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章 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做什么?
    “顾久慕。”景刑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那保姆打量了一眼便知道面前这个男人不是普通人,连忙笑道:“请问先生是……”

    景刑看着这个保姆,脸上神情淡漠如霜,连声音都像是结了冰:“保姆还管主人的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那保姆立即说道:“先生也该知道顾小姐最近绯闻缠身,我当然是要小心才好。”

    景刑看着她没有再说什么,直到保姆在这样带着冰刀的注视下开了门,他直接大步进门,问道:“她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保姆道:“二楼第二间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景刑已经快步上了楼梯,直接顾九睦的卧室。

    房门反锁,他只好敲门,连续敲了很久都没反应,他给顾九睦再次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起来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小久,我在外面,开门好吗?”景刑轻声道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听顾九睦问道:“景刑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景刑应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顾九睦嘟囔道:“好热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,之后是地板上嘭的声响,最后脚步声传来,伴随着门锁吧嗒一声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景刑站在那里,看到了脸色绯红的小女人披头散发,睡衣扣子解开两颗,斜斜挂在她身上,露出雪白的一片肌肤来,也泛着红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……”顾九睦说着,眼睛一闭,直接往前倒去。

    景刑立即出手把人拥到怀里,心慌意乱:“小久!你醒醒!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软绵绵的身子透过睡衣传导出来极高的热度,顾九睦整个人也已经烧得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景刑感受到这个热度,心下一惊,立即把人抱到床上,又去浴室用冷水浸透了毛巾放在顾九睦的额头处进行临时降温……

    看着她小脸通红小嘴微张不停呼出热气,他的心里更是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脱下自己的长外套,景刑把顾九睦直接包裹住抱了起来就往外冲。

    那保姆本就听到景刑那紧张的声音所以在探头探脑,见他把人抱在怀里又往外冲,不禁过来问道:“这位先生,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做什么?顾小姐的名声已经很臭了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没说出来,就这样生生被景刑扫过来的眼神给冻僵在了喉咙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保姆?”景刑冷冷看了她一眼:“主人烧成这样你竟然不闻不问。”

    保姆站在那里,只看到那道高大的身影抱着顾小姐走了,耳边这句话却是不停地在耳边回响。

    等她一个激灵清醒过来,才发现自己的后背竟然湿透了——

    景刑让顾九睦躺在后座,盖了他的外套,又开了热风,这才驾车出了皇庭别墅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一眼后座上已经烧迷糊的人,翻开通讯录拨打过去:“云慕,你来一趟老宅,有个朋友病重。”

    “没去医院?”电话那头的夏云慕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宅距离近一些,她现在还高烧。”景刑又看一眼车后座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车子平稳又快速地往景家老宅奔驰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