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5章 165,“果然是一点都不乖啊。”
    她为这样的想法,更加不敢和祁穆琛对视上。

    可这幅模样落在男人眼里,却是另一番意思。她有事瞒着他,并且从来都不打算告诉他。为什么他们靠的这样近,可他却觉得她离他很远?

    她明明藏有心事,可从来都不愿意告诉他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,他有这样的感觉。上一次在赛车场,她也是这样藏着他,瞒着他。用随随便便,敷衍了事的借口就想打发他。

    她究竟藏有多少秘密,是不被他知晓?

    祁穆琛的心里涌起一丝恼意,那种强烈逼仄的占有欲就像困兽,很快就要冲破牢笼,吞噬他的理智。

    他的掌心覆在女孩柔软的左心房处,用很沉很缓的嗓音道,“黎小姐,你可能不太知道,我最讨厌被敷衍。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告诉我,你心里在想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黎沫愣了一下,并不太懂祁穆琛眼底黑沉危险,甚至夹杂强烈占有欲的眼神意味着什么。她只是很困惑的蹙起眉头,低声道,“你不能这样霸道,连我心里的想法都要知道了去。我只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就算我真的想些什么,也是与祁先生无关的。”

    无关……?

    她明明被他亲的双颊还泛着粉意,可她怎么能这么残忍,说出这么狠心的话语。

    祁穆琛细致好看的眉眼缓缓的冷了下来,他很轻很缓的用手摩挲着女孩被吻肿的唇瓣,慢慢道,“果然是一点都不乖啊。黎小姐,我现在很生气,并且因为你的话,搞得很不开心。我想,可能需要做些什么,才能让我的心情变得好一点,愉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,黎沫看见了他眼底泛着危险的衿凉寒意。她后知后觉的缩了缩肩膀,有些气弱道,“你……想要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做什么啊……”男人轻抵着她的额头,用高挺的鼻梁蹭了蹭她精致挺翘的鼻翼。

    这动作明明带着情侣间亲密无间的触感,却让黎沫的后背硬生生的泛起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祁穆琛优雅凉薄的勾起一丝浅笑,细碎的吻从女孩的唇瓣蜿蜒到她细白的脸蛋,一路延伸至她柔软的耳侧。

    他吻咬住她红到滴血的小耳朵,对着她的耳廓吹了一口烫烫的热气。

    直到感受到女孩敏一感的颤抖了一下,这才满意而又阴柔的道,“当然是……做你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再给黎沫一丝挣扎辩解的机会,祁穆琛直接深深的,重重的吻了下来。用强势而又霸道的吻席卷了她,席卷了她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★★★★

    这一场欢一爱,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来的持久漫长。

    浴缸里,祁穆琛已经压着黎沫做了两次。现在又抱着她,贴在冰冷的墙面上,疼爱她。

    金色的花洒下,晶莹的水花四溅。黎沫单薄的背脊抵着冰冷的瓷砖,身上却贴着一道火热的胸膛。

    这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她敏一感的颤一栗。四溅的水花打在她浓密卷翘的眼睫毛上,让她只能半眯着眼,看着眼前精致到好看的男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