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6章 166,至少心,还要严防死守。
    “呃——”,黎沫扬起脆弱又美丽的天鹅颈。唇角泄出一丝娇一嫩的轻一吟。

    男人好像被刺激了似得,幽深的瞳孔缓缓的沉寂下来,显得愈发暗沉。他深睨着眼前这个脆弱到好像一折就会断的女人,心底想要更加用力欺负她的邪一念愈盛……

    从盥洗室到king-size大床,一路留下斑驳水渍。

    黎沫深陷在大床上,身上的男人凶狠的疼爱她。女孩的眼角泛着晶莹的泪花,两片娇一嫩的唇瓣已经被彻底的吻肿了。

    “祁穆琛,我不要了——”

    她承受不了他的凶狠,那种灭一顶的感受让她感到害怕与惶恐。好像陷入了深深的漩涡之中,这种极致的感受,让她忍不住想要纵一声哭泣。

    男人漆黑的眼里显出浓郁的色泽,他攥着女孩柔嫩的掌心,与她的十指紧紧相扣着。

    他的嗓音低沉而暗哑,带着十分诱一惑人心的色泽。他诱一哄的说,“你会喜欢的,嗯?”

    “求你,不要——”,黎沫是真的很害怕这样的感受。就像被海浪翻上岸的鱼儿,她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承受……

    叮叮叮——

    这时候,祁穆琛的手机突兀的响起,打断了这炙火一般的欢一爱。

    这铃声,就像是黎沫的救命稻草。竟让她感到了救赎。

    她泪眼朦胧的推拒着眼前的男人,娇一声道,“你的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。”男人只是沉溺于眼前女孩所带来的极致感受,其他所有的东西,他通通都不想管。

    他因为颖雪儿,爱上了甜食。可现在,他却尝到了一种比甜食还要令他食髓知味,甚至愈发上瘾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一直在追求最好吃,最美味,最口齿留香的甜食。今天,他终于知道了,原来这世界上,最好吃的,不是米其林糕点师的作品,而是眼前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就像一味甜美肆意的毒药。哪怕祁穆琛明知道,他这样的放纵,就是对颖雪儿的背叛。但他就是忍不住,并且愈发沉沦……

    该怎么样,才能管好自己蠢蠢欲动的心。控制住自己忍不住想要疼爱侵犯她的心。

    祁穆琛甚至来不及想清楚这些问题,只能用细致的吻亲一遍她的全一身。好像只有这样,他虚空泛冷的心脏才会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黎沫被男人弄得嘤嘤哭出了声音。极致的感受已经让她濒临崩溃的边缘,她只能很隐忍很克制的咬着唇瓣,尽量不发出连自己都感到陌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黎沫的长指没有什么力气的抓着身下的床单,软一声道,“万一是重要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等着好了。”说罢,男人又想覆上女孩过分诱一人的唇。

    祁穆琛深含着女孩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唇瓣,用舌一尖轻轻刷一弄着。在唇齿的缝隙里,他温柔而又低沉,强势而又霸道的说,“黎小姐,这种时候你还有空管到电话的事情,只会让我觉得,是不是我还不够用力,让你不够舒服。让你还有力气去操心别的事情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