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8章 樊篱之画
    你这么皮真的没问题吗?

    郑景仁心里暗自吐槽,收起地图看了眼北方。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灭了北方那座古寺的女人,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会被他碰上。

    难道是花贼的错觉?

    有个漂亮女人都要被撞上?

    自嘲的笑了笑,伸手搂住旁边的萌大o捏了捏,在她抱怨声中张开自由之翼,加快速度飞向东部的两座古寺。

    镇魔洞里,一身灰色袈裟的神秀倏然转头看向北方,双眼似乎能透过厚重山壁,透过层层空间,直接看到北部的绿洲所在。

    绿洲里,怜花探手接过樊青衣递过来的舍利子,安排她去莲生池疗伤,似有所感的看向南边,娇媚神情不变,只是眼神微凝。

    白衣上有殷红鲜血沾染的樊青衣看了她一眼,“怎么了?”她清晰的察觉到怜花气息有波动。

    怜花嘴角轻勾,轻笑回应,“他注意到了。”

    樊青衣颇为浓密的黛眉轻挑,回身站到怜花旁边,和她一齐看向南方。

    “如此吗?”神秀脸上古井无波,收回目光低言一句,身上的金色锁链消失,身后山壁上的青郁大树图纹亮起清光,清静无为的大道法理在显化,盘膝一旁的真观和尚睁了睁眼。

    看到神秀祖师借以入道的菩提树重现人间,而且身上的金锁还消散不见,他耐不住心中的好奇问了句:“祖师,可有恼事?”

    神秀摇了摇头,“无他,心有所感卜算点事。”他身后的菩提树轻轻摇曳,扯动着清色的道纹法理,在他身前凝现一张青翠的绿叶。

    叶子上复杂的脉络由清色大道勾现,分支节点由乱佛界混乱道则支撑,清净无为与混乱邪祟完美融合。

    神秀目光平静的看着青翠叶子,不知推算出什么结果,面上也无甚表情。

    良久后他合了合眼,许久不曾睁开,他面前的青叶消散,菩提树化作图纹融入身后山壁,金锁浮现再次锁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见神秀祖师没打算说,一旁的真观和尚虽然好奇却也不好再问。

    怜花眨了眨眼,收回看向南边的目光,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?”樊青衣站在旁边重复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怜花肯定的颔首,随后低头轻点面前的舍利子,被她点到的舍利子缓缓飞起,投入面前清澈的湖泊中,闪着耀眼的金色光芒。

    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