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0章 罪魁祸首是谁?
    顾九朝想了想,摇摇头,说:“没去过。”

    一个简单的回答,再次让戎柯觉得自己本来拔得很高的心,忽然被切断了线,就这样直直坠落下来,跌入了一片荒凉之中。

    之前所有的激动,所有的猜测,所有的期待,就因为这三个字……像是被一盆凉水,把心头的熊熊热火给浇灭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觉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甚至,是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他坐在那里,垂眸看着顾九朝手腕上那个小太阳花,又看了看面前这个小孩。

    最后,眼睛盯着那太阳花之下的一圈牙印,越看越觉得,不应该是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想起之前顾九朝的几个回答,再想起顾九睦的话,他不觉抬眼看向顾九睦。

    因为他觉得,顾九睦可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。

    心中有点郁闷着,刚刚抬眼看过去,就见顾九睦也看着他说道:“城北牧场?对,就是那里!那可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,去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转头看一眼顾九朝,继续道:“那时候小朝还小着呢,好像五六岁吧,而且特别好玩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话题,顾九睦的心情顿时变得更加飞扬起来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着景刑,满脸含笑地讲着那个可爱又有趣的事情,说道:“你不知道小朝有多可爱!那年冬天,我跟着四哥五哥去那城北牧场,小朝也要一起跟着。那边特别冷,冬天比咱们这里风大气温低,结果小朝看到那里的牧民穿着羊皮大袄就说要给我弄一件。然后她自己就跑去捉小羊羔,最后偷着人家一只小羊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她这样眉飞色舞讲述着的模样,景刑很配合地说道:“这倒是厉害,那你有做那件羊皮大袄吗?”

    顾九睦笑道:“哪有呀!根本就没有什么羊皮大袄。等我过去找她的时候,发现小朝在那边呜呜哭着呢!”

    想到当时的情况,她不觉有些心疼道:“那小手腕上还有一圈的牙印,当时都流血了,血丝连同口水一起,还有红肿乌青,可吓人呢!”

    “后来赶紧给她找人涂了药,长了这么多年也没有长好。后来,就干脆在上面给她纹了一朵太阳花挡着,倒是还看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一眼戎柯,她又道:“不过,戎二少的眼神倒好,竟然能发现了这个。”

    因为说的是当年的糗事,顾九朝自然是不愿意顾九睦继续说下去,连忙喊着:“睦睦,不要说啦!”

    顾九睦见状,笑问她:“难道你就不想找到当年咬你的人?”

    罪魁祸首是谁?

    顾九朝想了想,再次说道:“不是人咬的!是小羊!”

    顾九睦哈哈大笑起来,那是一件让她觉得特别好玩的事情,也是让她知道顾九朝真的对她很好时刻想着她。

    她在这边开心着,旁边的戎柯却是着急了,连忙问道:“那当时小朝手上的牙印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顾九睦说道:“这个呀,真要说起来,你还是问问小朝吧。”

    戎柯转头看着顾九朝问道:“小朝,你告诉我这个牙印是被谁咬的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