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章 景刑,你从了我吧!
    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是:你喜欢一个人,费尽心机接近,没等表白对方就挂了。

    世上最幸福的事情是:你喜欢的那个挂了的人,死而复生,还活在你床上!——景少

    熊熊烈火包裹住全身,似乎要将她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顾九睦迷迷糊糊睁开眼,灯光摇晃中,发现自己正在酒店走廊。

    浑身的燥热似曾相识,让她像是被丢在海滩上的鱼,口干舌燥几近窒息,迫切需要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身后有匆忙的脚步声,还有说话声:“人跑不远,应该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让她知道,自己这是被算计了。

    不加思索,顾九睦看着距离最近的一个房间,推门而入,再顺手关上。

    门外有脚步快速走过,她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打量着这个房间,却在看到从浴室走出的男人时心头一凛。

    “景刑……”顾九睦神情有些复杂,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被扑的人一个闪身想要躲开却被顾九睦直接拉住,而后他一个趔趄,二人双双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顾九睦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男人,在他要推开自己的瞬间钳住他的手,直接吻了上去,一边吻着还一边呢喃:“景刑,我难受,你从了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景刑,你帮过我一次,再帮我这回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乖啊,我会轻点……”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要被烧死了,那份燥热让她变得很急切,连带着动作很是粗鲁,可她顾不得太多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让她像是大海上飘摇着的小船,浮浮沉沉,经受着狂风骤雨的袭击,扑灭了那团燃烧正旺的火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灭了,身体却有些疲惫和酸软。

    但当感觉到身边有动静时,顾九睦还是瞬间警醒。

    她转头望向身旁正起身的男人,看着他那精瘦却透着力量的腰身,视线不觉定在那道从肩头到后腰的长疤上,直到白色衬衣将它遮住。

    她看着男人穿好衣服,看着他举手投足依然是那样的冷漠矜贵,可又觉得好像哪里不一样。

    自始自终,他都没有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想起之前自己把人强行扑倒的事情,顾九睦莫名有些心虚:“这次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理会,顾九睦觉得对方在生气,便又道:“你放心,我会补偿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补偿?”淡漠的声音带着一丝玩味。

    顾九睦立即表态:“北城合作我让给你两个点,不,三个点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就见男人终于转头看过来,一双凤眼漆黑如墨,满是说不出的复杂冰冷。

    那视线就像是一把利刃要刺穿她的身体,让顾九睦心里莫名一冷。

    难道,他嫌少?

    顾九睦一咬牙:“那再加一套西苑别墅!”

    加上一套市值千万的别墅,应该可以表达她的歉意了吧?

    冰冷的凤眼盯着她几秒,没有任何回答,男人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眼见他走到门口,顾九睦提高了声音:“你等着收礼物吧!”

    房门关上,顾九睦也没了睡意,拖着有些酸软的身体去洗漱,同时思考之前是怎么着了别人的道,却在抬眼望向镜子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镜子里这货,是谁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