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4章
    对付顾九睦的两个人维持多一会会儿就行,只要给他们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景刑那边,同样的一手拿着刀,与顾九睦背对背再一次的对战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,原来,这一个简单的生意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刚刚来的五个人也不过是十分钟的时间,就这样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除去那些直接死掉的几个,还有很多,要么是断胳膊断手,还有被枪打中受伤的,他们想着逃,可是忽然发现,自己逃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因为,那一个女人,眼中带着兴奋的目光带着强烈的嗜血,就像是饿极了的狼见到了猎物一样。

    她的长发已经散乱,简单的一身黑色中款风衣穿在她的身上,就像是死神一样。

    手里这样提着那柄长刀,长刀被她拖在地上,有着刺啦刺啦的声音,还有鲜血沿着刀尖儿流淌在地上,形成蜿蜒曲折又可怕的红色的线。

    那些人第一次发现,原来这个长刀的声音,就是这个样让人恐怖。

    就像是明明确确告诉你,她是来索命的。

    有人实在忍受不住,看着顾九睦说道:“求你饶了我!我不是!我不是!我是替人办事的!我只是一个小喽罗!”

    可是他求饶的话,顾九睦一句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顾九睦只不过是一个一个走过去,然后,提着刀,直接刺下去,再砍成几半。

    她的力气似乎格外大,她的神情格外木然,就仿佛她已经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杀人的机器一样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陷入了别人所无法看得懂、也无法进入的一个世界里。

    从看到景刑肩膀上受伤,看到他的鲜血直流开始,顾九睦的记忆,便一下出现了错乱。

    所有的关于血的记忆汹涌而来,呈现的第一个,便是死在她面前的三哥。

    顾三洋是被人拿着沈衾凉故意骗过去的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为了防止出事,顾九睦还派了几个人跟着他一起。

    可是当她再接到自家三哥消息的时候,顾三洋已经被人抓了。

    她想去把人赎回来,想着去跟人谈条件,看到的便是对方把她三哥绑在那里。

    顾三洋的肩膀上都是血,他的脸被打肿了,整个人瘫坐在那里,感觉四肢无力。

    只不过看到她到来时,他想要努力着扯出一个笑来说什么,却终究是没有。

    随后他们进行谈判,可是对方似乎根本没有谈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的,就是想要整个的香烛堂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怎么可能?

    顾九睦了解顾三洋,也更了解他们整个香烛堂建立的不易。

    若说拿一个顾三洋来换整个香烛堂,无论是谁都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顾三洋自己,更是决然不会这么做!

    而对方显然也并不想跟他们多浪费时间,或者,说他们本来的意思就是要把她的哥哥们,一个一个的除掉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次,要除掉的人是她的三哥。

    面对着她,对方就这样从她三哥的肩膀开始,先是砍了一刀。

    她看着三个肩膀,汩汩往外流血,然后,开始一处一处把每一个地方砍,把每一处的骨头开始敲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