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0章 我伤口裂了
    随后,他再次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抬眼,便感觉到了,一道冷飕飕的视线。

    循着那道冷冷的视线看过去,就见景刑抱着顾九睦抬眼看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带着一丝冷意,微微张口无声地说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而夏云慕看懂了,那两个字是:出去!

    于是他很识时务地立即把那一只脚撤了回去,悄悄把房门再次关上:

    然后,在门口的长椅上坐下来,等着。

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顾九睦一直哭到自己筋疲力尽,似乎眼泪都被哭干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她才抽噎着看向景刑,眼睛和鼻子都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景刑心里越发怜惜,这样可怜兮兮的顾九睦,是很少能见到的。

    于是,景大少心里软得一塌糊涂,轻轻地给她擦了擦眼睫毛上的泪珠,又轻轻碰了碰她眼角,这才说道:“有没有觉得舒服点?看看眼睛都要哭肿了,让顾九朝陪着你去用冷水洗把脸,好好消消肿。”

    逐渐平静下来的顾九睦想了想,觉得心里那股子难受,好像的确轻了一点。

    再想起自己之前抱着景刑嚎啕大哭的样子,看一看他肩膀那里大片的潮湿,顾九睦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于是,她带着顾九朝直接去了那洗漱间,觉得还是暂时不要看到景刑为妙。

    等到这两个人进了洗漱间里,景刑看着那病房门口说道:“云慕,你可以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夏云慕立即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他先是看一眼这满地狼藉,再搜寻着刚才哭得撕心裂肺的女主角,却发现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他眼中带着疑惑,随后听到隔壁洗漱间哗哗的流水声,顿时了然。

    景刑见他这有些鬼鬼祟祟的模样,不加理会,淡淡说道:“我伤口裂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这话,夏云慕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他快步走过来看了看景刑身上的伤口,那里鲜血已经渗透过纱布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再转头正好看到景刑手臂上那一圈非常深带着血的牙印。

    见状,夏云慕一边从旁边的备用药箱中取出相关的药和纱布。准备给景刑重新换药。

    另一边则是看着景刑说道:“刑啊,不是哥哥说你,你有伤在身,还是少运动为妙。你看看这个战况得多激烈!这种耗费体力的事情还是等伤口好了以后再做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景刑一时无语,心中默念,不要想歪,不要想歪,不要跟这个不正常的天才计较。

    夏云慕显然并没打算作罢,继续说道:“真没想到啊,刑,你的口味怎么这么别致?竟然喜欢这种暴力女。可惜我对暴力美学欣赏不够,这样的画面美得我都不敢看。”

    听到说这话,景刑看他一眼说道:“你可以闭嘴了。”

    夏云慕说道:“那可不行,我连着两天的手术,呆在那手术室里,全神贯注,没有正常说话过,你现在得让我过过瘾才行。”

    景刑说道:“找别人过瘾去。”

    夏云慕嘻嘻一笑:“那个别人今天有会,不能聊。”

    微信顿,他又问:“话说,阿刑,你是不是对这个房间的布置特别不满意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