么做的目的,只是单纯的想让自己解决十座古寺这么简单?

    有点想不明白的郑景仁揉了揉眉心,脚下轻点落在人群,在众人以及妇人惊异的目光中,拿出一颗低品阶的疗伤药给受伤男子服下。

    还魂丹品阶太高,而且郑景仁也舍不得,这男子身上没有丝毫内力和真气,吃下去只会害了他。

    没解释什么,身上乌芒闪动,在众人的惊叫声中飞起,远远跟着两个背着猪肉的彪壮和尚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飞太快没注意,这会慢下来,他才发现这座小镇完全被密林包围。

    密林中有诸多黑虎徘徊觅食。在小镇的正西方,有座占地极广的寺庙,庙中建筑群比小镇还大,而且徘徊在周围的黑虎更是繁密。

    两个背着猪肉的彪壮和尚边走边笑:“林里的山虎越来越多,寺里养的牲畜都喂这些畜生了,算算也有两个月没打过牙祭,祖师又不让吃虎,只能下来吃吃这猪肉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就这吧,再往前要是碰上师兄弟,这头猪怕是也不够吃。”另一个和尚停在树下,拉着那往前走的和尚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就这···”

    彪壮和尚笑着应了句,但他话没说完,便被一个拳头砸在额头上,脑袋如西瓜般碎裂,鲜血喷溅了后面那和尚一身。

    这和尚惊惧抛下猪肉,目呲欲裂看着眼前杀意凛然的人,转身就跑,喉间内里运转开声大喊:“师父救命啊!有人欺到黑虎寺上来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