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9章 景刑,我难受
    顾九睦环顾一周,看了看这个病房问道:“我把这里都砸了行吗?”

    景刑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看一眼顾九朝,示意她放开顾九睦,眼中满是关心。

    而顾九睦得到自由之后,想着要把心中的难受发泄出来,便借着这骨子的怒火把景刑的病房砸了个稀烂。

    乒乒兵乓一阵砸完了,顾九睦站在那里,看着这满屋子的狼藉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景型间:“舒服点没?”

    顺九睦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转身过来,缓缓走到景刑的身前,弯下腰抱住他的脖子,把脸埋进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随后,一声呜咽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她说:“景刑,我疼,难受。”

    景刑摸摸她的头,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红了眼圈: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顾九睦呜呜哭起来:“我真的好难受啊!就像是被刀子捅了一样,太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七哥为什么要这么做?我对他那么好,他为什么要害我?他是不是有苦衷?他怎么不说啊!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问他,他都不否认,他都不说理由……我七哥不是那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九睦一边哭着一边说,从委屈不已到最后的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这不是景刑第一次见到这样顾九睦,当年家老爷子去世时,她就这样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后来,她的哥哥们相继去世,她的眼泪也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甚至等顾三洋死的时候,她一个眼泪泪都没掉,而是直接带着人和家伙去端了那死对头的老窝。

    最后,她提着那个帮派老大的头回了香烛堂,给她三哥祭拜。

    这些年,顾九睦变成了顾九,变成了顾九爷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几乎没有了,她学会了隐忍,学会了把事情藏在心里。

    她的手段更加直接也更加狠戾,甚至成了道上让人望而却步的头号女魔头。

    而现在,多年以后,他又见到了她这样的大哭。

    也直到这时候,景刑心里才算是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因为,她哭出来了就好。

    哭出来就好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在乎家人,尤其是父亲和几个哥哥相继去世之后,仅剩下的几个家人成了她心底不容任何人侵犯的圣地。

    她端尽全力护着他们,努力让自己变得很强大,就是为了让自已的家人过得更好一点。

    也正因此,他一直担心她知道了这个残酷的真相怎么办。

    而从她之前回来开始,他就一直又是心疼又是害怕,怕她有什么想不开从而做出过激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疯了似的样子吓坏了他。

    因为他怕,怕她沉浸在这个噩梦般的事实真相中不愿意出来,或者说,逃避似的把它当成噩梦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他的小九足多坚强,他的小九终于哭出来,把压在心底的那份痛苦发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,他就不怕了。

    他会慢慢带着她,走出来,继续并肩前行。

    正想着,忽见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夏云慕一脚踏进来,便看到了这房间里的一片狼籍,还有一个大哭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立即退出去看了看病房号码,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房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