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章 069,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烂的男人
    同时,她感觉特别的害怕。那种强烈悸动到令人颤一抖,发一软,酥一麻的感觉好陌生。

    黎沫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体验,也从来没有人,像祁穆琛这样,霸道又狂肆的吻她。

    哪怕是曾经的曾郁,虽然桀骜又霸道,也只敢温柔的亲亲她的发顶。因为曾郁说过,她这么独一无二,值得全世界最美好,最温柔的对待。

    黎沫拿着小拳头,砸着男人的胸膛。却被祁穆琛攥着,放进了手心里,用力地揉一弄着。

    祁穆琛越来越动晴,也越来越失控。隔着一层薄薄的蚕丝质睡裙,黎沫可以清楚的感知到男人身体的炙热。

    他的全身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气息。带着危险、灼热的气息。

    浓郁逼人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真的令她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男人挽起她的两条长退,以更加亲密无间的姿势逼近她——

    黎沫终究是一个才刚满二十岁的女孩。对这样陌生的晴浴,以及男人的举动感到强烈的不安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藏不住,纷纷冒出了眼眶。唇齿的纠缠太一深一入,男人带着冷凝的薄荷香气纷纷窜入她的嘴里,无往不入地占满她的口一腔。

    趁着男人终于放开她的唇一舌,火烫的吻沿着白皙的天鹅颈向下的空当,黎沫才噎了一下,颤声说,“祁穆琛,你混蛋。你凭什么这么对我——”

    她明明什么都没做。他让她离他远一点,她也离他十万八千里远了。他还想怎么样?他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?

    黎沫真的觉得好讨厌祁穆琛。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恶劣又说一套做一套的男人?

    晶莹的泪水一滴滴的落下,沿着女孩白皙的面庞蜿蜒进男人的嘴里。

    祁穆琛的唇瓣在感知到女孩腥咸的泪水时,略微有些狂乱的动作终于缓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,他又恢复了冷寂清高的模样。一双漆黑的眸子也变得没有温度,就好像刚才失控吻她的男人,根本就不是他。

    祁穆琛向来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女人,可看到黎沫眼角的泪花时,他的心脏竟然莫名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细微的感受,就像被蜜蜂蛰了,没有很明显的痛感,却叫人莫名的感到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深究这种感受为何而来。只当是因为黎沫平常表现的太乖巧听话,现在她突然哭了,还骂他混蛋,的确让人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男人微蹙着眉头。他其实很想拭去她眼角的泪花,却还是生生克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祁穆琛低垂着头,盯着女孩巴掌大的小脸,语气里带着一丝僵硬的冷硬,“不准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,黎沫差点要被他给气笑了。这男人,真当自己是上帝,以为所有人都应该听他的?连她哭也也要管?太霸道了。

    黎沫很是稚气地擦擦眼泪。也许是被逼到了一个极限,让她反而不那么怕祁穆琛了。

    说白了,祁穆琛就是一个神经病,变一态狂。他高傲,自大,唯我独尊。除此之外,还好一色,独一裁,专一制,霸一权。

    总之,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烂的男人。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&ot;&ot;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