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章 让哥哥抱抱!
    之前还以为自己是两杯红酒的量,现在看来好像一杯红酒都不行!

    戎柯和楚辞相视一眼,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,随后当做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转头,他对着一旁当隐形人的唐糖道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唐糖起身带着自己准备好的合约离开,心里则是给顾久慕记了一笔:这人跟景先生有一腿。

    唐糖离开不久,忽见房门再次打开,白衬衫配着黑马甲装扮的隽秀青年手中托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在看到景刑时,他嘴角露出晴朗的笑来:“刑哥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景刑点头,等到果盘放下,他把有车厘子的那边往顾九睦面前转了转,问道:“你今天不忙?”

    秦睿哲笑道:“刑哥难得过来,我当然要等着欢迎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唉哟~阿哲你这话说得我就不爱听了。”戎柯立即叫起来:“难道我来你就不等着欢迎了?你这区别对待啊!这是歧视!赤果果的歧视!我真是太可怜了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忽然转身往楚辞那边靠过去:“小辞,来,让哥哥抱抱,安慰一下。”

    只是没等他碰到,就见一只手过来,格挡在了他与楚辞之间。

    秦睿哲趁机揽住楚辞往自己怀中带了带,笑道:“绒绒哥,别欺负小盆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喊我绒绒哥!”戎柯脸上带着几分憋屈:“阿哲你这才是带坏小盆友!不是,小辞已经是大姑娘了,才不是小盆友!”

    转头,他看着楚辞道:“小辞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楚辞靠在秦睿哲怀里,笑得温婉又多了一丝俏皮:“我听阿哲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戎柯颤抖着手指了指她,最后转头望向顾九睦:“阿顾,他们太坏了,你可别学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开双臂:“来,借哥哥安慰一下。”

    没等抱上顾九睦,就听到景刑那幽幽的透着冷意的声音传来:“绒绒,你想要安慰?”

    “别喊我绒绒!”戎柯迅速抽回手,抱住了自己:“呜呜……我好可怜,竟然没人安慰,只能自力更生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戎柯这一副戏精上身的模样,顾九睦端着红酒的手不觉一抖,这真是她上辈子见过的那个行事严谨的荣华影业总裁吗?

    而另外三人显然已经是见怪不怪,各自悠哉悠哉地品着红酒。

    戏精戎二少见没人可怜他,立即过来倒了一大杯红酒占有,哼哼一声,无视秀恩爱的秦睿哲和楚辞,似笑非笑地扫一眼顾久慕,望着景刑道:“阿刑,你对阿顾挺另眼相待啊!”

    景刑轻轻摇着手中的红酒,抬眼望过来:“所以?”

    戎柯茶色的桃花眼眨了眨,笑道:“能得你青眼竟然还没被黑,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阿顾被黑过。”一旁的楚辞说道:“就是刚拿下华夏食家代言时,动静可大呢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戎柯骤然想起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,当初他还跟景刑一起支持爷爷的决定哪!

    想起当时还在纳闷为什么向来不喜欢多管闲事的景刑忽然发声支持,戎柯不觉把视线定在了顾九睦身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